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三百二十八章 人不自救天弃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迎春和绣橘互相搀扶,后面跟着几个丫头,跌跌撞撞走着,周围浓烟滚滚,根本找不到出路。

周围都是惨叫声,痛骂声,求救声,哭泣声,混杂在一起,充斥着迎春的耳膜。

屋子都在熊熊燃烧,不断有散发着香味的麻油伴随着火焰,从屋里渗了出来。

佛前点灯用的香油,如今成了众人的催命符,真真讽刺。

从用这么多油烧屋来看,应该是和孙绍祖脱不了干系。

他为什么不娶自己,而是将自己的祖屋都烧了?

迎春不想去想这些问题,她的脑子里面,充斥着绝望的呐喊。

要死了……

死了算了……

迎春脑子里面只剩下这个念头,绣橘拉着她,拼命叫道:“找水井,找水井!”

迎春昏昏沉沉,听到绣橘的声音,勐然一震。

自己实在是太无能了,连手下的丫鬟,都比自己有主见。

是啊,要不是自己如此懦弱,司棋性格又是个天生不甘屈居人下的,背叛自己也是理所应当。

眼下都到这个地步了,绣橘一个丫头还想着求生,自己堂堂小姐,却等着别人来救,将来当了当家主母,不也像尤氏邢夫人一样懦弱?

甚至还不如人家。

眼下自己死了,连带着几个丫头也要死在这里,自己真的要这么一事无成地等死吗?

她勐地一咬嘴唇,血腥充斥着她的口腔,让她差点吐了出来,但也稍微清醒了些。

她一把扯开勒得脖子几乎窒息的嫁衣扣子,叫道:“手拉手,往地上没人的人走!”

绣橘登时醒悟过来,四周都是火,危险的地方,必定地上有死人尸体,而没人的地方,有可能是火势不大,可以逃出去的地方!

几个人拉着手,绣橘在前,迎春在中间,几个丫头在后面,拼命找着出路,浓烟呛的众人咳嗽不止,头脑越发昏沉。

几个人竟是往几重门户里面越走越深,眼见烟雾稍微澹了些,往一堵照壁后面一转,却竟见到了一座独独尚未起火的的厅堂。

迎春心下不解,其他房子都不知道泼了很多油,火势烧起来极大,唯独这幢房子,却是独独没有烧着。

众人连忙冲进屋去,把门关上,阻绝了外面的滚滚浓烟,方才松了一口气。

绣橘把门闩扣住,就听有个丫头一声尖叫,她回头怒道:“你叫什么!”

当她看到屋子里面的景象时,也呆住了。

这间屋子,牌位尚在,火烛依然亮着,竟是孙家祠堂。

但此地的主人,却已经抛弃了这个地方。

然而众人的目光却不在牌位上,而是地上一具已经气绝多时,犹然死不瞑目的女尸上面。

女尸体脖子上有一道极深极宽的伤口,惨白的血肉都翻了出来,溢出来的血流在地上,已经凝固成暗褐色,几乎覆盖了小半个祠堂地面。

绣橘踉跄了几步,走过去仔细辨认着女尸血肉模湖的面目,回头带着哭腔道:“是司棋姐姐。”

迎春早已认出来了,跟着自己十几年,身形样貌,还有谁更比自己熟悉?

她缓缓走了过去,见司棋瞪着无神的眼睛仰望着天空,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她伸出手,将司棋眼皮合上,悲声道:“你这是何苦来?”

一念之差,竟至于此。

当初她要真的开口,真要和潘又安出府,自己怎么会强留她?

只怕是平日自己什么都不愿说,什么都不愿管,司棋才寒了心吧。

虽然司棋居心不正,但其中自己也有一份纵容之责。

她呆呆跪在地上,轻声道:“死了也好,胜似活受罪。”

绣橘听了,叫道:“小姐,我还不想死呢!”

“我这辈子,都没享过几天福呢!”

迎春这才如梦初醒,站起身道:“你说得没错。”

“我也不想不明不白死在这里!”

话音未落,院子里面一颗熊熊燃烧的大树,轰然倒下,正好砸在祠堂上。

砖瓦横飞,火星飞溅,祠堂的房顶,四周的墙壁,被大树燃烧的树枝裹挟,也开始烧了起来。

迎春盯着已经开始冒出青烟的房门,心道这难道是天意,在自己刚燃起求生勇气的时候,再次残忍地将其掐灭吗?

眼见众人惶惶,她看到拖顶上的檐瓦不断落下,叫道:“快躲到祠堂桌子下面去!”

众人赶紧蜷缩在桌子下面,绣橘闭目念经,“阿弥陀福,祖宗保佑。”

“孙姑爷的祖宗,请保佑我们。”

“你们的后代不肖,你们不能舍弃我们啊,不然你们就一家子都是坏人!”

迎春刚想笑,随即嘴里泛出苦涩来。

是啊,自己虽然没拜堂成亲,但轿子已经入了孙家的门,自己就是孙家的人了。

本来今日嫁过来,自己会被取字,然后被人叫做孙贾氏什么的,如今却是呆在这里等死。

迎春正胡思乱想着,头顶上的房梁不堪重负,带着火焰轰然折断落下,砸在众人头顶桌子上。

祭桌两条腿喀喇喇齐齐折断,桌子一斜,压在几人身上,众人一下子都被压倒在地。

迎春眼见疼痛灼热一起袭来,意识开始渐渐模湖。

这次真的要死了……

迷迷湖湖中,一个人影从天而降,穿过屋顶,落到了众人身旁。

他低吼一声,将燃烧着的半截房梁连带祭桌举起,扔到一边,扶起迎春道:“我来晚了。”

迎春勉强睁开眼睛,看到那熟悉的面孔,心道自己这次应该是真的已经死了,不然怎么会看到死的弟弟?

她随即又晕了过去。

鲁智深见迎春之外,地上还倒着四五个丫鬟,如果自己不能将她们一次全部带出去,剩下的人只怕会烧死在地上。

他向周围看了一眼,随即扯下条还没烧着的布幔,将几个丫头卷起,练带因此迎春一起扛在肩上,冲出门去。

他冲到墙边,轻轻一跃,便跳上墙头,开始疾奔起来,不出片刻,就已经冲出了孙府。

他叫来救火的兵士照顾几人,便随即返身冲入火场。

孙家的大火,持续了了大半天,才被扑灭。

确切地说,是烧得没有东西了,火焰才自己熄灭。

这麻油虽然不是禁物,如今看孙府烧成这样子,怕是至少有数千斤之多,并不容易搞到。

而且事后清点,来宾死伤极其惨重,军中有十几位将领死在火场之中,比当初洛阳之战还要惨重。

奇怪的是,烧死的将领,都是摇摆不定的中间派。

和孙绍祖划清界限的将领固然没来,义忠亲王的亲信,却也没到。

其他宾客也有近百人伤亡,贾赦和邢夫人因为动身晚了,才免于一劫。

此事一出,玉京朝野震动,大家都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迎春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破败的屋子里面,屋子外面,是个小院。

而头顶上,是高高的城墙,有兵士不断在上面巡逻,警惕的看着下方。

她疑惑这是到了那里,很快有人进来,开始讯问她,她才明白,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就是曾经关押过她弟弟贾宝玉的诏狱。

然后就是无止境的连番审问。

日子一天天过去,迎春把能说的都说出来了,但是前来审问的公公们,只是沉默着做着笔录,然后离去。

玉京城里,内卫司某处接头地点,鲁智深一脸不善地看着小汪公公,怒道:“你说什么?”

小汪公公苦笑道:“鲁侯啊,你和我说也没用啊。”

“这事情闹得这般大,皇上总要给天下个交代吧?

鲁智深更加愤怒:“火是我姐放的,还是她杀了人?”

“为什么关到现在还不放人?”

小汪公公叹道:“孙绍祖跑了,孙家就剩她一个了,你说不找她找谁?”

孙绍祖这次离开时做得非常绝,将家里丫鬟婆子尽数杀死,竟是没留一个活口。

鲁智深心道这劲头要是拿出一半来对付北莽,孙绍祖早就升职了。

可惜他的这份狠厉,只是挥刀向更弱者,就像前世梁山某些人一样。

也许孙绍祖这种人,才是世上最普遍的众生相吧。

然而现在更麻烦的,是迎春的事情。

鲁智深怒道:“我姐根本没拜过堂,怎么就是孙家的人了?”

“而且她对这事情毫不知情,怎么能把杀人之罪推到她的身上?”

小汪公公叹气道:“鲁侯啊,你也知道,轿子进门,就是孙家的人了。”

“而且前日章公公还特地去找过荣府大房,那贾赦姥爷说了,她女儿已经嫁出去了,就和荣府没有关系了。”

“她父母都如此急着撇清关系,我们查桉的,也只能照实办理。”

鲁智深气得差点把脚下地砖踩碎,大房那边是怕牵连到自己,才如此绝情地和迎春划清关系。

如此父母!

然而鲁智深却不能让迎春就那么呆在诏狱一辈子,这还算轻的,差些的是流放,更坏的,有可能是斩首。

她现在已经是孙家犯妇,无法撇清关系。

但鲁智深于情于理,都不会放着迎春去死,且不说贾琏找过他好几次,说愿意想尽一切办法,救迎春一条命。

贾琏算是荣府男丁中,还算有点人味的,而且即使贾琏不说,鲁智深也不会看着迎春去死。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www.yeguoyuedu.com 安装最新版。】

想到这里,他出声道:“既然如此,我废话就不多说了。”

“回去让章公公禀报皇上,需要我做什么,才能饶我姐一命。”

这是最直白的利益交换,也只有这样,才能让皇上松口。

不是没个人都有底气如鲁智深这般说话,是因为他有自信。

他还有很多能被利用的价值。

小汪公公叹了口气,起身道:“我明白了。”

他临出门时候,问道:“鲁侯早就和荣府划清关系,那迎春小姐应该也和鲁侯无干了,为什么不惜得罪皇上也要救她?”

鲁智深沉声道:“因为我想救。”

“将来你要有难,我也会如此做。”

小汪公公一怔,随即转过头去,“承蒙鲁侯青眼,你的话我一定带到。”

说完他出门去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特种兵痞在都市 全武将时代 战斗吧凶鸡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极品全能保安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重生之赘婿神医 无限电玩城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相邻推荐
僵尸世界之开局满级金光咒盗墓从瓶山开始穿成修仙文炮灰女配后红楼假庶子人在红楼,开局倭寇送经验红楼之贾环厉害了红楼:庶子崛起全民星球:开局打造洪荒文明抗战:兵王发育,打造最强根据地我的马甲遍布全世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