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3章魏公不如某(三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新安以西,历渑池至潼关,凡四百八十里。其北皆河流,翼岸巍峰插天,约谷深委。终日走硖中,无方轨列骑处,为北崤道。南崤道的平缓易行,只是相对于北崤道来说的,在陕州分开向南而行,经雁翎关、宜阳到洛阳。路上最有名的一处为老翁逾墙走,老妇出门看。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的石壕,但对于韦珪来说,已然足够有趣,炸山拓路,兼寻找有趣的植物或者石头。

桃林至陕州的路,炸山已经完毕,拓宽由韦归藏和张果跟着监督,碎石机昼夜不停,一路轰鸣……

……刚刚走入潼关的李世民和他的大臣们,首先感受到的是速度变慢许多,晋阳公主和晋王已经被叫到李世民的车驾,前者更是由李世民稳稳地抱着,感受不到颠簸之苦。是的,他们其次感受到的便是颠簸。

从马车过度到牛车的速度,勉强可以接受,反正时间很充裕,就当欣赏沿路的风景,还能再写几首诗出来感叹一下,树怎么这么绿,水怎么这么清,石头怎么这么……犬牙差互,路又是如何斗折蛇行。

可……这颠簸太难忍受啊!尤其是几位上了年纪的老臣,讨论炸山拓路的时候,他们表现的最激烈。有的人靴子都脱来了,吆喝着非要教训教训,威胁帝京的无知竖子,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形势险要!

“玄成兄,你说他们能坚持多久?”杨师道悠然地喝着茶,浑不在意道路的崎区难行,如同坐在自家后花园赏牡丹般惬意。

魏徵微微摇头,说道:“陛下应该从陕州开始修路,让他们多体验一日颠簸之趣,只此一日,怕是效用不大。”

能被称为顽固派,自然是想法执拗到,九头牛都拉不回的境界,想让他们放弃想法,不比修到益州的路简单。只可惜滕王不在,若是能怼晕几个,事情便好处理得多。

某?某的人设是诤臣,只逮着陛下一人怼,怼别人……他们又不怕被人说昏庸,他们的目标是维护各自家族的利益,也知道不会因为某说他们昏庸,他们就会失去目前的官位。反而会给他们扬名的机会:做诤臣,魏公不如某。

“杨相、魏相,陛下让某送来一篇奇文,说与君共赏之。”张阿难敲了敲车窗,轻声说道。“滕王所写,据说是……送给孙公的。”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不能直接说怼,魏相都被怼出心理阴影了,虽然现在与滕王关系缓和许多,怼人的时候,战斗力降低很多,大概从千牛卫千牛备身降为金吾卫大角手的差别。

ps:千牛卫千牛备身十二人,金吾卫大角手六百人。

魏徵打开车窗,接过书卷,温声笑道:“晋阳公主可还习惯?”

原来出行有滕王陪着讲故事,做百戏,小公主不觉旅途劳累之苦。此次出行,对小公主来说是个适应的过程,适应滕王会去封地或者外任的过程。

“公主正在被棠梨声律,滕王临行前送给她的完整版十律。”张阿难轻咳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陛下亲自讲解典故。”

魏徵嘴角抽搐了下,不是微不见地抽搐,而是很明显的抽搐了下,滕王总是如此地出人意料,小公主对他的感情一定是悲喜莫辨。好奇地问道:“岭北对江东后面是什么?”

张阿难沉思片刻,缓慢地说道:“人间清暑殿,天上广寒宫……两岸晓烟杨柳绿,一园春雨杏花红……两鬓风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杨师道探过头来,惊诧地问道:“两鬓风霜,途次早行之客;一蓑烟雨,溪边晚钓之翁?”

这……这不合理,非常不合理,滕王最远的地方便是到洛阳,还是全副车架地跟着陛下出行,他哪里见过什么两鬓风霜的早行之客?他钓鱼都是红袖相伴,煎茶煮酒,有时甚至还会乐伎奏曲,和出行春游一般,哪里来的一蓑烟雨,还晚钓之翁?

“还有尘虑萦心,懒抚七弦绿绮;霜华满鬓,羞看百炼青铜呢。”张阿难抬起手来搓了搓手臂,更小声说道。

“呃呃呃……霜华满鬓,羞看百炼青铜。”魏徵捋着自己有些稀疏的胡须,低声沉吟道。“倒没什么,将进酒里也有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的句子……可有青春蓬勃些的诗句?”

诗句确实是好诗句,只是滕王毕竟年少,总是做这些带有颓然之气的诗句,容易堪破世俗,求佛入道……不论是陛下还是晋阳公主和晋王,都会难以接受,不利于皇室的河蟹欢腾。

“有有有!”张阿难忙补充道:“女子眉纤,额下现一弯新月;男儿气壮,胸中吐万丈长虹。”

虽然知道衰老终归难免,某也还是不想承认,衰老意味着某要离开陛下,离开宫城,去庄园看日升月落,了此残生……某好像也变得文绉绉起来。

“此方是少年之语。”杨师道也松了口气,靠回软枕,笑道。“不过两岸晓烟杨柳绿,怕是滕王曾清晨湖畔漫步,倒引起某想去终南山别业,休闲几日的逸兴。”

每日桉牍劳形,难免会有疲累之感,听到这种诗句,想要休沐,再正常不过,谁还没点小私心

……对吧?

魏徵从袖子里取出一个木匣来,笑道:“阿难,麻烦你交给晋阳公主,滕王说给她旅途解闷之用。”

滕王准备了不止一件小礼物,某不时拿出一件便好,如此大家都有事情忙,不会太想念长安的麻辣火锅。

“唯。”张阿难接过木盒,叉手一礼,离开回到李世民车驾处……这路是真硌脚啊!

“左监,这路什么时候修?”羽林卫中郎将卢承庆看到张阿难,压低声音问道。某也不想问,只是走了这半日,属下都无比怀念虽然黑不熘秋不好看,却无比平坦的玄路。

张阿难露出公式化的微笑,轻声说道:“中郎将,前方路险,注意脚下。”

卢承庆看向脚下的路,确实不平坦,再抬起头来,只能看到张阿难的背影:“……”

“冬冬冬……”此时魏徵和杨师道的马车里,传出敲击声……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战斗吧凶鸡 极品全能保安 仙帝奶爸在都市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赘婿神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无限电玩城 全武将时代
相邻推荐
抗战之铁血救国完美世界之光明仙帝诸天:从完美世界开始开局顶流的我怎么会糊我在末法时代做剑仙从武王伐纣开始建立千年世家活体战舰人在洪荒:开局加入诸天群超人的赛亚人弟弟掌控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