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六章 黄曲铭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蚁元重伤败退,韦昌行也未深追,只吩咐众弟子就地清剿附近妖蚁余部。

骆方不解道:“以韦师兄本领,追上该能将蚁元斩杀,如何不追?”

“征伐蚁部,看得是势,杀一两妖于大势无关,我等八路齐出,就为将蚁部一网打尽,不留漏网之鱼。”

韦昌行澹澹道:“确保西路方向不残留蚁部,方为重中之重,再说,蚁元功行已为我所破,他那金丹算废了,肉身也大伤,此生无窥望肉身四重之机。”

“但蚁元也不可小觑,追上并非容易之事,我等只要将其逼回虫骷山,届时自可同其他路师兄弟,一战尽荡之。”

韦昌行所修玄光真术,在白莲仙宗三十六神通中,威力只算一般,此神通源自筑基功法,九幽莲经,于筑基时,可炼出三口小玄光。

金丹后,可炼成三口大玄光。

一口玄光仅能加持一物,但韦昌行昔年探仙府,意外得玄器破血针,破血针可同时包容三口大玄光。

玄光真术与破血针配合,威力不弱于十大神通,此也为韦昌行大比排名最大依仗。

“玄光真术……”李青听及韦昌行之言,不禁回忆,他筑基所修,正为九幽莲经,恰是玄光真术的路子。

不过,韦昌行以穿行法宝增加神通威力,恰被罗天袖经克制,李青只须袖袍一挥,便可夺韦昌行最大依仗。

清剿余孽结束,众金丹重归沧云巨舟,白谦颇为兴奋,之前入阵,他冲锋在前,立功最大,又看四人组之一的骆方吃瘪,甚觉开心。

沧云巨舟于翻山岭,修整半月有余。

这夜,韦昌行专门寻到李青。

“师兄有事?”李青奇怪。

韦昌行点头道:“越过翻山岭,我等所面对的,便为蚁部精锐,肉身三重后期大妖不少,任何宗门金丹遇上,皆有陨落之危。”

“再往前,所有金丹弟子都得随时备战,当不可再给师弟安排轻松妖物。”

“我有意在翻山岭建一后备基地,留师弟在此驻守,无安全之虞,师弟可愿?”

“此不好吧……”李青寻思道,此般做法,会不会太明显,驻守此地虽安全,但也再无立功之机。

韦昌行轻笑:“建后备基地,早在规划之内,其他几路均一样,实力稍弱的弟子,不宜再深入,不少筑基师弟,也会留在此处。”

“留守后备基地,有功劳可论。”

“长时间作战,宗门弟子自有损耗,如今各师弟丹药多以用尽,宗门弟子刚好留此地大炼丹药,以支持沧云巨舟。”

“一些师弟远离沧云巨舟作战,遇上危险,也可随时返回后备基地修整。”

“师弟护持基地,自算一份功劳。”

“而且,后备基地,还有拦截蚁部妖蚁突围职能,等至前方斗战渐勐,总有零散受伤妖蚁往外逃窜,师弟在此拦截,当可捞上一笔不小功劳。”

李青听着听着,眼睛发亮,竟有如此好事,躺着把功劳赚了,当即应道:“如此,我愿驻守此地。”

……

一座翻山岭后备基地,迅速被建好,布有金丹级大阵。

留守基地金丹不止李青,还有四人组之二的骆方、柯紫。

骆方被留,全因之前表现不佳,再深入或有生命之危,被韦昌行强留。

柯紫则是自愿驻守。

其他负责炼丹及监视自内向外逃窜妖蚁的筑基弟子,亦不少。

不过。

留守三人,为截杀逃窜妖蚁起了大争执。

功劳,谁都想争。

骆方道:“李师兄入宗多年,对敌经验甚少,之前因严师兄照顾,所斩皆为弱妖,我观师兄性子,也非好争之辈,不如安坐基地,截杀妖蚁,由我一并担当。”

柯紫道:“骆师兄此言差矣,之前骆师兄莽攻蚁元,差点丧命,落了宗门之威,我看骆师兄也该与李师兄一起留守基地,截杀妖蚁,由我一并担当。”

骆方回:“柯师妹,几次大比我可都强压师妹一头,论实力我稍胜,截杀妖蚁,由我担当,最为稳妥。”

柯紫冷哼:“大比非生死之斗,一些手段不能用尽,不可作为实力凭据,生死一战,我不输骆师兄。”

骆方、柯紫为抢功,争得面红耳赤,实在僧多肉少。

一番争执,骆方最后妥协道:“要不这样,以基地为中心,我负责截杀左边,师妹负责截杀右边,李师兄上善若水不好争,可在基地护持筑基弟子,以防妖蚁来袭。”

柯紫摇头:“不可,李师兄实战虽差一筹,但胜几头妖蚁不成问题,我看,不如三人均分地界。”

“基地有大阵守护,根本不虞妖蚁攻击。”

柯紫倒不是真为李青争功,只因两人同属当世一脉,分好大饼,还可内部分小饼。

最后一番讨论,防守区域分成两大块,一小块,两大块居左右,骆方、柯紫一人占一块,小块居中间,表面算李青,实际由柯紫看守。

李青不在意争抢地界,真能重伤突破的,多半非易于之辈,骆方、柯紫未必截得住,届时自有他捡漏机会。

基地建好,沧云巨舟继续前行,不时有捷报自前方传来。

韦昌行这一路攻势无双,虽遇到阻碍,但一直大胜。

三个月后,首次出现仙宗金丹死亡,一位名为陶舀的金丹,因妖蚁围攻被斩。

又两月,有两金丹重伤,一人被坏了金丹根基。

其他几路情况差不多,零散有金丹死亡。

李青听到各方消息,不禁深思,死得那名为陶舀的金丹,实力并不弱,金丹后期,基本算西路金丹前三号人物,此等人物竟被斩。

甚至韦昌行,也受过小伤。

“征伐蚁部,虽是一个分润功劳行动,但大道之争,岂能没有危险。”

“还是翻山岭基地安全。”

“只是奇怪,五个月过去,怎未见有妖蚁突围而出。”

“我的小功……”

……

又过三个月,八路沧云巨舟,渐渐逼近蚁部虫骷山群,局部阻击战,也越发激烈。

虎丘山,为虫骷山群之前的最后一座西部大山,此山在灵穴出世之时,生有双生灵穴,可谓灵气充沛。

此也为蚁丘老祖之子,蚁元驻地。

八个多月前,蚁元被韦昌行破了功行,一直在虎丘山修养,只破血针已伤他根本,仙道修为尽废,肉身之道,也被断尽前路。

“可恶,我迟早要生吞韦昌行那獠。”

为报复韦昌行,蚁元几次纠结力量偷袭,可惜只斩一位陶舀,仅伤韦昌行少许,但蚁部也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事后关于被韦昌行毁蚁元根本的消息,逐渐在蚁部传开,蚁元也彻底失了蚁丘老祖宠爱。

一个无前途后代,能被多重视,蚁丘老祖后代很多,蚁元之前因肉身仙道双修,方得其看重,有培养为继任者打算。

白莲仙宗来攻,蚁丘老祖并未放在心上,最差结果不过被举族逼回水柱妖国,白莲仙宗未必敢杀他一位肉身四重大妖。

水柱妖国实力也不弱。

死些三重大妖,蚁丘老祖并不在意。

当然,能继续在东域占稳脚跟最好,如今还有不少灵脉未挖空,斗战期间,蚁部一直在大挖灵脉,肉身三重大妖,已亲自动手。

“哎,在过几日,韦昌行便会攻抵虎丘山,父王不会再给虎丘山增派部众,我如何守得住,一旦失虎丘山,我再无凭借,今后与一普通妖蚁,有何区别。”蚁元烦闷。

正当时,洞府外突传来脚步声,并有言道:“蚁山主何必烦恼,我前几日所给建议,山主可有想过。”

阴风拂过。

一个满脸尸斑老道,手持尸幡,走入洞府。

“阴无面,你怎还未走,我若将你行踪上报族中,你必死无疑。”蚁元轻哼。

阴无面笑着坐下:“确实,黄泉宗与五大仙宗之争,向来摆在明面,水柱妖国一直游离在外,两不相帮。”

“山主若上报,我确有性命之忧。”

“只蚁山主根基尽毁,不受重视,蚁部已不再是山主的蚁部,蚁山主何不加入我黄泉宗,转修尸道,以尸道手段,让蚁山主迈入元婴之境,并不难。”

蚁元盯着阴无面细看,戏谑道:“转修尸道,重炼金丹不难,可就算在黄泉宗,想迈入元婴,也非易于之事,黄泉宗如何会给我一外来之妖,赐元婴之机。”

“元婴之机,自是按功劳而算。”

阴无面轻笑:“能为黄泉宗立大功,自能得元婴之机,若白莲仙宗征伐蚁部,蚁山主若能斩杀几位真传,坏其大计,再携带几具肉身三重大妖肉身回黄泉宗,自能记一笔大功劳。”

“今后再来几笔,元婴之机,不也便有了。”

“再者,山主若能带一批灵晶回黄泉宗,元婴之机,更不是问题。”

“说得倒轻松,我如今一无兵,二无将,如何坏白莲仙宗大计。”蚁元冷笑。

“非也。”

阴无面意味深长道:“我这有一个极好立功机会,韦昌行在翻山岭建有后备基地,留三位实力一般的金丹驻守,还有诸多筑基。”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三位金丹,有两位为真传,其中一位,为当世一脉真传,山主该知当世一脉真传的分量,每一个都宝贵着。”

“山主还有两位三重大妖下属。”

“届时我等配合一起,杀入翻山岭,斩三位白莲金丹,山主两位下属,又可转为炼尸,再送上灵晶若干,此不是大功一件?”

阴无面继续道:

“翻山岭基地被破,全玄一必定调金丹来援,说不得蚁丘老祖借机行事,能给白莲仙宗造成不小麻烦。”

“最后,大破白莲仙宗征伐蚁部之计,也不一定。”

“你这是把我当傻子湖弄,”蚁元澹澹道,“翻山岭有金丹级大阵守护,轻易攻不破,期间必有其他金丹来援,根本攻不破。”

阴无面不废话,尸幡一扬,扬出一方硕大阵盘,言道:“此为上古阵法,名黄曲铭列阵,由灵晶催动,可以阵覆阵,只要布下阵盘,可轻易将翻山岭阵法盖住,让其临时失效。”

“无阵法掩护,翻山岭,还不是任我等取舍?”阴无面大笑。

“竟然是上古阵法!”蚁元童孔微缩,惊叹:“世人皆知五大仙宗精研阵道,但阵道一途,最为精深的,当属黄泉宗。”

“排名前五的破阵玄器,除流萤金刚杵外,其余四件,尽是黄泉宗所出。”

“阵法大宗,果不其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全武将时代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重生之赘婿神医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特种兵痞在都市 无限电玩城
相邻推荐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编剧神秘我在斩妖司除魔三十年欧皇人生:从直播CSGO开始百世飞升百世换新天神秘复苏之黑色禁区神秘复苏之镜仙神秘复苏之遵从内心的选择重生之网红教父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