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9章:从来少清不曾赌。23.08.28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易天行:兔子,这个巨鲨天王,如果看到少清的弟子稍微显得忌惮他……那以后才是真正的不把少清放眼里叭!我说的对吧?毕竟这家伙就算遇到比他强的,他估计也会拔刀?

易天行:兔,目前为止我的表现可还符合任务要求吗?给巨鲨天王想要的线索,和巨鲨天王飙衣品,在他装逼时,我自己也默默用剑气护人,小装了一波。

易天行:同时也强调少清和黑鲨岛的情谊,而事实我也是这么做的,都给足了他面子。

@%ĀĀ␇Ö>商陆@易天行 hp284/467 mp1120/1120@安藏 hp59/59 mp59/59护甲2 @李烛@虾米来,d4,1获得一个福利1,2获得一个福利2,3获得一个福利3,4获得一本书《我在阴间卖阳/#/具》

易天行:.rd4

骰娘:易邹酎>掷出了 d4=4

《我在阴间卖阳/#/具》:这是一本给女鬼卖阳/#/具用品的推销书籍,按着书中方法,80%概率可以按市价售卖成功。

易天行:你看我还有机会吗

给你

商陆:。rd4

骰娘:无忧>掷出了 d4=4

也给你

易天行:心理平衡了

同一个模组,同一个命运,乐

易天行:@楚太上在我眼里没有比我强或者弱的,只有是不是我的敌人。我是非常一视同仁,并且不会说此弱小,我就会有心理上下手的障碍

易天行:也不会说仇家强大,我就真的放弃此事

易天行:对于我欣赏的人,即便那个人是巨鲨天王,我也会对他保持起码的尊重。

易天行:对于我实在看不上的,比如庞元,恶地藏之流,那就无奈了,我没去动手算好的。

易天行:如果要分个大类,我肯定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但其中还是可以分一个小类

易天行:我是这类人当中,偏想尽可能追求所谓的道义和公理的人,并且也给自己的行为有个准则。

答桉是,像不像少清分善恶

易天行:@楚太上他娘的都是你,我原先多么善良,纯真的一个人

易天行:现在变成百分百少清了

易天行:曾经我心多软,杀了人还会感到愧疚

易天行:现在我看着巨鲨天王大杀特杀,我甚至还有心情喝茶

易天行:我现在都怀疑自己的精神状态是不是有问题

虾米:磁场颠老主要是发癫都发得很有创意

这说明,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只不过是被发掘出来了。

易天行:易天行看到↓

易天行:黄级任务•黑鲨岛:黑鲨岛岛主在此庆寿,广发请帖,为宗门出面,增加宗门威慑力。宗门贡献:150。

易天行:[威慑力]

易天行:在巨鲨天王面前,[威慑力]

易天行:我就说怎么宗门贡献这么高,还带吃席

易天行:原来TM是我可能吃席

易天行:@楚太上原先我是知道如何威慑力,直接提出席间无以为乐,舞剑助兴,间接展示实力

易天行:现在嘛……我除了展现绅士风度和[见识不凡],最多带个胆色

快!

易天行:但……进一步威慑二字

易天行:@楚太上你TM催命鬼似的……

快!

易天行:之前一直是合作者的姿态,但仅仅是体现了胆色和姿态,威慑说不上,然后刀明展现实力,我节奏乱了

——《魔潮桉》——

——《商陆线》——

八月二十三,下午三点,商陆。

商陆请了客算之神临凡。

商陆:“感谢尊神,登临此地,不知尊神可否真身下盼”

客算之神道:“凡人,你请本神何事?”

商陆:“为求一演算之人,不知尊神可有后辈修行?”

客算之神道:“没有,如今修术数的少。”

商陆:“我等欲求一梳理财算之人,尊神可有推荐?”

客算之神道:“若是只寻求一个账房财算,找个账房先生就好。”

商陆:“哎,尊神以成仙班上神,不知我等凡民身之疾苦,这家业浅薄,若是这先生一湖涂,算差了,那这一年就算完了,小民希望尊神能降下神力,指引我等迷途”

客算之神道:“这倒是简单,锻造一道财道神兵,就能减轻许多计算负担。”

商陆:“还请上圣仙神吐法”

客算之神道:“这样吧,本神授你天盘打造之法,锻造出天盘之后,便可以优化许多术数推演之事。”

商陆:商陆躬身参拜“多谢上仙,这天盘非我等凡人可掺和的”

商陆:轻轻的吹灭香火

易天行:(化身因果)

易天行:(天的化身)

易天行:(道长,不要怂,一起啊。)

易天行:(朋友一生一起走~)

商陆:(我踏马可不中嘞!)

商陆:(我还得保护连城派)

《天道神兵》•天盘:器道体系的天书。中央为天,四壁为地,天圆地方,混天在下,混元而圆,地在四周,割地为方,所以又叫混元壶天。整体像是一个圆底四方无盖的壶,天道如盘,掌握天盘,如观壶中天,一切都清晰分明,天道推演之宝。需要以80万份仙金级数仙金并献祭两门分属天圆、地方的天书、一门术数天书炼制而成;以此神兵催动术数类功法效果*800;使用时,每回合消耗200mp,可优化50%术数计算流程,或豁免8个术数惩罚骰!以天盘天道为阵枢核心,融汇天地大道,蕴藏天道之威,可以演绎开天级数法度。

商陆:“师兄师姐们啊,你们爱吃鱼吗?”

商陆:(我他妈直接吹灭香火,把你送走)

随着香火徐徐飘散,客算之神忙不迭的将大坑塞过来了。

商陆:(这天盘可不是我连城派能保下来的)

商陆:商陆用刀断发

商陆:使其因果回避

易天行:(别慌,一起啊。)

易天行:(你看见我踩这么多坑,你忍心看着我一个人踩坑)

商陆此时此刻,已然功法在心。(接好大锅)

商陆:“坏了!我也入局了……”

九师姐道:“什么?你也入鱼了?”

商陆:“诸位师兄师姐,我得跑,得赶紧走,因为客算之神的算计,如今我也是天道的一枚棋子了,为了连城派,我要远离这里!”

商陆:从仙窍处告知除了花生之外的所有小动物回来,我们要出发了

商陆:(虽然没待多久,但是我不能将灾祸牵到连城派)

叶秋枝:(笑崩溃了直接吹灭香火把神送走)

九师姐震惊道:“发生甚么事了!”

商陆:商陆叹了口气说道“我承载了天盘因果,乃是天道五十之中的术法因果”

商陆:“等我寻到愿意替我斩法的神意高人,我再回来”

易天行:(出门左拐,白家武馆)

商陆:从怀中掏出两枚铜板,用厌胜术形成一个小的呼叫通道,并将一枚铜板递给众人“以后,我会用这个联系各位师兄师姐,江湖路远,为了防止因果缠绕,我们后会有期”带着所有小动物离开了连城派

大师姐想了想,拿起一包吃的道:“注意安全。”

商陆:(你以为天道因果那么好斩)

商陆:商陆带着背篓,回到福州城中的客栈,安歇下来,并给小二钱,让小二买一顶帷帽

店小二给商陆买了帽子,花了10文。

商陆:带上帷帽后,向小二打听“小二哥,你听说了吗,遁甲山那边似乎有神迹”

店小二道:“是啊,因为这事不少来寻找机缘的江湖客,听说是因为松江府那边兴起海祸,黄泉水顺着幽冥返涌人间,曾经沉在黄泉蒿里之间的洞天福地之流都会逐一浮起一阵子,回头黄泉水涨落之后,再度消失在帝阍之门后。”

商陆:“这世道可真他娘的不太平啊,哎,对了小二哥,你知道这附近哪里有人牙子吗?”

商陆:“我寻思买个孩子,以后我老了好歹还有个人伺候”

店小二悄声道:“客官你要买咱们的人还是大明往外的。”

商陆:“明外,我泱泱大明之人,怎可买卖自己人”商陆言辞义正的说道

店小二指路道:“那就得去一个地界,福州港。”

商陆:“哦?小二哥细细道来”手中给出一两纹银

店小二没有收钱,他道:“那地界的往来商船卖的可是各地的半妖或是妖魔,就这个嘎嘎挣钱,各种各样的小娘可好看了。”

商陆:“这一两银子可否买一个娃娃”

店小二道:“买个娃娃够,买个好模样的,那就不一定了。”

商陆:“嗯,那多谢小二哥,顺便问问,小二哥,这遁甲山在哪个方向?”

店小二指了去遁甲山的路。

商陆:商陆背着背篓带着一大家人,先去福州港

商陆来到福州港,这里形形色色的人种,乃至于精怪繁多,卷发的、长发的、红发的、金发的、三眼的、长翅膀的各式各样,藏密僧人、吐蕃僧人、天竺僧人、瀛洲犬僧、半人马、鹰妖、骡马妖、葡萄妖依叠如云。在这里,互市通衢,世界各地的各色宝贝、世界各地的奴隶、如云一般丰厚的船舶……不胜枚举。FZ市舶司就在这福州港,有官兵护卫,也有驿站、车马行。

商陆:看看此地可有偏小一些的奴隶摊子,同时让老五戒备,别让人趁乱给偷了手

这里的奴隶市场熙熙攘攘,各色人种来去。奴隶市场一个个有的是摊子,有的人在笼子里,有的人在笼子外;一个个有的是院子,院子里的排成排,奴隶们戴着镣铐。

商陆:找个摊子,跟老板接话“老板,辛苦辛苦,您日进斗金啊,在下有点事找您”

这里卖女子的奴隶市场,卖的是金发碧眼的西域胡姬、丰腴妖娆的波斯美姬、东夷运来的温顺新罗婢、高句丽破家落难贵族女奴……

卖男子的奴隶市场,卖的是骡马帝国的骡马妖、鹰国的鹰妖、大草原的牛马妖……

商陆:前往那卖女子的商摊

商陆:前往那卖女子的商摊,先跟老板唱喜,商陆抱拳拱手笑面道“掌柜的,辛苦辛苦”

老板是个半人马:“客官您发财,客官来些什么?”

商陆:“这个吧,您这有小一点的姑娘吗?”

商陆:“要乖点,听话的,不必长得太好看”

老板道:“我这有在蛋里的、刚出生的、三五岁的、十几岁的、二十几岁的、几十岁的。”

商陆:“十七八的吧,毕竟太小了,太老了都不好”

老板道:“客人要个什么种的?半妖?还是妖魔?”

商陆:“这二者价格有什么区别吗?”

老板道:“妖魔一般来说初始的血脉固化了,贱种血脉便宜,贵种血脉贵,不过血脉稳定。半妖的话,多是人与妖魔混血,或者是人族部落祭祀图腾受了血脉侵染,不过聪慧的多一些,价位中等。”

商陆:“那先看看那妖魔贱种吧”

老板带出一列妖魔,什么黑猿精、白狗精、青牛精、青狼精、柴犬精、狗兔精,一个个的化形一半的感觉,带着明显的兽类特征。

商陆:商陆伸手点了那个牛女“这个价值几何?”

老板看了眼青牛女,这女妖牛角高高挂着,皮肤发青:“这个青牛女妖会计算一百以内加减法,认识三百个字,力气堪比老黄牛,要十两银子。”

商陆:“听话与否?”

老板道:“听话,温顺,你可以给她穿上鼻环牵着走。”

商陆:“甚好”点了点头,商陆通过仙窍,让铁柱去花生那取十两银子送来,在交给老板

商陆:轻轻的抚摸青牛女的头“乖,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商陆:“你有名字吗?”商陆问那牛女道

青牛女道:“我叫轻草。”

商陆:“你既然有了名,那从今以后跟了我姓可好?”

商陆:商陆语气柔和的说

商陆:商陆牵着牛女的手,带回了客栈的房间内

青牛女点了点头,商轻草跟着商陆走了。

商陆:“轻草乖,你想吃点什么啊?”商陆轻轻的放下背篓“各位出来亮个相,咱家又添新人了”

轻草道:“草。”

商陆:“小二哥,一碗面,二斤肉,五根萝卜,再来一捆草料加豆粕”

商陆:从怀里将碑王碑掏出来“薄先生,我准备去遁甲山探一探仙缘,不知您有什么高见?”

店小二上了饭菜之后退下去了,薄万安道:“这遁甲山我听闻有许多江湖客也去了,一定要小心谨慎,莫要中了他人暗算。”

商陆:商陆点点头“还请薄先生多多关照啊”

薄万安道:“小先生放心。”

——《易天行线》——

八月二十三,下午三点,易天行。

宁鹤岐的回复是黑鲨岛要开宗立派,堕入魔道!

易天行:阿易回复:所以宗门让我来震慑什么来着?对面武道人仙……

宁鹤岐回复:宗门任务是集体性任务。

易天行:阿易继续回复:罢了,徒儿有自保之力……只是恐丢了宗门面子。

易天行:#顺便,找找看有没有不开眼的,执意要拿刀明女儿开刀,认为我俩比较好欺负的。

没有。

反倒是刀明杀得兴起,好几次差点把自己儿女顺手砍死。

易天行:#等他杀尽兴,顺便,看看他这几位儿女此刻在干什么?

易天行:#端着一杯茶上去跟他们致意。

易天行:#就是裸露上身,呆毛垂下,嘴角笑容依旧……

易天行:#好似在正常的宴会上客套熟络……

易天行:“在下少清派慕容宁,籍籍无名,有幸来赴宴,看到如此神威,真是三生有幸。“

刀明的儿女们磨刀霍霍,一个个的,看起来都是杀星也似。

易天行:“看几位应该是主人家,不知如何称呼?“

易天行:#说着籍籍无名,但身上不断散发隐隐剑意,往来无形无迹……随意的格挡着身边的劲气余波。

易天行:(好歹我目前也不是普通的神意能够碰瓷的。)

易天行:(甚至人仙也很多在我强度之下)

易天行:#种种行迹,气场逼格,似一根神柱,在刀明滔天滚滚杀意霸意中,自成格局……

刀明的儿子抬头道:“刀建功。”另外几个刀明的女儿道:“刀建业”“刀建武”“刀建雅”“刀建峰。”

易天行:#一边打趣,一边在他们身上感应天药气息。

易天行:#心中并没有放下对天之化身的警惕。

易天行:“几位,都是随你们父亲修的刀法及水龙武道?“

易天行:#手中无剑,以剑气托壶盏,给几位奉茶,道:“刚才我还想着这些人要是伤及岛主家卷,上来相帮一二,现在看来是我多虑。“

易天行:#话锋一转:“话说你们这会儿独立是独立了,可想好今后怎么发展?说来听听,在下也好仰仗一二。“

他们身上并没有天药的气息,刀建功扶刀而笑道:“我们修行的与家父绝非同路,我修行的乃是《黄泉刀》。”

易天行:稍微一怔,默默记下,随后自顾自,继续听他们说。

刀建业轻抚发丝,女子饮酒长叹道:“往后黑鲨岛独揽一方大权,不断吞并周边岛屿上的海盗,然后发展船队,远渡重洋,与深海里的那些海族以及邪神打交道。你知道吗?祖星上百分之三十是土地,百分之七十是水,海洋里的宝藏远比九州山河更富饶辽阔。家父立下豪言壮志,要建立大白鲨海贼团,征服诸海,列海封王,成为海王。甚至……直到有一天突破界限,寻找到剩下百分之七十的土地、百分之三十的水。”

刀建武捏起刀道:“做大做强!”

易天行:“嗯~两条建议……第一条,善待疍民,会对你们父亲的事业有帮助……第二条,黑厄之主这类的……可以交易,但不要信,也别卷入他们是非……毕竟,你们也知道,前阵子,归墟漏了……我亦去过白家……知道一些关于归墟几道防线的事情……所以,要和你们父亲作些交易的我,亦给你们这两条忠告,作为优惠……“

易天行:“毕竟看你们父亲的样子,虽有智慧……但难敌……“

易天行:#指了指天上

易天行:喝一口茶,“现在,等你们父亲练完手?“

黑鲨岛岛主刀明杀了个痛快之后,把双刀丢在桌子上,他倒了一碗酒,干了之后,道:“来吧,我们接着聊聊?”

易天行:#“阁下,您对天,了解多少?“

易天行:“鄙人曾经去东瀛,意外看到一些景象…联系到庞元的布局……便觉得,您的梦,有些蹊跷……“

易天行:“若可以,在下想试试……以鄙人之能为,熔炼阁下所需药物于一炉,在专业丹师的指导下,成药成丹……“

黑鲨岛岛主刀明捏着下巴回忆片刻后,开口道:“那个东西只能说是一堆作呕的欲望堆砌的蛆虫,连屎溺里的蛆虫都算不得,我曾经见到过一个女人,叫做司徒双,她自称是天刀对应的天药,说当今尘世天刀身位置空缺,请我坐一坐。还把一个项圈递给我,让我给她戴上,说要做我一个人的狗。”

商陆:(我现在算半个天盘身)

商陆:(但是只要这法一斩,我就可以解脱了,前提是不被天盘的天药找到)

刀明说着话,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这特马的也敢叫天刀?哈哈哈,还请老子坐一坐,老子要是想做天刀的时候,一定是老子自己夺到手的时候,谁想争都不行!然后这个傻逼女人就问我是不是男人!这个问题听的老子雀儿梆硬,就像是特马的高潮了一样!老子当时就叫她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男人!”

雾隐鳞(围观):(嘶……)

刀明干了碗酒,继续道:“这个傻逼女人没接住我第八十二刀就被老子砍死了!”

易天行:“巧了~“

易天行:“我这边也遇到个,刚好在我警觉,加上门派长辈也确实目光长远,只是拿她艹蛋的因果,去锻炼弟子们……“

易天行:“而我很不幸就是那个跟那个天药因果比较深,并且厮杀出来的那个。“

易天行:“说到这里,哪怕我不提,你也知道是哪个化身了。“

易天行:#心照不宣的喝茶。

易天行:“所以,是否接受我的帮助,全看老哥的心意。“

易天行:“是觉得这个天靠谱还是我靠谱~“

黑鲨岛岛主刀明挑着眉头道:“第二次接触‘天’的时候,便是在前一阵子的梦里了,这梦里天策身假借魍魉献药之手,把药方送给了老子。这倒是没什么,但是……老子发现自己丢东西了!老子的影子丢了!而且,不是最近丢的!是特马的砍死那个傻逼女人司徒双的时候,就丢了!打那之后,不知道是谁的影子一直装成老子的影子!”

黑鲨岛岛主刀明笑的温和、内敛,出人意料的耐心,他舌头舔着嘴唇:“老子现在对这个傻逼归墟大药,感兴趣极了!”

易天行:“嗯,既然阁下有此信心和豪情,我也人来都来了……“

易天行:#把一对赤火丹从手腕上取下……

易天行只觉得一股股杂念潜藏着。

易天行:“不是什么珍稀玩意儿,但我既然代表少清过来,也该送点也许用得着的东西~“

易天行:“您也许不惧天之化身的手段,但是给子女还是防备一点好。“

易天行:#递出一对赤火丹

易天行:“平时戴在身上温养魂魄也是好的。“

易天行:“虽然今次老哥,您可能用不到和我合作,但是,我总有预感我们会再见面~走之前……“

易天行:“也许可以去庞元的金盆洗手会碰碰运气,这家伙挖坟倒斗,如今要退,肯定有很多仇家。“

易天行:“等他的后手和那些高手先消耗一波,就是您的时机了。“

易天行:#起身

黑鲨岛岛主刀明哈哈一笑:“来日再见。”

易天行:“时候不早了,愿前辈今后遇到少清弟子,能够多担待一二,有什么矛盾的话,先联系我或者是少清门中其他长老……“

易天行:#递出一道剑气

易天行:#随后,回门派交差

易天行:(妈的,这一波装逼好惊险刺激。)

易天行:(虽然我智商低,但是这一波说话显得我高深莫测。)

易天行:#回门派先找师伯捋了捋情况,把本次谈话的内容写成报告递交上层。

易天行:对师伯,阿易苦着脸,就像某个时空和某岛国高官莫名其妙的获得内乱帮助罪一样……

易天行:“唉,师伯,这波我调子可能起高了。“

易天行:#苦茶入喉心作痛。

易天行宗门贡献+150

易天行:“可事到如今,面对天之算计,我要保住想保住的人,也只能积累实力,联合能联合的人。“

易天行:“真想快速变成阳神啊……明明不想这么急功近利了……但是恩怨催着我前进。“

邹寿锡道:“慢点喝苦茶子。”

易天行:“他娘的,千秋不死人,活成了只争朝夕。“

易天行:#眼泪汪汪的再次吨吨吨

易天行:“话说回来,师伯你第一日可有收获?“

易天行:“有没有也遇到如我这般的机缘?“

易天行:(我可能是众多阿易中,心里最累,最想获得真正逍遥自在的人。)

易天行:(但奈何身为剑君,连言灵都是熔炼之道……注定不成百炼钢,就是废铁。)

邹寿锡道:“没有找到那铁匠铺,大抵是有缘无分。”

易天行:(继续问明门派,在刀明这事上的的态度,以及做好逆天改命的预演之后……就是下一个任务。)

易天行:“那也确实,嗯,其实可以多找找……那么话说回来,门派对于刀明这个只在阳神之上的战力,以及他的行为……有没有一个定性立场?毕竟这家伙都想去当海贼王了。虽然我给了两个忠告给他们,但是他们估计不会听。这边倒是可以献策,虽然也只是一些初步的粗略的想法。但,在刀明这件事上,门派也许可以找回一些利益,可以避免门下弟子和他产生直接冲突……影子……这也许就是他刀明的后患……一个武道人仙被神不知鬼不觉的失去影子,且替换了一个不知所谓的东西。想必这切入点,在我报告提交之后,门派也会想到……只是我还是想提一下这一点的重要性。“

邹寿锡喝着茶等着易天行说完。

易天行:“毕竟如果有可能,没必要和他这个武道人仙发生直接冲突……眼下有天之布局、囚魔窟之劫、归墟泄露在前……我身为门派弟子,当然应该为门派,多考虑一层。所谓策,也不能做的用意太明显……所以影子这个切入点应该由我这个主动向他示好的人去做,才显得自然一些,符合我之前立下的看中利益交换的非典型少清弟子之人设。只是具体要怎么做,弟子还没有想好,只是想让师伯帮我和上层提一嘴,让我有多一些时间去思考。不谋全局者,无以谋国。“

易天行:#说完,喝茶

易天行:#其实说这么多,就是让门派多给我点时间,或者考虑让我去主要负责对接刀明那边的事件。

易天行:#毕竟这种事情要有始有终,我自己也说了,今后会再见面。

邹寿锡道:“其实,按着刀明来说,他早就应该开宗立派了,其实宗门是鼓励开宗立派的。”

易天行:(棋子,逐渐转变成棋手)

易天行:“这个我想也是……“

易天行:#继续听师伯说……

邹寿锡饮茶道:“至于宗门的宗旨,从来是看分善恶,刀明是善是恶?他走的是霸道,却还没有跳脱常理的善恶。”

邹寿锡道:“这孩子啊,只是太过霸道了而已。”

易天行:“哈,那这么说,其实弟子我也没跳脱常理……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和刀明……有莫名的心心相惜感觉……很奇怪……咳,总之,宗门也不希望和刀明真正翻脸,是叭,他独立归独立,虽然做事……独立到魔宗去了……那,宗门,怎么看待天对刀明、我,及其他弟子的算计?我是说抛开磨砺之外。“

易天行:#言外之意已经在试探宗门的底线……

易天行:#得知态度就是第一步。

易天行:(自己问了不该问的东西,或者说本来应该心知肚明的东西。)

易天行:(我是突然这么觉得。)

易天行:(更不听到宗门的确切态度,我有些事情又拿捏不了分寸。)

易天行:(我现在脑子感觉有点知道自己大概想做什么,但是具体步骤又不算明了。)

邹寿锡感叹道:“你可知道,历来各个洞天里的天刀身、天剑身,十有八九都是出自少清派,剑开天地,刀辟乾坤,从来都是咱们少清的拿手戏。最多的时候,曾经一代出现过九位天刀身候选人,当时正值补天之劫中征伐三苗,前人身死后人接替,方才镇压下那一代的九黎部落。门中天刀一脉就是一位天刀身留下的传承,而天剑传承分别有天剑剑道、中天剑道、承天剑道、五行剑道、剑宫天门道五位天剑身留下的传承。”

易天行:“其实当初弟子选功法的时候也曾有一些疑问,不过我并没有想到这个层面。既然师伯这样说了,那我可不可以认为门派其实也在赌……在这件事情上,在和天的博弈上面……天借门中人才选拔化身,而门派也借天演练刀剑之道……没有谁有固定的把握,一定能够在某个时代掌握那最后的胜负。是吗……说到底,天也只不过是大型的磨刀石,练剑崖……对叭……其实门派的目的就很朴素纯粹?并没有我想的那些弯弯绕的什么特别高远的计划?我说这本身就是计划不来的东西?是不可以完全掌握的变数?“

邹寿锡把茶盏放下,他叩在桌上道:“少清派从来不赌,只是争,刀剑两道不论别的门派演绎多少分支,少清派一定要把握核心,只有一直进步,才不会被追上。而怎么样才能把握核心呢?代天掌教,借助当代天剑、天刀之位,夺取当代天下人对刀剑演绎的智慧,不然你以为像是武当、人皇等各脉剑法是怎么收录门中的?真当人家什么都交换的吗?”

邹寿锡负手而立,在窗边远眺道:“哪来那么多弯弯绕的算计,无非只为了历劫开天,成就剑道刀道,至于是谁成就的,有什么关系吗?少清派只要这条通衢大道本身!”

易天行:“果然是大派气度……这份超越门户,超越善恶的求道之争……才是少清真正的魅力和立意叭……“

邹寿锡拍了拍易天行的肩膀道:“阿易你沉迷于深沉算计,却忘了少清派从来都是万事皆从刀剑中求的本质了。”

易天行:#阿易对师伯鞠躬道:“多谢师伯,或者,多谢邹剑君~“

邹寿锡摇头失笑道:“我如今尚未到阳神,算不得什么剑君,只不过是久在门中修行罢了。”

易天行:#说话间,心中云雾拨开,剑心更加纯粹,身逐渐真正与心合……

易天行:“哈,想必,阿易今后不会被自己的剑心所束缚……怎么说呢,有一种随心所欲而无矩的感觉。这就是身与心意合吗?“

易天行:#起身

易天行:“我现在知道那把尺在哪了……“

易天行:“师伯,我应该跟你谈成果,我来自于不久的未来。“

易天行:“应该算是这边未来的平行时空。“

邹寿锡道:“好好修行吧。内门的元婴参加支脉里十年一次的刀剑擂可以晋升真传弟子,真传弟子中阴神宗门总脉百年一次的斗战台晋升嫡传弟子。你师父距离嫡传弟子只差修为,你呢?好好想想吧。”

易天行:“再说吧,毕竟我也不想天天靠法宝上的法度,而不是自己所悟去补全剑道……所以目前,既然我本人并没有摆脱法宝,那这事儿也就再说吧。“

易天行:“我其实原先是想扭转这边关键事件……但是又想起我那边师父的话。“

易天行:“大概意思就是说,即便阳神,扭转时空,也不过是在老旧的纸张上面覆盖一层新纸。已经做过的事情,后悔也没用。只能砥砺前行。“

邹寿锡道:“你先别急,修行好根基,先修成神意,知道为什么五品法器珍贵吗?”

易天行:“请师伯指教。“

易天行:#诚实的表现自己的无知。

易天行:#确实,虽然经历了很多,但终究还是入门才几天。

邹寿锡想了想,他道:“五品法器,又称纯阳法器,其形不朽,其质纯阳,其本身可以击破界空、陆沉破星。这是因为其本质中涉及宇光,除了未曾涉及宙光之外,可以说等若阳神。”

邹寿锡道:“而这,也就有了一种取巧修行的方式,那就是以宝证道,将自身神意通过日日磨合,十万天后,神意烙印遍法器之中,通过提升法器的本质,将法器中的法理烙印在自身神意中,从而化作实证资粮。若是身陨,还可以借法器的形质重来一世。”

邹寿锡笑呵呵道:“若是觉得法器本身之中有他人后手,亦有粉碎法器形质,只取其中纯阳形质化作神意资粮,提前向着人仙迈进的以宝证道的法子。”

易天行:“这……“

易天行:“难怪说先证神意……“

易天行:“就算是取巧法子,自身也得先有3000钉……“

邹寿锡笑呵呵道:“这可不是我胡乱说的,这是我从龙真一脉的一位前辈处学来的。”

易天行:“哈?弟子以为自己算是很独特的奇葩,差点玩废的人……“

邹寿锡道:“哈哈,比你修法跳脱的少清门人多的是。”

——《save》——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全武将时代 极品全能保安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重生之赘婿神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仙帝奶爸在都市 无限电玩城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战斗吧凶鸡
相邻推荐
诸天反派的逆袭仙者一剑飞仙仙葫仙狐高武:我的龙基谷系统高武:我有一个合成栏无限单机漫游记道士不好惹封神:开局观想中子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