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那天老子一高兴放一炮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月婵狐疑的看向楚渊,冷不丁的问道:“是害怕到了雨霁宫见了婉儿,被她留住?”

“狗奴才,你是不是舍不得现在的高官厚禄?”

楚渊腰板笔挺,眼神坚毅轻笑道:“陛下,奴才所有的俸禄可都补贴给十字协助会了,一个大子也没有留。”

“至于高官,说实在的,这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使的官职,也算不上太高吧?”

“哦?”林月婵眼神冰冷,“听你话里有话啊,怎么得了点功绩,就在朕的跟前邀功?”

“奴才可没有,只不过还请陛下不要猜疑奴才的才好。”

林月婵大袖一挥斩钉截铁的说道:“朕向来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是吗?”楚渊直勾勾的看着林月婵笑道:“可奴才总觉得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有人盯着呢。”

林月婵眼睛一眯冷哼道:“你得罪了阉党那么些人,没有人想杀你才怪呢。”

害怕楚渊再问,林月婵敲桌子道:“你虽然现在外放出去当官了,但终归还是从雨霁宫出来的,回了宫不去看看说不过去。”

“陛下,是害怕自己妹妹在您跟前唠叨吧?!”

林月婵吼道:“那你还不赶紧滚!”

“喏~奴才这就滚。”

楚渊撒丫子跑路了,留下林月婵苦笑的摇了摇头。

雨霁宫中,一身素白轻纱裙的林婉儿正捧着楚渊留给他的一些话本。

看的是津津有味。

偌大的落地窗外,红枫叶随风飘落进清澈的潭水之中。

清爽的秋风掠过发梢,她美丽的耳朵动了动。

便嘟嘴冷哼道:“人都来了,杵在门口干什么?”

下一秒,楚渊推门而入,关上门,三步并成两步蹭蹭的就窜到了林婉儿的跟前,二话不说抱起她就上了二楼。

半个时辰后,林婉儿两腮绯红的在床边晃悠着小脚狠狠的捶了楚渊一下。

“流氓,满脑子就想这事?”

楚渊抚摸着她的玉背笑道:“谁让你这么有魅力。”

林婉儿站起身来走到梳妆台前,用一根玉簪将头发盘起扭头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收网啊,手里都有快两万的兵了,那些阉党你还打算留到什么时候?”

“哎~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其关系盘根错杂,不广撒网,缓缓而收,总归会有漏网之鱼的。”

林婉儿向来不喜参与政事,便没有再开口。

楚渊从身后抱住她嗅着她身上的花香。

“婉儿,等陛下论功的时候,我希望自己的身份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不要,”林婉儿有些慌神,“你不要冒险了,姐姐也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了,我前一阵子,在青玄宫的时候旁敲侧击开玩笑的说了两句,你是没看到她的脸有多阴沉。”

“总归是要试试的,要不到时候,她要是不饶我,你就以命相逼?”

这可把林婉儿气的抱起他的胳膊一口就咬了下去。

疼的楚渊龇牙咧嘴的嗷嗷叫个不停。

两人嬉戏到夕阳西下,楚渊才从雨霁宫中走了出来,期间还去看了一看连根生,见他呼呼大睡,也就没有吵醒他。

楚渊最近发现他身上带着的玉指骨有了异样,每到晚上就散发出如同呼吸般的光芒。

兴许是随着自己境界的提升,难不成又要开启什么新能力了?

时间飞速流逝,天地间迎来了第一场大雪。

某一日清晨,楚渊推开房门,双手揣在袖中,他身上披了一件精美的裘衣大褂,飞扬的神情,器宇不凡。

口中的寒气白茫茫的,光秃秃的树枝上挂满银霜。

这几个月来,他大肆练兵,期间林月婵亲自来审查过。

将这支由锦衣卫精锐组成的队伍赐名为黑龙军!

也如楚渊所料,这黑龙军被划为直属御前,而他做临时大元帅统一管理。

值得一提的是,这黑龙军在抓拿阉党的时候,那一个个都跟鹰见了兔子般撒欢。

可怜的覃思,手中已经近乎没有什么底牌可以用了。

这一入冬,更是称病不再出来了。

就在楚渊思考着什么时候收网的时候,突然两道黑影现身到院中。

楚渊抖了抖身上的裘衣笑道:“呦~天威府的贵客,今日来有何指教啊?”

两名天威府的侍卫动作整齐划一抱拳道:“帅爷有请,请楚大人随我们走一趟吧。”

一个时辰后,一只雪鹰从楚渊所在的马车上方飞过,这青丘山的道路已经被天威府的人清扫的干干净净。

除了山脊上的雪,在路上,是一丁点也看不见。

想来也好笑,以前怕天威府怕的要死,现在楚渊倒是成了贵客。

事情有如此之大的改观,都要归功于锦衣卫指挥使白崇越。

一个月前,冬祭大典上,白崇越当着满朝文武的面抨击覃思,并且直接拉来两箱子罪状和证据。

让整个冬祭大典变得比夏天还要火爆。

这件事情是楚渊早就知道了的,白崇越作为一个毫无背景的官员,非但敢于抨击阉党,而且还直切要害。

阉党有如今这等残破的局面,有七成都要归功于白崇越。

而二十年前就选择摆烂的天威上将景黎骁,在与其深谈过后,选择站出来走走看看。

这已经是偌大的进步了。

而白崇越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便将楚渊推了上来。

记得第一次楚渊正大光明的走进天威府的时候,那叫一个舒坦啊。

楚渊作为一个穿越的人,又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心中的大义那不就是张口就来。

景黎骁也是没有想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太监,会有如此抱负。

再加上景瑜景轩俩兄弟在一旁的帮衬,楚渊毫无压力的就给景黎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至于他假装神医带着景轩逛窑子,让天威府的掌上明珠暗自神伤的事情,似乎石沉大海,没有人再提及了。

威府琅阙阁内,景黎骁和楚渊对坐,兵圣平生突然嚎了一嗓子道:“下这,下那不就将军了吗?!”

景黎骁:“........”

“是你下,还是我下,观棋不语真君子!”

楚渊笑眯眯看着这俩人你来我往的对喷。

两人骂了好一会儿,还是平生咳嗽两声道:“在小辈面前,你也不嫌寒碜。”

“哦吼吼~楚小友可真是了不得,竟能研究出象棋这样新奇的玩意,让老夫我爱不释手啊。”

楚渊作揖道:“兵圣前辈谬赞了,其实这是我闲来无事研究兵书,捣鼓出来的。”

“嗯~”平生捻着胡须笑道:“听人说,你练的黑龙军很不错,哪天拉出来让老夫瞅瞅?”

楚渊大喜过望:“能得兵圣前辈指教,实在是天大的造化。”

一听这话景黎骁可就不乐意了,撇嘴道:“再厉害,能有老子的明武卒厉害?”

平生刺激他道:“别吹,你倒是把人召回来啊?!”

“哎嗨,你还就别不信,那天老子一高兴,到南山上放一炮,你看看其他三国的边境是不是得添上几万的防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战斗吧凶鸡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仙帝奶爸在都市 极品全能保安 重生之赘婿神医 无限电玩城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全武将时代
相邻推荐
狼神大争之世古代养儿记醉枕江山大宋北斗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