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七章 萧远山之仇(4k)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片刻之前,萧远山一边在心中疏理着今日在山下打听到的武林情报,一边掠上少林寺的后山,向着藏经阁而去。

就在今天傍晚,他探听了近期少林寺关于丐帮的情报,知道前段时间,丐帮隐退多年的徐长老跟好几个当年参与雁门关一事的好手,一起前往江南一带,可能会发生什么变故。

莫非是丐帮中人想争权夺利,所以才出现了这番动作?萧远山心中暗暗思索,想到峰儿的容貌身材几乎跟自己一模一样,智光和赵钱孙多半能够认得出来。

难道说,峰儿的真正身世,就要被这一伙人给揭开了?

听闻这样的事情,萧远山的心中也说不出是怎么的想法。

既有峰儿或许在一段时间后可能与自己相认的喜悦,有对丐帮中人背叛峰儿的愤怒,还有拖延了这么久的报仇大计,终于要开始实施的激动。

他少年之时,豪气干云,学成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只因恩师乃南朝汉人,在出任辽国属珊大帐亲军总教头后,便累向太后及辽帝进言,以宋辽固盟为务,消解了不少次宋辽大战的祸殃。

但未曾想到的是,三十年前,自己携同妻儿前往武州向岳父拜寿,却奇变陡生,先被埋伏在雁门关外的南朝武士杀妻夺子,后自尽未死,以至于整个人全然变了,日思夜想,只是如何手刃仇人,以泄大恨。

他躲在少林寺附近刺探,先查知玄慈是带头害他妻子之人,却不愿暗中杀他,决意以毒辣手段公开报此血仇。

然而,想要公开报仇,显然需要对上大批少林寺的高手。二十多年前,灵字辈尚有不少在世,武功颇高,自己很难以一敌众,于是潜入藏经阁中偷学武功,想要等候合适的时机再行出手。

二十多年转瞬即逝,萧远山却发现自己的武功竟然毫无寸进,虽然少林派的灵字辈已经全部去世,但这一代的玄字辈足有二十余人,无一不是江湖中的一流好手,其中的玄慈、玄悲、玄苦武功尤为出众。

单是他们三人联手,自己倘若没有专门研究针对少林武功的破解之法,恐怕都不一定能够胜过。好在玄悲最近死在了大理,也算是一件喜讯。

想到这里,萧远山决定趁着丐帮那边的消息还没传来的时候,最后再温习一遍自己在藏经阁学到的十来门武功。

尤其是其中的“大金刚拳”“须弥山掌”“摩诃指”这三门,特别符合自己的风格,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力。

紧了紧系着面罩的绳索,他向着藏经阁的门口一晃而入,想要寻找三册《须弥山掌》的位置,但还没有怎么动作,就听到一个陌生少女的声音在身后数丈突然响起,叫破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萧远山大惊失色,在入阁之前,自己四周详察,查明藏经阁里外并无一人,却又是哪里冒出来的高手?

这些时日,他心中所想,手上所习,都是少林派的功夫,仓卒之际,不及细想,反手便是一记大金刚拳的“洛钟东应”打出。

在少林绝技之中,大金刚拳的修习难度可以列入前五,威力奇大,一招既出,拳力刚勐无俦,却又变化莫侧,表面上直直攻出,但在劲力击到实物之后,便会转竖为横,方位大变,令人难以抵抗。

怀疑少林寺发现自己而设下了天罗地网,萧远山这一拳全力而发,便是一面精钢打造的盾牌,也得被轰出一个向内塌陷的坑洞来。

然而,这一招才刚刚使到一半,他的背上已然冒出了冷汗,发现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竟然早已有一道劲力与自己相当的大金刚拳力,冲入了自己的经脉内部。

心中清楚大金刚拳的惊人威力,萧远山不由得怖惧不已,一颗心几乎停下了跳动,等待着下一瞬自己脏腑完全碎裂的结局。

与此同时,他尽力扭过头来,想要在最后时刻看到对方的真正面目,究竟是不是少林寺中唯一会使大金刚拳的玄慈。

“我可不是少林派中人。”赵青望着萧远山瞪大的双眼,澹澹开口道:“你再检查检查,自己真的中拳了吗?”

萧远山不甘愤怒的神色有些消退,开始重新感应自己被大金刚拳力“侵入”的经脉,惊异地发现,刚才自己发现的那一道拳力,竟然在转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没有造成丝毫创伤。

由于没有经验,他完全想不出来,自己其实是受到了赵青运用“神足通”的影响,因此产生了身中大金刚拳的幻觉。

以萧远山的理解,对方的能力近乎于传说中的神通,可以瞬间将侵入的拳力消弥于无形之间,那自然也能瞬间让拳力重新在经脉内出现,自己绝无匹敌的可能。

虽然心中惊惧,但他深吸一口气,反而镇静了下来,沉声问道:“你不是少林派的人?莫非也是来偷看秘籍的?”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少林寺不允许女客入寺,更没有女弟子,萧远山自是清楚。不过有玄慈这种犯戒之人在,他也没法得出肯定的结论。

“我是来少林找人交流武学的。”赵青澹澹回道:“顺便,再过上一段时间,就去揭露寺内一名恶僧的真面目。”

“另外,你就是乔峰的亲生父亲,原辽国珊军总教头,萧远山吧。此次前来,是觉得报仇的时机将至,决定来藏经阁最后温习一遍武功,便开始施行相关的计划。”

萧远山心中一震,感觉自己心中所隐藏的秘密,每一件都被对方清清楚楚地看透了,不由得心中发毛,周身大不自在。

他神色惊异,迟疑片刻,还是开口问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么多事情的?是否想要阻止于我?”

虽然对方的实力远远凌驾于自己之上,但萧远山年纪虽老,不减犷悍之气,绝不肯屈服于他人,直接地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知道中原武士大多敌视契丹人,他担心对方不知事情的真相,立刻补充道:“当年我在辽国时,一向主张辽宋交好,想不到有人误信谗言,认为我要去抢夺少林派的武学典籍以教授辽国军队,因而阻击于我!”

“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莫过于当初在雁门关遇上敌人时想到了师父的恩情,没有对他们立刻使出绝招,导致了爱妻的惨死。一心求和,结果妻子却死在乱刀之下,怎能让我吞下这口恶气!”

“老夫三十年来,心头日思夜想,便只这一桩血海深恨了。”

赵青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那些人不分青红皂白就直接动手袭击,害死你的妻子,你想要报当年之仇,也是应该。”

“对了,就在十几天前,乔峰的契丹人身世已经被人揭露,不再继续担任丐帮的帮主,大概再过几天,就会回到少林寺边上。”

“徐冲霄、智光这几人,果然是想拿峰儿的身世作文章吗?”听到赵青并不反对自己报仇,萧远山也就消除了敌意。

似乎是受到了某种情绪的感染,他喃喃自语道:“宋辽世仇,两国攻伐争斗,已历一百余年,难以化解。”

“当年我力主两国和平,落得了如今的下场;现在丐帮一发现峰儿契丹人的身份,也立刻不再承认他的帮主之位。呵呵,这世间的道理,总是那么残酷。”

“这些杀我爱妻、夺我独子的大仇人,他们只想永远遮瞒这桩血腥罪过,将我儿子变作汉人,叫我儿子拜大仇人为师,继承大仇人的事业。”

“峰儿不再担任丐帮帮主,也算是一件好事了!既没有如这几个仇人的心愿,也不用再跟那些阴险奸诈的南朝武人混在一起,担心遭遇到他们的谋害了。”

赵青心中一动,有些明白了对方在乔峰身世泄露之后,杀了他师父、养父母的原因。

萧远山本是个豪迈诚朴的塞外豪杰,但心中一充满仇恨,竟越来越乖戾。他在少林寺旁潜居数十年,昼伏夜出,勤练武功,一年之间难得与旁人说一两句话,性情更是大变。

在听到乔峰脱离丐帮的消息之后,萧远山心中不由得将此事与自己曾经的遭遇联系在了一起,觉得辽宋之间的矛盾已无可以化解的余地,偏激地认为宋国人都是自己的敌人,对契丹人绝无善意可言。

在这样的理念之下,萧远山给玄苦、乔三槐夫妇安上了应当被杀的“罪名”,并“栽赃”给了乔峰,想让他看清宋人的真面目,与其完全决裂。

“话说,你明明查出了你儿子的下落,为什么不早点前去认亲,反而要让他跟着乔家夫妇,向玄苦、汪剑通习武?”赵青想了想,开口问道。

在她看来,萧远山亲自教授乔峰武功,效果大概率要强得多;相反,让仇人教自己儿子武功,也是离谱。

“为什么不去认亲?”萧远山看着眼前深不可测的赵青,迟疑片刻,觉得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必要隐瞒。

于是他思索了一番,回道:“我儿颇有我少年时豪气干云、意气风发的模样,天资还要在我之上,每当我想出手掌毙汪剑通、认回他的时候,我都会回忆起昔年我在辽国闯荡的场景,不忍心打乱峰儿现在的生活。”

“这些年来,我戾气深重,心中充满仇恨,自知已然很难教导好峰儿。此外,若要在中原群雄面前公开报当年之仇,峰儿绝不能没有自保之力。”

“我若因报仇而亡,本是小事,却不能牵扯到峰儿身上。因此,需要他长大成人,足以自保之后,再考虑报仇之事。”

“原来如此。”赵青冷冷道:“所以在乔峰身世被人揭露后,你打算出手杀了他的师父玄苦、养父母乔氏夫妇,也是在为他考虑吗?”

在她的感知中,萧远山大概是听说了之前自己让鸠摩智传播的消息,怀疑雁门关一事有着幕后黑手的存在,并不准备立即下手杀人,以免打草惊蛇,影响消息的探查。

目前,萧远山的打算是,探听玄字辈这段时间的讨论,查明当年有关“幕后黑手”的事情之后,再进行出手。

听到对方再一次看穿自己的内心想法,萧远山悚然一惊,不禁向后倒退两步,喘了两口气,回道:“为什么不能杀?他们几人故意不跟我儿说明当年的真相,那便是玄慈的同伙!”

赵青瞥了他一眼,冷冷道:“你不也没向乔峰说明事情的真相吗?况且据我所知,乔三槐夫妇对于当年之事并不知情。他们在你忙于练武复仇的时候照顾乔峰多年,明明应该是有恩才对。”

“还有玄苦,乔峰七岁的时候,在山里遇到野狼,被他救下治伤医好。单就这一点,你就没有杀他的理由。”

“暂且忽略他们与玄慈的联系,单从他们做的事情上来判断,你说他们是对你父子俩有恩,还是有仇?”

“实话说,你倘若杀了他们三人,你儿子得知之后,心中会怎么想,能够理解吗?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而不应该牵连无辜。”

至于学了少林武功带回辽国一事,赵青并没有提。

原作中,萧峰拒绝了慕容博用自己性命换来辽宋开战的提议,萧远山在边上连声称是;而在扫地僧打“死”慕容博之后,他觉得大仇得报,在这世上已没有什么事情可干。

由此可以推断,萧远山虽然自称要将少林派武功泄露给辽国,但实际上只是公开报复少林时所说的场面话。

三十年来,他也从未真正行动过,所钻研的主要也是克制少林武功的方法。

“单从他们做的事来判断?玄苦、乔三槐他们对于峰儿而言,好像确实是有恩无过的。”

萧远山心中思索起来,一时间沉吟不语。他隐隐感觉到,自己这三十年来,精神一直不太正常,以至于对于这些原本清晰可辨的恩仇关系,都有些分不清了。

近些年来,小腹上的梁门、太乙两穴偶尔会隐隐作痛,关元穴那里更是十年前便有麻木之感,起初只有指头大小一块,而现下几乎都有茶杯口大小了。

看来,除了精神之外,自己的身体也出现了问题。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特种兵痞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极品全能保安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无限电玩城 战斗吧凶鸡 重生之赘婿神医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全武将时代
相邻推荐
我的美女老师姐姐我的极品美女老师回到1983:重塑人生唐僧的人生模拟器:重塑西游重塑千禧年代随身超市混三国猎命人我的精灵训练家模拟器我是末世尸王文娱从1999开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