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石田雨龙从不会沾桃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银架城,二层。

邦比爱塔的卧室内,星十字女团的茶会照常举行。

邦比爱塔吹了吹冒着热气的红茶,一脸认真向三人宣布道:“我要告诉你们一件事,我要正式展开对石田雨龙的追求。”

“噗咳咳。”

嘉蒂丝刚喝进口中的红茶一口全喷出去,落在白色餐桌,一些甚至喷到地上,浅绿色的眼眸瞪大道:“你没开玩笑吗?”

邦比爱塔点头道:“嗯,他的身份是陛下的继承者,无形帝国的次任皇帝,长得那么帅,性格温柔体贴,怎么想都是宝藏男孩。”

“碧池,人醒着就不要说梦话,就你往日的行为,还想要追人家?”

莉托托一边发挥出自己的毒舌,一边吃着棒棒糖。

她的嘴巴能够拉伸,类似于橡胶那样,可以保证她在吃零食的时候不耽搁说话。

“呜呜,”邦比爱塔一听,身子扑在桌面,发出抽泣的声音,“讨厌啦,人家也不想那样。”

“莉托托,你就少说一句。”

嘉蒂丝先是训斥某个毒舌的少女,又安慰她道:“没关系,你想要追的话,就努力追他。”

“真的吗?小嘉蒂,你会无条件支持我吗?”

邦比爱塔悄悄移到她的身边,双手抓住她的右臂,头还是低着,没有选择抬起来,声音哽咽。

“嗯。”嘉蒂丝点头。

邦比爱塔的哭声顿止,抬起头道:“是嘛,那我就放心了,小嘉蒂要是参与竞争的话,我会很头疼。”

“毕竟嘉蒂丝这种心思单纯的人,更容易获得石田雨龙的好感。”

莉托托接上一句大实话。

邦比爱塔站起身,手撩起自己的长发,信心满满道:“莉托托,我说你真是太天真了。

所谓单纯的心思,稍微用点心都可以伪装出来,尤其是我这种美女,掉几滴眼泪,摆出悔过的表情,雨龙就会原谅我过往的所作所为。”

莉托托毫不留情道:“你那碧池的身体总不能伪装。”

“你说话真失礼啊,我一年才没杀几个人,还是水灵灵的风水宝地。”

邦比爱塔反驳一句,又得意洋洋道:“只需要找借口是战斗的时候,不小心打爆那层膜,相信他不会怀疑,那我就是原装的纯洁少女啦~

再见,我要陪达令一起吃晚餐~”

“呃,想吐。”莉托托手捂着肚子,摆出被恶心到的表情。

即便是相处多年,她对于邦比爱塔这种碧池的行为和旁若无人的言语,真心感到不适应。

这个女团能存在,一定程度是有嘉蒂丝这个大家共同能欺负的笨蛋,也有大家能共同鄙视的碧池,邦比爱塔的缘故。

“嘉蒂丝,你真的要把石田雨龙让给这种心机深沉的碧池吗?”

“诶,但我和那家伙并不熟啊!”

嘉蒂丝一脸懵。

莉托托满脸无语道:“不熟你时不时帮他训练干什么?”

嘉蒂丝手挠了挠草绿色的长发道:“是他拜托我帮忙。”

一直沉默的吉赛尔总算是缓过神,摊开手道:“谁让小嘉蒂心善,从不会拒绝别人的要求。”

“啰嗦!谁心善啦!我只是刚好觉得无聊!”

嘉蒂丝立刻炸毛,她坚决不允许任何人说自己温柔、善良。

她可是很凶残的人!

莉托托啧了一下,嘴巴拉长,将盘子里的食物通通扫入口中,包括对面邦比爱塔的那些蛋糕,“唔,和我无关,我要去找葛雷密,你们慢慢吃吧。”

哔嘀阁

“葛雷密?那家伙什么时候被放出来?”

嘉蒂丝满脸惊讶之色,没记错的话,因危险性太高,陛下一直将葛雷密关押在任何人都无法见到的牢房里面。

莉托托语气有几分轻松道:“都放出来两天了,以前是陛下在沉睡,才会将葛雷密关起来。”

吉赛尔随口道:“那个怪物要是一直被关下去,我觉得更好。”

“吉吉,闭上你的臭嘴。”

莉托托反驳一句,没留在这里争辩,大步迈出卧室外。

吉赛尔也站起来道:“我该去找别人了。”

嘉蒂丝一脸震惊道:“诶,你也交到男朋友吗?”

“……算是吧,最后只剩下小嘉蒂一个人在这里,你会寂寞吗?”

“哈,你说什么胡话,我才不会寂寞!”

嘉蒂丝暴躁地回一句。

吉赛尔笑了笑,迈出卧室外,手关上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覆盖上一层阴霾。

小邦比……那是他喜欢的女人。

为接近小邦比,他甚至不惜女装,扮成女人混入这个团体,就是想要能在未来的某一天。

利用自己的能力,将小邦比变成僵尸,永远听他的话,属于他一个人。

吉赛尔不介意小邦比之前有过的那些男人,都是无关紧要的小角色,还被杀掉。

石田雨龙不一样。

他绝对不会让小邦比和对方结合,为此,只有委屈一下小嘉蒂。

必须让她觉得寂寞,开始寻求友情之外的心里寄托。

而那个寄托,星十字骑士团里面,没有比石田雨龙更合适的人。

毕竟星十字骑士团是一个很残酷的组织,很少会有同伴意识,往往都是我行我素的孤狼行为。

在这些人之中,石田雨龙具备的品德,确实很有吸引力。

吉赛尔使用飞镰脚从这里离开。

屋内。

嘉蒂丝看着桌上没喝完的红茶,没吃完的零食以及空荡荡的周围。

她嘴上不承认,心里还是涌上一股寂寞。

米妮娜死了。

陛下苏醒,所有人都朝着未来走,似乎就是她一个人留在原地。

搞不清前进的方向。

她呆坐在那里,手端起红茶,一口气给喝干净,再大口将那些剩下的蛋糕和零食往嘴里塞,“不吃拉倒,我自己吃个饱,什么嘛,一群见色忘友的家伙。”

嘉蒂丝愤愤吐槽她们的行为,“咳咳。”

呛到了,又端起红茶,嘴对着壶口咕噜噜灌下去。

“呼。”她重重吐出一口气,站起身,将桌上的茶杯收拾干净,打扫下地面碎屑。

安静始终在身边缠绕。

她烦躁地离开房门,用力砰的关上,廊道外面寂静。

接下来该去哪里?

回去睡觉?太早了。

训练备战?这么短的时间,也不可能有什么突破,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心力交瘁的地步,不利于即将发生的大战。

找人玩的选择也被剔除在外面。

因为嘉蒂丝突然发现,没有米妮娜、没有莉托托、没有邦比爱塔、没有吉赛尔,自己找不到另一个朋友能够玩。

“切。”她重重跺脚,决定还是去看一看风景,找个安静的地方,欣赏外面月色。

嘉蒂丝大摇大摆往前走,一直走,走到一处月光从窗外照耀的地方。

长椅摆在墙边。

有人坐在那里静静吃着一份便当。

她脚步微顿,想了想,还是往前走道:“石田,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石田雨龙咽下口中饭,禁欲系的帅气脸庞浮现出些许无奈道:“这里清静,免得又让邦比爱塔那个女人在那里趾高气昂说一大堆话。”

“我都不是她的部下,还在那里任性发布命令,让我帮忙洗衣服,挑衣服,她想穿什么是她的事情,管我什么!”

提到那个女人,石田雨龙是真心烦,自大傲慢、从不讲道理。

要不是他脾气好,换做是一护那家伙的话,大概都不会惯着,非一脚踹上去不可。

“……”嘉蒂丝对于邦比爱塔的任性,同样是感同身受。

明明不是队长的料,却总是以队长自居,活泼的劲头用于对他人的任性和残忍,着实是让人头疼。

不过,在这个时候,她还是要替闺蜜说句好话撑场面,“其实她也有好的地方,比如说……”

石田雨龙盯着,等待能吐出什么优点。

嘉蒂丝翻遍所有记忆,结结巴巴道:“漂亮,对,她很漂亮,身材也好。”

“那种根本不能说是优点。”

石田雨龙摇头,他不是在意相貌的人,“一个女人的好坏,不是看相貌,是看内心。

你的性格就不错。”

“诶?!”嘉蒂丝满脸震惊之色,想到莉托托的话,以及对邦比爱塔的保证,连忙挥手否决道:“才不是啊,我这种凶巴巴的性格,怎么可能和好搭上关系。

认识的人都说我脾气暴躁,不好惹!”

“我以前看人也是从言语去看,后面被妈妈说过,才明白看一个人,不光是要听对方说什么,更重要的是做什么。”

石田雨龙眼眸流露出一丝回忆,他记得,小时候被空鹤大姐头揍哭的时候,没少向妈妈抱怨,希望妈妈能出面制止。

当时,妈妈说的话,让他记忆深刻。

“你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很像,她同样暴躁,容易生气,动不动就挥舞拳头。”

嘉蒂丝听到这里,有些好奇道:“她是你什么人?”

“噩梦。”

石田雨龙一脸黑线,虽然空鹤大姐头有时候是为他着想,具备女人的温柔。

但绝大部分时间,那位都是随着自己的心情挥舞拳头。

他、一护、岩鹫哥,整个村子里的人,无不在那位的铁拳之下瑟瑟发抖。

嘉蒂丝有些怒了,“那真是抱歉,让你想起那位噩梦。”

“哈哈,你又不是她,嘉蒂丝的话,我觉得很温柔。”

石田雨龙脸上露出一抹笑容,丝毫不知道,这个笑容对于女孩子的杀伤力多大,又自顾自低头,开始解决便当。

他还要练习静血装和动血装,开发出圣文字的能力,不能耽搁太久。

嘉蒂丝手捂着胸口,不清楚为什么心跳的那么快,等等,背后一股恶寒。

她急忙转过身,看见在很远的路口,有个人半露出一张脸,左眼正在凝视这里,身上散发出不详而深沉的灵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重生之赘婿神医 全武将时代 战斗吧凶鸡 特种兵痞在都市 仙帝奶爸在都市 极品全能保安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无限电玩城 我真不想努力了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相邻推荐
地下城的开挂玩家我在末世搬金砖穿越诸天的彩票店从搬砖开始我成为全球首富死神里的炼金术师死神:我用DNF分身做幕后大佬家财万亿,被绝色女儿曝光了!变身美女漫画家自废白眼,开局觉醒重力果实开局觉醒雷神圣体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