正文 第2835章 封印解除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越水七槻见池非迟一脸平静地说‘不用了’,反思自己态度是不是太差劲了一点,收敛了眼里的幽怨,又觉得继续之前的话题有点奇怪,转身动手裹鸡蛋饼,“我……我把早餐做好,你需要放番茄酱吗?”

“稍微放一点,”池非迟本来就没有勉强越水七槻的打算,对之前的话题也跳过不谈,“量不要太多。”

越水七槻松了口气,把自己和池非迟的鸡蛋饼裹好,连同分装进杯子里的牛奶一起端出了厨房,又把哈罗的烤肠、牛奶和非赤的小碟装牛奶送出门,抬头看到池非迟站在厨房里看着自己,反应过来,一头黑线地走到厨房门口,弯腰鞠躬,“请您移步到餐厅用餐!”

池非迟没想到越水七槻态度这么好,上前揉了揉越水七槻的头发,对软顺的手感很满意,“也希望侦探小姐赏脸一起用餐。”

越水七槻彻底没了脾气,不满地哼哼唧唧滴咕两句,就把事情丢到了一边,到了餐桌上,一边吃早餐,一边跟池非迟交换着看报纸。

综合新闻类报纸上,头版是谢尔盖捷赫以及得力部下在日本落网、有知情人透露这是七月的手笔,次一版是怪盗基德接受了铃木次郎吉的挑战书,之后是米花町公寓爆炸事件一人死亡、其余住户及时撤出公寓。

像是某个议员接受调查的新闻、东京地区电路检修公告与计划说明的通告信息,都还排在爆炸事件的报道之后。

池非迟看到头版新闻,似乎都能听到铃木次郎吉对七月的气恼埋怨,澹定地吃着蛋饼,一目十行地把报纸各版面看完,和越水七槻交换了报纸。

商业类报纸,基本都是各财团、各大集团的一些大动作,也有某个知名经济学家对未来的经济发展预测、以及一部分影响较大的国际商业新闻,里面有两篇报道提到了安布雷拉。

国内娱乐类报纸,五篇报道里有三篇的内容跟THK公司扯得上关系,剩下两篇报道一篇是国外影视讯息、一篇是采访某个日本刚引退没有多久的老一辈演员,揭露了一些比较有趣、却也不会影响其他演员前途的八卦。

国际类报纸,里面也有安布雷拉的报道……

池非迟算了算,发现跟自己有所关联的报道还真不少。

越水七槻不时跟池非迟探讨两句,也就着报纸这种‘精神榨菜’,把卷好的蛋饼吃光,又端起杯子把最后一口牛奶喝光,抬眼见池非迟也吃好了,起身收拾桌子。

池非迟起身帮忙,把盘子送进厨房后,就被越水七槻赶出厨房,索性就带着哈罗去了楼下,给哈罗套上项圈并用狗绳拴到院子里,让哈罗能在院子里活动一下。

早餐用的杯子、盘子也就三五个,越水七槻到了院子里,看到池非迟躺在接骨木下的躺椅上,转身回屋里搬了一把躺椅,在池非迟身旁躺下,学着池非迟的样子,看着树叶后的蓝天放松。

“池先生,这一次贪婪之罪体验已经结束了,你下一次原罪体验开启,应该会在28天之后吧?”

“按照目前的规律来说是这样,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随着间隔期延长到一个月左右,情况好像就变得奇怪起来了,像是女孩子,每个月你都有那么几天会不舒服~”

“……”

“你生气了吗?”

“没有,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这种奇怪的想法。”

“奇怪?难道不像吗?”越水七槻坐起了身,笑得得意,“我也是在下楼的时候,突然想到的……”

池非迟同样坐起了身,一手按在越水七槻后脑勺后方,将头凑上前,用物理方式阻拦了越水七槻后面的话。

越水七槻看着池非迟在眼前无限放大的眼睛,脑子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在越水七槻发懵之际,池非迟已经退了回去,重新在躺椅上躺好,“这个话题一点都不好,封印。”

越水七槻:“……”

人怎么可以这么一本正经地耍流氓……

……

十秒后,越水七槻红着脸、身体僵硬地站起身,飘进了屋里。

半分钟后,越水七槻丢下一句‘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把池非迟关在了房间门外。

五分钟后,池非迟回到了院子里,一个人躺在了接骨木下。

一个小时后,池非迟起身到门口签收了一份同城宅急便,拆开后拿出里面瓶瓶罐罐的营养粉,进屋给自己兑了口服营养液喝下,敲了越水七槻的房间门,得到‘我没事’、‘已经睡着了’的回应之后,回到接骨木下继续躺好。

这种封印的能量似乎太强了一点,越水不仅不说话了,人都被封印进屋里了。

早知道就换种方式转移话题好了,这样越水还能陪他在院子里躺着。

两个小时后,趴在池非迟脚边打盹的哈罗抖了抖耳朵,迅速站起身,眼睛放光地看着院门方向,“汪!汪汪!”

池非迟觉得越水七槻应该冷静得差不多了,起身走到越水七槻的房间窗户前,敲了敲窗户,“越水,安室来接哈罗回去了,你不打算出来跟哈罗告别吗?”

口令正确,封印解除。

池非迟招待安室透到办公室坐下之后,越水七槻也到了办公室里,听说安室透要带哈罗去打预防针并把哈罗带回去,不舍地上楼收拾了哈罗的东西,把安室透和哈罗送出了门,看了看池非迟,一脸不自在地转身往院子里走。

“午餐想吃什么啊?”

“自己动手太麻烦了,去流水亭怎么样?我打电话预订位置。”

池非迟也没有提之前的事,虽然在他看来,那种嘴唇碰一下的亲吻根本算不上恋人间正式的亲吻,但也要考虑越水七槻的反应。

“好……”

越水七槻刚转头答应,视线余角就扫到了院门口探头的灰原哀,“小哀?”

偷看偷听被发现,灰原哀有点心虚,表面上倒是没有表露出丝毫不自在,一脸澹定地走上前,“我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人小鬼大。”越水七槻到了灰原哀身前,发泄似的将灰原哀的头发全部揉乱,才俯身对灰原哀笑道,“小哀来得正好,我们打算出门吃大餐,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

灰原哀:“……”

为什么她进门就遭受‘攻击’?

七槻姐这是遇到了什么事?

越水七槻看到灰原哀有些凌乱的头发,心里又愧疚起来,伸手帮灰原哀把头发理顺,笑眯眯道,“我们今天中午吃什么,就由你说了算!”

灰原哀嘴角微微一抽,强忍住后退的冲动,向池非迟投去询问的目光。

七槻姐这状态不对劲,怎么像是坏掉了一样?

池非迟镇定地说出了自己的理解,“越水今天心情好。”

越水七槻目光有些嗔怪地看了池非迟一眼,没有反驳,转身往屋里走时,脚步不由得轻快了一些,“你们在办公室里等我一下,我去换一下衣服,很快就好。”

灰原哀这才放下心来,跟池非迟到办公室坐下,才说明了自己过来的原因——担心池非迟的健康状况、过来了解一下池非迟今天的身体情况。

池非迟用‘好多了、接下来会好好休息’作为回应,把自己手脚乏力的情况瞒了下来。

有越水七槻打掩护,三人到流水亭吃过午饭之后,去电影院坐了一个多小时,又到一个美术馆逛了一会儿,选择的都是运动量不大的活动项目,并没有让灰原哀看出池非迟身上有什么问题。

灰原哀不想耽搁池非迟和越水七槻的约会时间,出了美术馆就自己拦了一辆出租车,留下一句‘我回去了’,没给池非迟和越水七槻说话的机会,直接坐车离开。

池非迟和越水七槻也没有在街上久留,很快回到七侦探事务所,到接骨木下方的躺椅上躺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今天天气晴朗,要是中午一直在这里晒太阳,大概是有些吃不消的,还是他们这样在电影院、美术馆之类的地方待上几个小时,到了临近傍晚的时候再回来躺平……

最近侦探们都没什么工作机会,听说杯户侦探事务所那边就只有一个侦探还在跟踪目标,其他的人都在整天打麻将……

就在越水七槻大脑里涌起困意时,池非迟接到了一家报社社长打来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接通后,客客气气地解释自己打电话的原因,“池先生,真是不好意思,突然打电话过去打扰您,不过,现在有一件关系到您老师名侦探毛利小五郎名誉的事,我认为还是打电话跟您说一下比较好,毛利侦探他在北武百货公司跟人打架……准确来说,是他主动找事、一脸凶狠地揪着对方的衣领,而对方并没有攻击他,当时商场里的一些客人看到毛利侦探并且拍下了照片,很快照片传到了东京网络论坛上,现在东京网络论坛都炸开锅了,我们几家报社也因此已经得到了消息,这件事已经扩散开,要是我们不进行报道,会影响到民众对我们的看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保安 重生之赘婿神医 全武将时代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战斗吧凶鸡 仙帝奶爸在都市 无限电玩城 特种兵痞在都市
相邻推荐
福妻天降:捡个相公宠上天最佳上门女婿昊阳我有五个大佬爸爸修仙从养妖开始极品豪婿豪门霸婿我成了家族老祖宗美女明星看上我武映三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