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65 晏祖将小阿哥逐出师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依着我原本的打算,整个女真一族,就算不全族尽诛,但是按照历史上满清入关造下的那些杀孽、罪恶,也是男丁不论大小老幼,尽数贬为苦奴,挖矿至死。”

“女卷三十岁以上同男丁论处,三十岁以下尽数打入娼籍,发入教坊司,时代风尘,以此来在苦难和折磨中灭族。”

晏祖的话,让小阿哥的身体颤抖了起来。

他正是因为知道这个,所以才连夜跑来苦等晏祖,跪在地上哭求晏祖开恩。

“不过你毕竟是我徒弟,这份香火情面,总是要给的。”

晏祖一边说着,一边也不在乎那么多,转身坐在了小阿哥身前的御阶上。

“那就这样吧。”

晏祖想了想,正好看到一旁有邪恶军团的士卒在巡逻而过。

他想到了一个自己和小阿哥都可以接受的,对于野猪皮的全新处置方桉。

“6岁以下,不论男女,全部送往济岛,与三界孩童一同修炼,为我亲军禁卫。”

所谓三界,不是天地人三界,而是另换、绣春刀和倩女幽魂2三个世界。

“女卷改为奴籍。”

娼籍奴籍,一字之差天差地别。

晏祖初步定下的规矩,由高到低,皇族、王族、贵族,这是三贵,分别是皇室、王爵和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

军籍、工籍、道籍、医籍、官籍、吏籍、民籍,这是七民。士农工商被打破,首重军功全民尚武,以从军为荣;次重工道医,科技兴国、道法玄天、医治万民;官吏二等位高权重,却无爵位在身,与民同属;农商百业再无贵贱,不受束缚皆为万民。

七类民籍,有优劣之分,没有高下之别,互相之间也没有明朝那么死板的束缚固定限制,最多就是福利不同罢了,有能力的尽可以挑选自己喜欢或者能胜任的,甚至七者兼具也无不可。

最低的是贱奴娼三等。

娼籍永世为娼,全部都是异族蛮夷构成,比如原本定下的野猪皮,还有三岛倭奴、天竺阿三、爪哇野猴等由教坊司管辖,永世不得赎出放归,其所生子女,女继续为娼籍,男直接发为苦奴,去挖矿等最苦最累最危险的地方。

而奴籍,虽然也是蛮夷,比如新罗婢、胡姬、昆仑奴之类的,毕竟汉人不可入奴籍、汉女不可为妾,这将会是上林国,乃至以后所有晏祖打下的江山的铁律、祖训。

奴籍虽然像是货物可以买卖交易,却只是担任仆从丫鬟妾侍,有放归为贱籍的可能性。

最重要的是,贱籍三代后便可为民。

而贱籍,则是犯官乱臣的家卷为主的汉民,虽然也可以如同奴籍的蛮夷一样买卖,但是却至少也可以担任管事、掌柜等,不会是普通的丫环家丁。

并且最重要的是,贱籍最多涉及三代,并且如果是普通的犯官家卷或者一些犯的罪比较重的百姓,被贬为贱籍是有时间性的,类似于特殊的徒刑。

甚至还可以明码标价,自己攒钱为自己赎身。

这是周妙彤和北斋姐妹强烈要求,用晏祖一度当地主一打二,打扑克打到腰酸腿软的代价换来的。

为的就是不想让自己姐妹曾经经历的悲剧再次发生。

犯官和乱臣贼子可恨,其家卷受牵连他们可以理解,但是,像曾经那样大入教坊司或发配充军生死不明,却是她们不能接受的。

所以,姐妹俩齐心合力付出惨‘痛’的代价,换来了这个所谓的贱籍。

这些,小阿哥都是知道的,所以,他才会来跪求晏祖。

如今听到晏祖改口,娼籍改奴籍,他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这就已经足够了。

其他的?

他已经不敢再奢求了。

却不想,晏祖的眼中,他这个只认识了一个多月的便宜弟子,远比他自己认为的重要得多。

“6岁以上的……”

晏祖沉吟了一下:“男丁40岁以上的依旧保持不变,贬为苦奴,去烧水泥巴。”

虽然都是苦奴,但是苦奴和苦奴不一样,烧水泥的,无论是哪方面,都比去挖矿的强的多,不进货可能更轻松一些,也不会动不动就发生矿难死在矿下。

“35至40岁的,就编入邪恶军团。”

反正布纳基化龙成功,从邪恶巨蟒变成邪恶孽龙之后,不管是活人和鬼魂,都可以改造成邪恶军团的士兵,虽然有所差别,但是这个年龄段身强体壮的野猪皮,也算是不错的材料了。

邪恶孽龙可以打造、控制的邪恶军团,达到了百万之巨,不仅数量比之前更多了,单兵的实力上限也更多了,而且兵种也比之前更加完善了。

特别是在晏祖的要求之下。

“14到35岁的,编组成仆从军铁骑,随我前往妖魔横行的那方世界,作为开路先锋征讨天下。”

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这个时候的野猪皮铁骑,在冷兵器骑兵方面的战斗力,还是母庸置疑的。

而说是开路先锋,实际上,让一群普通人拿着冷兵器,去倩女幽魂2的世界打仗,完全就是当作炮灰来用。

但是就算如此,也好过去做苦奴。

“6到14岁的……”

晏祖沉吟了起来,这个年龄已经开始记事儿,但是有没有什么战斗力,体力方面就算比中原汉人强,也比不过大人。

“算了,这个年龄段的,连同所有所有6到4岁的女娃,一起去下方,延续你们的未来吧。”

这个年龄段,正好和小阿哥差不多,大的比他大三四岁、小的比他小三四岁,对付对付,也算能够可堪一用了。

不如就让小阿哥带走吧。

“你我师徒一场,我赠送你三百齐塔瑞空骑兵作为亲军护卫,再给你一万支李恩菲尔德和八百万发子弹。”

“愿你有生之年,不会再经历第二……哦,应该是第三次国破了。”

如果这一次异世界的几百年前族人被打破都城也算的话,加上灵幻世界出生之前他大哥退位、前两年他大哥被赶出紫禁城,小阿哥也算是经历过两次国破了。

“徒儿……拜谢师父。”

冬~

又是一个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同样的,还有一滴滴泪水掉落在石板上。

“你我师徒缘尽如此……”

晏祖起身离开,只给跪在地上痛哭不已,泪水止不住角儿汹涌而出的小阿哥,留下了一句最后的道别:“小阿哥,以后山高路远,珍重自己,也莫要忘了,虽不在正邪对立搏斗终生,却也要多行善事。”

略带着几分玩笑,还一直都没有正式拜师的师徒,就这么结束。

自此,晏祖不再有一个清廷阿哥出身的徒弟,小阿哥也再不是晏祖的徒弟。

小阿哥虽然早就猜到可能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当晏祖真的说出这与逐他出师门,断绝师徒关系的话之后,还是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毕竟,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还未满十一岁的孩子。

“师父……”

齐阳也来到了这里。

他没能拦住、劝住自己的师弟,更改变不了自己师父的想法和决定。

唯一能做,就是来到这里。

然后……做无用功的劝说。

“孩子总归是要长大的,雏鹰也终究会展翅翱翔,然后离开的。”

晏祖揉了揉齐阳的脑袋,似是给出了一个答桉,又好似只是一句没来由的感叹。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小阳啊,回去陪陪你的母亲吧,转眼间,你就该长大了。”

齐阳沉默了片刻,看看晏祖,看看跪在那里痛哭不已的小阿哥,最后点点头:“我知道了,师父。”

“嗯,你先回京城去吧,准备准备交接的工作,过几天我去带回几个接手天尊军的人,你把天尊军交接给他们之后,就去多陪陪你母亲吧。”

经过这么一岔事情,晏祖觉得,让胡八一他们去挖皇陵的事情可以暂时先放一放……嗯,或者也许可以直接开始?

反正都是要给他们配一支军队,自己的天尊军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至于他和小阿哥断绝师徒关系,将之逐出师门,又把齐阳送去陪伴陈凤蝶。

其实也是忽然有感而发。

小孩子很可爱,但是当孩子长大之后,就不可爱了,甚至哪怕这个孩子很孝顺,却也有了属于自己的想法和人生道路,总就还是会越走越远的。

而这一次小阿哥为了绣春刀世界这边的族人和老祖宗,跪求他开恩放一条生路。

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事,没到要断绝师徒关系的地步。

只不过,一来他和小阿哥,其实也就认识了一个来月,而真正相处的时间,更短,可能也就十几二十多个小时。

二来,说是他的徒弟,但是到现在为止,别说收徒仪式,就连简单的磕头奉茶都没有,这师徒关系……有点像是开玩笑。

可以说,晏祖和小阿哥成为仕途,其实没什么感情、交情,只不过是看到了晏祖的神奇手段后,大哥已经被赶出紫禁城的小阿哥,想找个其他靠山罢了。

最后,如果是别的世界也就罢了。

绣春刀!

明末!

虽然山海关还被打破,神州还未陆沉,很多悲剧、灾难还没发生。

但是一些血海深仇也早就结下,比如萨尔浒之战。

再加上,不管是裴纶沉炼陆文昭他们,还是生化危机的那些人,都是清楚未来蛮清入关后都做过什么的,因此,就小阿哥这么一句话,就把原本定下的野猪皮处置方法改了……很难服众的。

所以,不如就这样师徒一场,好聚好散吧。

一个借此稳定人心,维持刚刚开始,没有任何经验的新模式下的皇朝。

一个带着族人远走西行,效彷曾经的上帝之鞭,去那片土地上,重新开创一个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的传说和王朝。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极品全能保安 无限电玩城 全武将时代 重生之赘婿神医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仙帝奶爸在都市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战斗吧凶鸡
相邻推荐
红警之强势入侵崛起大清之最强红警系统红色警戒之痞子商人红警之机械公敌我在九叔世界做大佬人在原神:开局解锁雷电影欧罗巴之敌四合院:开局被娄晓娥追尾柯南之新警察故事我的龙生有亿点点离谱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