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三九章 道纹金身,第二个护道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余子清可不知道沉沦神祇玩的这手操作,他现在还在琢磨,怎么安排新出来的排队一号和二号。

按照之前安排车轮、火柴人、花神的经验,将他们套入到时节或者节日里,是最合适的。

这样,过节的时候顺便让这些家伙过个年,但是正常情况下,他们却不会占据主动。

这样长期下来,互惠互利,在基础的文化认知层面,他们其实是有依附的性质。

那以后只要基础文化传承的根不断,那大局就不会有改变。

反正整体大局肯定是不会再变成上古之前的样子了。

至于跟过节、闹腾、开席这些关键词有关的东西,余子清想要找,连家门都不用出。

锦岚山这些家伙,还有那些爱跟着凑热闹的饿鬼,绝对就是这世上最擅长这些东西的人。

如今有了阮人王在,有余子清主动让他们闹腾,可算是放飞自我了。

锦岚山一年到头,每天都能给找出来个节日。

这些家伙甚至为了不让每天都过节,听起来太过离谱,还给分了种类。

大节日平均下来月一个,小节日每月有几个,剩下最多的,就是传统习俗。

再最后,实在是硬凑,硬要天天过节不太好,就找事情才凑。

比如今天新的锦岚孤发芽了。

明天老羊给传回来的,养锦岚孤用的惊蕈术,村子里终于有人成功入门了,那必须庆祝。

最后连阮人王本身,都给算进去。

最重要的,这些家伙,今年过的节,和去年过的节,重复的部分,顶多只有三分之一。

这给了余子清足够的灵感库,余子清便任由他们闹腾。

还有一个原因,不给人找点事做,发泄发**力,早晚要出矛盾。

现在多好,相互之间有什么矛盾了,现场干一架,只要打不死,问题都不大,打完了该干嘛就干嘛。

说不定干架之后,谁实力提升了,都能转头勾肩搭背的再庆祝一下。

余子清想要找灵感,就在锦岚山没错了。

完事了,再去大兑,结合实际情况,看到合适的往里面套就行了。

前期探索和程序都有了,剩下的不是很难。

余子清这边忙活着了几个月之后,又去了一趟大兑,开始安排工作。

另一边,大震,横断山脉西侧。

经过锁定卫氏初祖的踪迹,还有几次交锋,现在已经进行到下一步了。

一堆院首亲自出马,谁也不愿意落后,他们都想拿到第一手的情报。

比如,现在就根据余子清给的情报,加上卫氏给的情报,整出来了一种防护法宝,专门用来针对卫氏初祖。

法宝已经被工具人强者亲自试验过,对卫氏初祖能力的引导性极高。

上一次,要不是卫氏初祖有一丝不死不灭的特性在身,他已经被活活打死了,连逃都逃不掉。

如今,离火院和琅琊院,都给予了技术支持,离火院找到了一些可能会有用的资料。

而琅琊院,更是在皇室的书库里,找到一本落灰的游记典籍,经过考证,是数千年前到一万多年前的一位强者留下的。

典籍里的记载,让这些院首很是重视。

所以这一次才会亲自出马,要亲自来观察。

老羊混在人群里,大家都很谨慎,没有贸然进入极寒禁地。

而是越过横断山脉之后,不断的搜集各种信息,顺着极寒禁地的边,一边走一边做研究做记录。

老羊不算主力队员,他也很低调,几乎很少在他不擅长的东西上发表什么意见。

他的学识,在横向广度上,实在是太宽了。

他自己能利用这一点,来做反向排除法,其他人自然也能。

他不想暴露太多他忘记的东西,而后面重新去掌握,需要耗费不少时间,还没有追上进度,距离补回来忘记的那些,还差的很远。

距离当年大日凌空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近,老羊反而越来越平静了。

当距离灾难发生之地,还有数千里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一些变化。

有院首推测出来,那极厚的冰层之下,出现了巨大的空洞,可能就跟当年的大日凌空有关。

然后,就有人顺势接话,说这里距离记载之中的灾难发生地很近了。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些院首哪个是能忍得住好奇心的人?

那件事时至今日,都还没个详细的结论,只是因为太远了,又有大禁地,没有绝对的必要很难来这里,这才没多少强者来反复探查而已。

现在来了,自然顺手研究一下。

因为已经有人将这里的一切变化,都跟极寒禁地联系在一起,卫氏初祖也跟极寒禁地有直接关系。

当再次越过一片绵延的山脉,入目便是一片巨大而平整的冰原。

“这里的山脉和冰峰雪山,都曾经遭遇过巨大的冲击。”

“不错,看起来像是烈阳之气,以最为激烈的方式爆发了。”

“按照极寒禁地的特点,那些烈阳之气,没有丝毫残留,想来都是被吸收了。”

越过山脉,院首们便立刻开始了讨论。

随着前进,很快有人发现了,地势在不断的下沉,挖开厚厚的玄冰层之后,还在下面发现了一些生灵的残骸痕迹。

“这里的山石,曾经必定是长期在水中,还有这里冲击造成的山峦,都是痕迹……”

一个月之后,天寒地冻,一望无际,尽是雪白的世界里,众人站在冰原上,目之所及,已经一个月没有什么变化了。

几个院首还在争论。

“按照我的推演,此地绝对就是当初大日凌空爆发的中心点。”一位离火院的院首,周身飘着八种罗盘,指了指脚下,言之凿凿,很是自信。

“你半个月前,七天前,都是这么说的。”

“研究哪能不出错的?都得根据实际情况,不断的调整纠正。

这鬼地方,相似度极高,环境这般恶劣,变化也极快,又受到极寒禁地影响。

反正这次我很有把握,至少有八成把握了。”

离火院的这位院首,还想争辩一下,最后也懒得说了。

因为他其实也没有太大把握。

这鬼地方变化实在太频繁了,要是到了极寒禁地,受极寒流影响,那变化更快。

便是卫氏这种祖祖辈辈都在这边探险的家族,也只是探索出一些相对安全的路径而已,不可能完全了解。

众人讨论了一会儿,看了看周围一成不变的环境,实在是看不出来,这里哪里像大日凌空爆发的中心点。

老羊一直不说话,他其实也看不出来。

自从靠近这里之后,他就感觉到,自己对这里一点熟悉都没有。

他遗失的可不仅仅只是学识,还有别的记忆。

他当初将有关这里的所有记忆,都抛弃掉了,才绕过了缄言神咒。

跟着院首的人,立刻开挖。

冰层极厚,早就冻结化作玄冰,硬度极高,堪比玄铁。

以特殊配置的药剂,加上特殊的挖掘法宝,挖掘进度倒是也不慢。

花费了数天时间,向下挖掘了上千丈之后,终于,看到了因为巨大冲击造成的痕迹。

而冲击的痕迹,跟一个多月前的明显不一样,更像是自上而下的巨大冲击造成的。

他们不断的调整挖掘方向,又花费了几天时间,终于挖出来东西了。

选冰层上,一个直通地底的大洞里,有几位院首跟着下来了。

蜍叶也在里面。

他们挖掘到一具金身骸骨。

那骸骨被冰封在玄冰之中,昂首挺胸而立,双手举过头顶。

“道纹金身,骸骨不朽,这人是个九阶体修,生前的实力应该很强。”

“不错,这里肯定就是当初大日凌空冲击的最中心点,看这里残留的纹路。”

“真是可怕啊,神韵崩散,竟然还能残留下没有神韵的道纹。”

“所以,这位体修当年在这里?还是一百多年前的时候,他的骸骨已经在这里的?”

“不清楚,可能是已经在了吧,天下体修强者,数量极少,没听说过谁陨落了。”

蜍叶站在那里,一言不发,眼皮微微耷拉下来一点,强忍着内心掀起的波澜。

这个人,他知道。

这是老羊当年的护道人之一。

知道这位的人只是极少数,蜍叶都是因为一次意外才知道的。

那时他跟老羊一起出门,那时候他们都还未入道,实力很差,遇到了意外情况,就是这位忽然现身,救下他们俩的。

知道对方是体修,也是因为对方以肉身硬扛着洞天崩塌,将他俩救出来的。

他不知道这位体修,为什么愿意做老羊的护道人,老羊也没说过。

此刻,蜍叶压下心头剧烈波动的心绪,悄悄瞥了一眼老羊。

老羊跟其他人一样,因为他已经连他曾经的护道人都不记得了。

蜍叶心里明白,当年这里肯定是出了大事。

这位护道人,是留下断后的,最终死在了这里。

而老羊另外一个护道人,也陨落了,这个老羊倒是记得,蜍叶听老羊说过。

至于其他,就没了,很多关键的东西都忘记了。

可是老羊却还是本能的察觉到危险,最终能活下来,一方面是老羊以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方式,借邪道之手,受造畜之法,化作一头羊。

另一方面,真就是纯粹是靠运气。

因为但凡追杀之人,再加把劲,宁杀错不放过,老羊就无了。

甚至于,老羊自己都疑惑,为什么后面没什么大动静了。

此刻,老羊跟其他院首一样,都在研究这具被冰封的骸骨。

他不记得的太多,只能借其他院首的力量和学识。

一堆院首凑在一起,互补之后,远超他的预期。

这些院首,只是花费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找到了大日凌空爆发的中心点。

中间也只是错了两次方向,第三次,就找到了大致位置,再经过不断的调整,便精确的找到了这具骸骨。

老羊不记得这个人,但是哪怕从无到有的推断,他也能推测出一些东西了。

这个人跟他有直接关系,肯定是大日凌空的时候,死在这里的。

他现在对体修的了解,早就今非昔比,只是看了几眼,察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他便能看出来,这个人最终只剩下一具骸骨,是因为生前压榨的超过了极限,一身血肉在还未死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

而其骸骨,早已经化作了道纹金身,难以磨灭。

可此刻,也仅仅只剩下骸骨了。

骸骨上的神威,也早已经在临死之前被磨灭的干净。

甚至说直白点,此刻的骸骨已经化作了最普通的顶尖材料。

这个人天赋一定特别的好,是天生的体修,一定是体修之道上有望十阶的天才。

这个人一定不是来杀他的,这种顶尖体修强者,要杀当年的他,他不可能活着。

他的护道人,挡不住的。

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这个人是来帮他的,却死在了这里。

老羊心中涌出一丝哀恸,不明所以,不知为何。

那一丝哀恸,难以抑制的侵蚀,让他的心绪不由自主的随之波动。

他后退了几步,退出了研究。

他看了一眼蜍叶,什么都没说,蜍叶只是看到老羊眼底藏不住的哀恸便懂了。

“还是先将这位强者的遗骸带走吧,以后再说。”

琅琊院的几个院首,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说,就默认了蜍叶做这件事。

离火院的院首,还有人一时没反应过来,被人悄悄传音,才明白过来,立刻也不出言说什么了。

蜍叶的老友,当年陨落在荒原的大日凌空,那位修道者天才,就这么陨落了,实在是可惜。

蜍叶当年还亲自来这边探查过,可惜,蜍叶来的时候,什么有价值的线索都找不到。

这次,他们这么多人通力合作,还有强者护持,一路一点一点的研究,一点一点的收集信息,也错了好几次,才找到中心点。

这具骸骨,自然可能跟当年的事情,有很大关系。

切割下玄冰之后,蜍叶将被冰封的骸骨收起。

研究还在继续,找到了中心点,这里残留的各种痕迹也不少,哪怕没威能残留了,也依然能找到不少东西。

接下来几天,大家就走不了了,暂时驻扎在这里。

在那极厚的冰层之中,搭建的临时落脚点里,蜍叶看着老羊走来,便知道,老羊都有点沉不住气了。

他暗叹一声,挥手布置好一个密室禁制,开门见山的道。

“那是你的护道人之一。”

“我还有另外一个护道人么?”

老羊此话一出,眼中的悲痛便再也压制不住了,整个人都陷入到巨大的悲痛之中。

他对这个人的一切,都不记得了,可是心中涌现出的悲痛,却如山崩海啸,来的更加勐烈。

“你有两个护道人,这位只是没在人前露面而已。”

蜍叶看老羊不记得了,也依然难以自控的样子,还有点话没敢说。

当年他第一次见到这位强者的时候,就觉得那关系,好像不太像是一般的护道人,真是豁出命了也要护住老羊。

说真的,当年要不是那次意外的时候,老羊死死的抓住他,那护道人会不会搏命把他也一起救了,还真不一定。

因为那护道人还是个女的……

能让一个女的护道人,还是个顶尖强者,默默的守护着,还不在人前露面,作为底牌。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www.yeguoyuedu.com 安卓苹果均可。】

就老羊以前那恨不得一年到头都把脑袋钻进书里的鬼样子,蜍叶真想不到还有什么别的可能,凭什么。

说不好听的,另外那个护道人陨落,老羊可没这么大反应,一副情绪失控的样子。

“我推测,你能活下来,就是因为你这位护道人,平日里不露面,很少有人知道的原因。

要对付你的人,自然是要尽十二分力,不会低估你。”

老羊眼中含泪,内心悲痛不已,他点了点头,没说话。

蜍叶暗叹一声,继续道。

“你尽量控制一下自己,出了这个门,就不要让任何人看出来。

这次能进行的挺顺利,那是这次几乎集结了平日不可能集结到的力量。

大家都对这里的变化很感兴趣,一定会得到更多的信息的。

你就老老实实的配合吧,不要往主力里凑。

我怕你控制不住自己。”

“好,我明白。”老羊点了点头。

蜍叶把老羊留在密室里,他则出去继续亲自搜寻痕迹和线索。

老羊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良久之后,他闭上眼睛,进入了七楼戒指里,难得主动召唤一次余子清。

片刻之后,余子清晃晃悠悠的走上来。

“哟,您老难得召唤一次我。”

老羊的声音有些颤抖,带着一丝哽咽。

“我们追查到大日凌空的最中心位置了,找到了一具骸骨。

我只是看到骸骨,就知道,那肯定是一位女修。

她是我另外一个护道人。

而我不记得有关她的一切了,非常彻底。

蜍叶没说,我也自己有猜测了。

因为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还有,能遗忘的如此彻底,只可能是有一次缄言神咒,只针对我这个护道人。

但是我觉得不是,我觉得可能是其他的东西,才能让我遗忘的如此彻底。

她一定对我很重要。

而蜍叶说,她几乎没有在外人面前露面过,极少人知道。”

老羊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余子清都沉默了。

停顿了片刻之后,老羊的情绪似乎好点了。

“我怕我控制不住情绪,我必须要找个人说一下。”

余子清不知道说什么了。

突破性的进展出现了,有那堆院首在,想要继续追查到更多,是必然的事情。

要是正常情况,余子清还可能会揶揄老羊一句那是不是我师娘啊。

可现在……

“你不要冲在前面了,我觉得你现在已经不能冷静的做研究了。

至于其他,只需要追查事实,研究现有的东西即可。

你要是实在忍不住了,就赶紧把那个卫氏初祖宰了,发泄一下火气吧。

无论查到什么,你都要忍住了。

要算计人,要杀人这种粗糙的活,不适合你。

交给我就行了。”

俩人就这么坐在这里,良久都不说话。

老羊无声的抽噎,悲痛的难以自已,因为找不到根,脑海中没有印象,反而更难以宣泄。

余子清沉默着,暗暗琢磨。

必须加快了,既然最直接的,跟青萍有关,那么,先找到青萍,想办法抓住他,审问他。

这个难度有点高,那就只能引诱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无限电玩城 仙帝奶爸在都市 全武将时代 我真不想努力了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重生之赘婿神医
相邻推荐
弱水三千镇魂街之最强主宰特种兵之二次入伍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穷鬼的上下两千年唐人的餐桌修仙的我带领家族崛起这个外援强到离谱大秦:我替陛下开了挂大秦老祖:开局让始皇攻略三国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