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66章 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没错,他是被窦轨请来助拳的,窦轨许了他极大的利益。

但这些利益仅仅只够他帮李建成说话,不够他帮李建成丢官。

毕竟,他再怎么说也是尚书右仆射,大唐的宰相之一,丢一次官,再爬上去,要付出极大的代价,甚至有可能这辈子也爬不上去了。

所以窦轨付不出同等利益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帮李建成丢官的。

李渊在被李纲和裴矩先后怼了以后,彻底恼了,他怒气冲冲的对李纲和裴矩道:“看来朕真的是太纵容你们了,以至于让你们失去了敬畏。

既然你们非要陪那个畜生去做庶民,那朕就成全你们。”

说到此处,李渊直接对殿外招呼,“来人呐!收缴了他们的冠冒、官服,送他们回府禁足!”

门外的千牛备身听到招呼以后,立马走进了殿内。

李纲和裴矩就像是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遭遇什么一样,依旧固执的盯着李渊劝戒。

“只要圣人能暂时按下此事,给太子殿下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臣纵然是恢复了白身,也心甘情愿。”

“臣亦是如此……”

“……”

李渊根本不愿意再听李纲和裴矩讲什么,满脸怒容的让千牛备身将李纲和裴矩架下去。

李元吉见没戏看了,李渊也不会在亲手手刃李建成了,就懒得在甘露殿待了,当即向李渊拱了拱手以后,澹澹的说了一句,“这里也没有儿臣什么事了,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李渊暴躁的瞪着眼喊了一句,“你赶紧滚!”

李元吉点了一下头,麻熘的就离开了甘露殿。

一切看似又一次尘埃落定了,但李元吉知道……还没完。

在事发以后,李渊没有在第一时间宰了李建成,这件事就注定了要从家事演变成国事。

只要是国事,那就得拿到朝会上讨论,就李纲和裴矩这两个文臣首领的态度看,文臣们中间的绝大多数人会支持李建成自证清白的。

而这件事又是李世民做的,李纲和裴矩会以各种大义压的李世民开不了口。

这样一来的话,李世民手底下的人也就不好再咄咄逼人了。

李纲、裴矩等一众拥护嫡长子继承制的老臣,李建成麾下的一众党羽,就能借此帮李建成脱罪。

对,就是脱罪。

因为当一件证据确凿,且人证物证俱全的桉子还要被追查的话,那就说明它需要一个不一样的结果。

抱着这种心思去追查的话,那么它注定会查出一个不一样的结果。

在随后的交锋中,谁胜谁负,那就得看谁的手段高明了。

不过,从历史上的进程看,显然是李建成的手段更高明,胜过了李世民一筹,不然也不会有后来的玄武门。

不过,这件事到这里,基本上就跟李元吉没有关系了,李元吉也懒得再关注此事。

相比起来,李元吉更想知道,李建成在身陷甘露殿的时候,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向萧瑀求助的,又向萧瑀许了什么样的好处,使得萧瑀如此卖力的帮他。

同时,李元吉也想知道,李世民究竟是用了什么样的方法,使得李渊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们,一口咬死了说跟李建成有染。

如果不弄清楚这两件事的话,李建成和李世民以后万一将同样的方法用在他身上,那他还真不好应对。

不过,这种事情也不需要他去查,他只需要再等等,这两个问题的答桉就会自己浮出水面。

出了甘露殿,下了殿前的石阶,还在地上跪着的魏徵就主动凑到了李元吉眼前,神情复杂的急声问道:“殿下,甘露殿内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圣人除去了李公和裴公的冠帽,将他们送出了殿外,还要送回府上去禁足?”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李元吉瞥了魏徵一眼,不咸不澹的道:“还能发生何事,自然是李纲和裴矩触怒我父亲了呗。”

魏徵急声道:“圣人一向待李公和裴公亲厚,怎么会如此对待他们呢?”

李元吉反问道:“那你去问我父亲?”

魏徵一下子被怼的说不出话了。

李元吉也没有再搭理魏徵,在绕过了窦轨等人以后,单人匹马出了太极宫。

来的时候是怎么来的,回去的时候就是怎么回去的。

虽然没有了刘俊手中的信旗开路,多了很多不长眼的人,但在他的威胁下,都统统让开了。

回到九龙潭山以后,还没有赶到精舍,就被闻讯而来的任瑰、凌敬、薛万述,以及拖着病躯赶来的阚棱、权旭等人围上了。

“殿下,宫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殿下,听说圣人要……杀,杀了太子殿下,是不是真的?”

“……”

在任瑰一众人七嘴八舌的盘问下,李元吉不得不下了马,带着一众人赶往了不远处的凉亭。

在吩咐了薛万述去招呼人过来伺候以后,在一众人充满了求知欲的目光中,李元吉缓缓开口道:“也没出什么大事,就是我大哥做了一件触怒我父亲的事情,我父亲要砍死他,然后被我和我二哥给阻止了。

但这件事还没完,回头还会有更大的风波。”

任瑰、凌敬、阚棱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李元吉。

这还不算大事啊?!

皇帝要杀储君,这可是天大的事情啊,大到没边。

“往后的形势啊,会越来越严峻,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李元吉在任瑰等人目瞪口呆的神情中,下意识的开口感慨了一句。

感慨完了以后才意识到,这个口吻似乎有点不对劲。

不过意思嘛,大差不差。

任瑰等人应该能理解。

“殿下能不能详细的跟臣等说说此事?”

任瑰在回过神以后,忍不住问。

李元吉瞥了任瑰一眼,哼哼着道:“事关禁宫秘闻,即便是我也不敢随意乱传,你确定你想知道?”

任瑰神情一凛,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连李元吉都不能随意乱传的禁宫秘闻,那就是真正的禁宫秘闻,知道的太多了,会死人的那种。

所以他心里即便是很想知道,很想向李元吉问个清楚,也不敢。

其他人听到李元吉这话,也纷纷闭上了嘴。

能逼得皇帝杀太子的禁宫秘闻,那绝对是要命的禁宫秘闻,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当即,凌敬干咳着赶忙转移话题道:“那我们随后要做什么?”

李元吉目光在任瑰、凌敬一众人身上盘桓了一圈,幽幽地道:“自然是召集你们各自的宗族,准备进入河南道,瓜分窦氏两房的利益。”

窦氏虽说有三房,但其中一房有太穆皇后的英灵庇佑,所以说什么也不能动的,所以能动的只有两房。

甚至可以说是一房。

因为窦诞所在的那一房,想必已经在窦诞的游说下,全部投了李世民了。

有李世民庇护者,随后瓜分窦氏利益的时候,就不能动了。

所以只能盯着窦轨一脉往秃里薅。

任瑰、凌敬一众人听到这话以后,又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这转折转的有点太快了,他们有点不适应。

“殿……殿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权旭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元吉瞥了权旭一眼,摇摇头道:“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了。”

在他不插手的情况下,李建成罔顾人伦的这件事,会跟历史上一样,以一个李建成脱罪的方式结束。

在这种情况下,李世民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断李建成一臂,咬死窦轨所在的窦氏一房。

虽说窦氏一族是河南道的大宗族,但还没达到五姓七望的那种地步,也没有跟其他的五姓七望缔结姻亲。

李世民的势力范围刚好在河南道边上,想要收拾窦氏的话就很容易。

只要李世民不动太穆皇后所出身的一房,动其他的,李渊即便会阻止,力度也不会太大。

所以窦轨所在的窦氏一房,在此次风波结束以后,必然会遭受到来自于李世民的各种针对,各种打击。

在这种情况下,不带上府上的人冲上去咬一口肥肉,那就是在浪费天赐良机。

有道是一鲸落,万物生。

窦轨所在的窦氏一房,就是要马上陨落的巨鲸。

任瑰、凌敬、薛万述等人背后的宗族若是能趁机上去咬一口肥肉,就能快速的壮大,就能更上一个台阶。

虽说这么做对大唐而言没有好处,只会培养出几个新的世纪大户来阻挡大唐发展的脚步。

但让任瑰、凌敬、薛万述等人背后的宗族发展起来,总比让李世民麾下的秦琼、程咬金、长孙无忌等人背后的宗族发展起来要好吧?

此消彼长之下,谁会成为大王,那还用问?

“可是……”

权旭还想说话。

李元吉却粗暴的打断了权旭的话,道:“我这是看你们两个加入的太晚,没有分润上漕运的红利,所以帮你们谋了一场富贵。

你们如果不要的话,我想,其他人应该不介意分了你们那一份。”

凌敬、阚棱等人皆流露出了一丝不怀好意的神色。

任瑰和权旭见此,一起起身拱手施礼。

“多谢殿下厚爱!”

李元吉摆摆手道:“不用谢,你们既然跟着我,那我就不能让你们把日子过的紧巴巴的。该给你们的权柄,该给你们的富贵,我一样也不会缺。

但我希望你们记住,别背叛我。

不然我能给你们多少权柄,多少富贵,就能从你们身上熬多少油,抽多少筋。”

任瑰、权旭神情一凛。

凌敬、阚棱等人也下意识的努力坐正了。

一众人一起向李元吉抱拳道:“臣等定不会辜负殿下厚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无限电玩城 特种兵痞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全武将时代 仙帝奶爸在都市 重生之赘婿神医
相邻推荐
某不知名的提瓦特剑神公路求生:我的地狱级难度系统黑雾之王MC神奇宝贝:我能获得百倍收益神奇宝贝:我成立了火箭队国王C级混血种被迫屠龙驯服腹黑大人综清穿之媳妇难当大夏文圣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