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异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洒满血液的布料、罐子、鸡蛋等物品和弥漫于鼻端的浓烈腥味并没有让本堂神甫纪尧姆.贝内的表情有丝毫变化,他侧过身体,望向教堂某个地方,蓝色的眼眸内随之映出了卢米安狂奔的身影。

本堂神甫的瞳色随即变浅,虚化到仿佛透明。

在他的眼中,卢米安周围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水银色的复杂符号,它们如同一条条小河自我缠绕而成,而卢米安本身就像在由这些符号组成的、泛着点波光的虚幻河流里奔跑,前方是一条又一条更为模糊的支流。

纪尧姆.贝内伸出了右手,隔空往目标身周的一个水银色符号抓去。

卢米安右脚用力一踩,准备将身体甩向前方的彩绘玻璃,直接撞出教堂。

就在这时,他脚底一滑,没能完全发上力。

他的身体以一种狼狈的姿态飞了起来。

砰,哗,咔擦的声音里,卢米安撞碎了描绘着圣西斯的彩绘玻璃,却没能穿透过去,停在了教堂内部。

他身上随即出现了多个因划伤带来的口子,鲜红的血液飞快往外溢出。

这個时候,一斧头砍掉阿娃脑袋的牧羊人皮埃尔.贝里锁定了卢米安。

他脸上依旧带着温和的笑容,蓝色的眼眸内却充满凶戾之色,就像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体内某个封印,让原本被隐藏的真实自我显露了出来。

皮埃尔.贝里拽着斧头,大步奔向了卢米安。

他每踏出一步,身体就仿佛跟着变高变壮了一截,明明实际上还是那样,却有了巨人的气质。

卢米安正背对着这个残忍的牧羊人,靠在破碎的彩绘玻璃窗上。

他刚从重重摔倒惨遭刺伤的痛苦中挣脱,正打算双手一撑,强行翻滚出教堂,突然有了异常危险的感觉。

背后有人……卢米安念头一闪,继续按住满是破碎玻璃的窗框,不顾伤口的刺痛,不顾鲜血的流出,作势就要往外翻滚。

这个动作只是一个幌子,他迅速缩回了身体,不进反退,向后倒去。

砰!

一把斧头以横扫的姿态砸在了只剩碎玻璃片的窗框上,将它劈得脱离了墙壁,飞出了教堂。

而卢米安后倒接翻滚,险之又险地从皮埃尔.贝里的脚旁越了过去,躲开了这无比狂暴的一击。

对此,他没有产生一点庆幸和欣喜的情绪,因为他被彻底逼回了教堂内部,而最快逃离的通道被出现明显异变的牧羊人皮埃尔.贝里完全堵住了。

卢米安虽然看过不少小说,但绝不抱有只要一直翻滚就不会被打中的幼稚想法,刚一和皮埃尔.贝里擦身而过,立刻就手肘一撑,腰部用力,弹了起来。

他目光顺势一扫,发现除了小纪尧姆等少数几个,剩下的年轻人似乎都被某些东西影响到,全部失去了理智,变成了疯子。

他们无视了阿娃倒下的无头尸体和喷洒在四周的鲜血,兴高采烈地喊道:

“送‘春天精灵’离开!

“送‘春天精灵’离开!

“……”

小纪尧姆等少数几个也彻底傻掉了,他们愣在那里,看着阿娃大大睁着、略带笑意的眼睛,一动不动。

他们脸上尽是惊恐、慌乱和不敢相信的情绪,仿佛在做一场无法挣脱的噩梦。

而皮埃尔.贝里明明还是原来那么高,却给卢米安一种他不比穹顶矮多少的错觉。

这位牧羊人一击落空,迅速抽回斧头,转过身体,顺势又劈向了不远处的卢米安,而卢米安还未站稳,就已向前奔了出去,成功躲开了这一击。

蹬蹬蹬!

卢米安充分发挥猎人的速度和敏捷,以跑弧线的姿态狂奔了起来。

目标:本堂神甫!

他的经验告诉他,这种时候一定要逮住敌人之中领头的那个,不管别人怎么对付自己,反正就只是打他,摆出要么放过我要么两个人一起死的凶狠姿态。

只有这样,才能在非常不利的处境下创造奇迹。

牧羊人皮埃尔.贝里没有追赶卢米安,拿着沾满血污的斧头,站在失去窗框的墙壁前,朝目标的身影伸出了左手。

整座教堂一下变得昏暗,卢米安周围更是严重,一片幽深。

这幽深似乎有了自己的生命力,轻轻摇晃了起来。

它仿佛只是一层帘布,后方藏着一条又一条苍白的、漆黑的、奇怪的手臂,即将抓出。

而本堂神甫纪尧姆.贝内淡化到近乎透明的眼睛里,卢米安的身影依旧沉在那条由水银色复杂符号组成的、泛着点波光的虚幻河流内,前方则是类似的、但更虚幻的、仿佛象征着未来的事物或者说支流。

纪尧姆.贝内的右手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终于握住了那关键的、由多个符号组成的一副图案。

只要他逆转它,卢米安所有的努力都将归结于无效,未来的命运必由此改写。

突然,本堂神甫的眸光凝固了。

“啊!!!!”

他猛地大喊出声,两只眼睛紧紧闭上,流下了鲜红的血液和浑浊的泪水。

惨叫回荡之中,纪尧姆.贝内的身体膨胀了起来,就像被谁往里面灌了大量的气体。

刺啦!

他那件白色镶金丝的长袍难以承受,迅速崩裂开来。

他的皮肤已撑到接近透明,之前被衣物遮掩住的诡异印记显露于外。

那是一个又一个类似印章痕迹的黑色事物,它们与难以描述的世界连通着,带来了极为恐怖的气息。

这气息瞬间填满了教堂,那些还在欢送“春天精灵”的年轻人随之陷入了无比惊恐的状态,他们或绕着祭品奔跑起来,或跪到了地上,或匍匐于地,不敢抬头。

小纪尧姆等本就吓傻的少数几个人直接晕了过去,身下一片湿润,有恶臭传出。

牧羊人皮埃尔.贝里正要施展秘术,抓住卢米安,此时也丢掉斧头,单膝跪到了地上,低下了脑袋,不再有任何动作。

整座教堂内,唯一没事的是卢米安。

他其实也有受到影响,头部异常刺痛,但比起那道能让他直接进入濒死状态的神秘声音,现在这气息差得还有点远。

另外,他还感觉胸口有些灼热,怀疑是那黑色的荆棘链条符号凸显了出来,或许还要加上疑似眼睛和虫子的青黑色符号。

卢米安顾不得检查身体状态,顾不得理解为什么自己突然就占据了优势,继续奔向着本堂神甫纪尧姆.贝内。

【稳定运行多年的小说app,媲美老版追书神器,老书虫都在用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只要出现机会,就不能放过!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看清楚了那些印章般的黑色痕迹:

它们似乎由独特的文字和奇异的符号共同组成。

目光快速扫动中,卢米安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本堂神甫纪尧姆.贝内的左胸胸口,如同荆棘的黑色符号从内部钻了出来,绕向身后!

这和卢米安胸前的一模一样,只是淡了不少。

“他也有?”

卢米安心头一震。

“这是村里出现异常的根源?

“我为什么会有,什么时候有的?

“……”

一个接一个的念头飞快浮现于卢米安的脑海,却没有影响到他的动作。

他奔到了纪尧姆.贝内的身前,右臂一伸,环住了敌人的脑袋。

紧接着,他没有停留,用力绕到了本堂神甫的背后。

喀嚓一声,纪尧姆.贝内的脑袋跟着“转”了个方向,正对起自己的脊椎。

呼……卢米安见状,悄然松了口气。

最大的麻烦解决了,自己得赶紧回家,和姐姐一起逃离,剩下的交给那三个外乡人处理!

就在这个时候,本该死去的纪尧姆.贝内睁开了眼睛。

他的眸子一片血色。

嗡!

卢米安的脑袋仿佛直接被人用斧头劈成了两半,剧烈的疼痛让他连惨叫都无法发出。

他眼前所见的一切瞬间支离破碎,变得无比深黑。

他失去了知觉。

…………

痛!

很痛!

卢米安猛地坐起,睁开眼睛,揉起脑袋。

他随即看见了窗前的木桌、斜放的椅子与分列于两侧的衣柜和小书架。

这一切他都很熟悉。

这是他的卧室。

“我被姐姐救回来了?我昏迷了多久?教堂的情况怎么样了?”卢米安顾不得多想,一记起发生了什么事情,立刻翻身下床,捂着脑袋,冲了出去。

很快,他在一楼厨房内找到了奥萝尔。

奥萝尔穿着轻便的蓝色长裙,正认真准备着晚餐。

“奥萝尔!姐姐,快逃!”卢米安高声喊道,“本堂神甫还有村里好多人都疯了,他们在庆典最后杀了阿娃!”

他不确定姐姐知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救有很多种方式,不代表一定要到现场,所以,干脆直接讲出了重点,免得耽搁时间。

奥萝尔回过身来,一脸疑惑地反问道:

“庆典?

“四旬节的庆典?”

“对。”卢米安用力点头。

奥萝尔笑了:

“刚才这个故事编的真不错,短短两句话就把一起诡异事件勾勒了出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害怕。

“但下次编故事麻烦考据一点,四旬节还有好几天呢。”

“……”卢米安一下怔住。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特种兵痞在都市 全武将时代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战斗吧凶鸡 极品全能保安 无限电玩城 我真不想努力了 重生之赘婿神医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作者其他书
诡秘之主 一世之尊 长夜余火 奥术神座 武道宗师
相邻推荐
最强的系统超级光环系统度神纪火影:从无限月读走出的漩涡面麻玄鉴仙族人在火影,我是蓝染国术开始的无限人生美漫里的国术强者镇压荒古禁区的我被曝光了国术无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