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调查启动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卡伦,你是认真的?”

“不然呢?”

“你这也太不够朋友了吧?”

“一个是朋友,一个是上司,而上司代表着神教更高层的意志,所以在朋友和对神教的忠诚之间,我选择忠诚。”

马瓦略被噎住了,一时间他竟无法反驳,他不能对政治正确有任何的负面评价,因为他本身就是政治正确。

卡伦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奥菲莉亚去取东西还需要时间,再加上,他对马瓦略的未婚妻,很感兴趣。

因为这涉及到苏斯离开后,本大区秩序之鞭的权力布局。

“对了,你的未婚妻叫什么名字?”

“加斯波尔。”

卡伦忽然感到有些荒谬:“审判长?”

身穿严肃的黑色神袍,端坐在审判席上,挥动着皮鞭:肃静!

大12岁……

马瓦略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可能也就比自己大个两三岁的样子。

所以,加斯波尔审判长的年纪在马瓦略基础上加个12岁,也不算特别大,三十出头的样子。

可那个装扮,那个职位,能够让人忽略其年纪,直接产生“标签”,就像是很多学校里的女教导主任。

卡伦都需要仔细回忆一下,才能大概在自己脑海中浮现出加斯波尔审判长的细节模样。

“她是你的未婚妻?”

“我不是回答过你了么?”

“如果她调任本大区区长的话,我就会有些头疼了。”

“什么意思?”马瓦略似笑非笑地问道。

对此,卡伦没有打算对马瓦略隐瞒,因为马瓦略这位神子大人有些特殊,他渴望朋友,渴望被当作朋友一样平等对待,你越是对他“很随意”,他就越是觉得舒服,甚至觉得感动,简而言之,就是有点……贱。

“我原本想着等现任区长升职离开后,我能够实际掌握本大区秩序之鞭,现在因为你,好像要发生意外了。”

对卡伦的坦诚,马瓦略很受用;

为此,他不禁主动帮卡伦分析道:

“她是一个掌控欲很强的女人,她不会容许自己成为一个摆在台面上的傀儡的,所以,她肯定会和你进行竞争。”

“我能感受出来,所以目前来看,只有一个方法了。”

“什么方法?”

“你去和她谈恋爱吧,好好培养感情,我想,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在坠入爱河享受甜蜜时,应该都无暇分心去管工作上的事情。”

“这是对朋友做的事么?”

“朋友不就是在此时用的么?再说了,又不是让你去冒险做其他事,只是劝说你去履行神教、家庭以及个人应尽的义务和承担起相关的责任。”

“你为什么不代替我去?”

听到这话,卡伦面露严肃道:“我觉得,我不应该接这句话,也请你收回这句话。”

“抱歉,我对你不尊重了。”马瓦略认错很快。

“不,是对她不尊重。”

马瓦略舔了舔嘴唇,无声地点了点头。

卡伦站起身:“我不是想要教育你,因为我没有这个资格,但如果你真的没有勇气去对上面的安排说‘不’的话,至少你应该做到在对她和对外人时,相对应的礼貌合适。

你很反感她成为你未婚妻的同时……有没有一种可能,人家可能也瞧不上你。”

听到这番指责,马瓦略的神情开始有了些轻微的变化,他的眼皮和嘴唇在微颤。

这些微表情,是难堪和生气的表现,在克制发火。

他是神子,绝对清贵的地位,整个神教,除了大祭祀之外,其他人,包括神殿长老,都需要尊称他一声“大人”。

从和他相处的第一时间,卡伦就很明白一个道理,他总是埋怨因为神子的身份被家人疏离且没有朋友,可他,是绝对不可能去主动放弃这个身份的。

马瓦略抬头,看向卡伦,在这一刻,他短暂失去了表情管理,目光中流转出一抹愠怒。

你说了不是在教育我,但你还是在教育我,而你一个神官,一个信徒,又有什么资格来教育我这位伟大存在的意志继承者!

卡伦没有道歉,而是用很平静的目光与他对视。

尼奥就曾调侃过卡伦当初和来昂他们那帮公子哥的交往,指出过一个关键点,那些公子哥之所以愿意和你相处,是因为他们觉得你和那些巴结讨好的人不一样,可本质上,还是因为你本身也是一个“公子哥”。

就像是现在,

当马瓦略控制不住自己体内那尊意识的抬头时,

卡伦能平静回应的底气,还是在于他灵魂空间内所矗立的那尊伟岸存在。

你们可以得到秩序神教历史上那些“分支神”的传承,可以读取到他们的部分记忆,很神圣很伟大么?

我,甚至可以读取到秩序之神的记忆。

毫不夸张地说,所有秩序神教的“神子”,在卡伦面前,都不具备让卡伦人格屈服的能力,因为卡伦的神格,比他们高。

伤感情的爆发和回击并未出现,马瓦略眨了眨眼,点了点头,道:“你教训得很对,她是那么有能力的一个人,嫁给我一个神子,她可能会比我更觉得委屈,我不应该在思想上不尊重她。”

马瓦略站起身,走到卡伦身边,用手捶了两下卡伦的肩膀。

“我爷爷说过,真正的朋友,是愿意指出你错误的那种,因为对于大部分人来说,看着一个人在错误的轨道上一路滑向深渊,是一件很快乐的事。”

卡伦很实诚地回答:“我和加斯波尔审判长接触过,我对她印象很好,也很尊重她。”

这是一种出于对长辈上司的维护……好吧,虽然现在用“长辈”这个词有些不合适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马瓦略叹了口气,“所以,需要我帮你做什么呢,如果她真的成了这里的区长?比如,我帮你们联系一下,一起吃个饭,交流一下工作安排?”

卡伦回应道:“我觉得,可能我和她之间,比你和她之间,还要熟悉一点。”

“不用‘可能’,应该就是,我只看过她一面,在一场宴会上,我们都穿着神袍,再之后,我对她的了解,都是通过我搜集来的一些资料。”

卡伦说道:“那等她真的来了后,我帮你联系一下,一起吃个饭,你们交流一下了解吧。”

马瓦略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哈哈哈哈!

!”

从办公室出来,卡伦先去了楼上苏斯办公室,阿尔弗雷德也在里面,正在和苏斯交流着人事变动。

卡伦进来后,苏斯故作生气地说道:“真的,连人事变动你都让你手下秘书长来和我交涉,做你的上司,真的挺没意思的。”

“很抱歉,区长,您也应该能看出来,我并不精通这些事务,而且,有些时候我和你的感觉是一样的。”卡伦指了指站在边上的阿尔弗雷德,“有些时候,我也觉得做他的上司,也挺没意思的。”

“呵呵呵!”

苏斯笑了起来,问道:“有事?”

“我听到一个风声,下一任区长很可能是加斯波尔审判长。”

“是她?”苏斯皱眉,“如果是她的话,那你接下来就可能不会那么舒服了,她的个人能力很强,我不如她的,而且她还是一个工作狂人。最重要的是,她背后的势力……”

“势力?”

“我们的执鞭人曾担任过教会大学的副校长,直属掌握一个系,以那里为发起点,拉起过一批骨干成员,现如今不少都是我们本系统内的上司。这个传统也一直保存着,不属于家族和地方派系势力,一般被称为学院派。

加斯波尔就是这个派系里的,在我们系统里,他们有着很大的影响力。

你没机会加入这个派系了,除非你去学校进修,但你现在毕竟是部长了,而且你的年龄……哇……”

苏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很年轻啊,完全可以去学校进修一段时间!”

“我可能,没有时间去重新上学……”

拉斯玛在明克街摩拳擦掌着呢,自己现在跑去上学?

“挂职进修嘛,每个月抽空去丁格大区的教会大学两天,混一个文凭,挺简单的,就是最后考试难一点,但对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问题。

不过你得多参加参加那里的活动,据说是有个固定社团,只有进入那个社团才有资格成为他们认可的自己人。”

“区长,您为什么要和我说得这么详细?”

“因为如果真的是加斯波尔下来接我的这个位置,我相信你和她在竞争之余,是能够相处得挺愉快的,说不定一边在总部里为了争夺办公室权力脑浆都打出来了,一边人家还会主动帮你安排进修以及写推荐信给你。

你有这样的能力,我相信你,卡伦。”

“感谢您的夸奖。”

“不,不是夸奖,我觉得这件事不能等,记得新一轮挂职进修应该要开始了,有年龄限制的,一般给优秀的年轻神官这个资格,我们总部的名额申报上去了没有……”

阿尔弗雷德马上回答道:“还没到最终申报日期,目前暂定的是前几次任务中表现出色的五个神官,两个文员,三个秩序之鞭小队成员,年龄都在18岁以下。”

“哈哈哈!”苏斯又一次大笑起来,“那把我们执法部部长的名字也加上去吧,这不算徇私,因为他立的功劳最大嘛。但一想到卡伦你要和一群神仆去进修,我就觉得好好笑,哈哈,不行了,让我再笑一会儿……”

“区长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想提前解决好和她未来必然会出现的权力斗争矛盾么,那有什么能比,你变成她的派系的人,更好的解决方式么?

你们都是一个派系的人了,哪里还来的什么权力矛盾,你甚至可以和她把关系处得,比和我还好。”

“谢谢您。”

这一声感谢,是真心的。

苏斯眼见就要调职走了,他现在真的是出于一种无偿帮助的态度来对待自己。

而且,有些事,因为眼界和接触面的原因,阿尔弗雷德也无法去布置和安排,大概率连想都想不到。

阿尔弗雷德开口道:“我待会儿就去安排。”

“嗯。”苏斯点了点头,“这件事的话,我会和伯恩商量一下的,如果伯恩有什么更好的方法,我再通知你。”

“好的,区长。”

“还有事么?”

“没有了,我要休假两天。”

“你可真悠闲。”苏斯有些艳羡地说道,“放松放松吧,一个大任务后,总得给自己一点奖励。”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离开区长办公室后,卡伦直接下楼走到停车场,看见了奥菲莉亚。

“抱歉,让你久等了,临时有一点事处理了一下。”

“没有,我也是刚到。”

“上车吧。”

卡伦发动了汽车,他知道普洱就在宿舍里,但没去问普洱是否要一起回庄园,有奥菲莉亚在了,再加上个普洱,他不想庄园太过猫飞狗跳。

车还没开出城区,就在道上堵住了,而且堵得很厉害。

卡伦一开始以为又是碰到了游行,因为在维恩,游行更像是一种派对,你甚至能在游行中吃到最正宗的维恩热狗和酱饼。

过了会儿才发现,并不是游行,而是一家博彩企业正在举行庆祝活动,免费发放礼品,造成了大拥挤。

维恩的博彩业一直很盛行,下至足球队的比赛结果上至国王的寿命,都能开出赔率。

奥菲莉亚看着前方空中不断飞舞的彩票,说道:“暗月岛还是太小了,没有这种产业。”

卡伦微笑道:“暗月岛有人鱼剧院。”

听到这个回答,奥菲莉亚也不禁扭头看向车窗,以掩饰自己嘴角的笑容。

当初卡伦他们第一次来到暗月岛,去人鱼剧院时,自己也在那里用望远镜观察着他,甚至,自己还钦点了一条人鱼送进他的包厢,理由是他的同伴都有自己不能允许他没有。

那件事,明明并没有过去太久的时间,可又像是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奥菲莉亚摇了摇头,问道:“你会去买彩票么?”

“我没有这个习惯。”

“我知道这儿黑市里,也有彩票可以买。”

“我很排斥赌博,那是一个由他人提前制定好规则的游戏,而这种游戏,只要你玩得次数多,你就永远都不可能真的赢走钱或者点券,反而会让自己深陷进去。”

“可是有些时候,只是小小的玩一把怡情,不脑热就好。”

“很多人都会这样认为,自以为自己是特殊的一个可以把持得住,但只要几十次上百次里,有一次没把持住,踩下去了,也就溺死了。

他们以为自己是在玩一场与概率博弈的游戏,实际上,他们自己才是设台者眼里的概率。”

“所以,卡伦,你是觉得所有人都会对赌博上瘾?”

卡伦摇了摇头:“是不上瘾的人根本就不会碰这个。”

为了早点离开堵车路段,卡伦开起了车里的隔绝阵法,就是这样,也费了不少心思才终于开了出去。

但是,开出去之后没多久,卡伦就看见前方停着的一辆卡车,卡车上有几个身穿着先前那个博彩公司制服的人员正在搬运着彩票箱。

司机坐在驾驶位里正在抽着烟。

卡伦将车放缓,同时摇下了车窗,隔绝阵法让对方并不知道此时身边正有一辆车驶过,继续抽着烟同时催骂着后面的人快一点。

等驶离后,卡伦先关闭了隔绝阵法,然后左手抓着方向盘,右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术法纸,手指微动,一只黑乌鸦自动成型。

黑乌鸦飞到卡伦面前,卡伦对着它开口道:

“来昂,调查一下正在黑羊街做活动的那家博彩公司。”

随即,黑乌鸦飞出了车窗。

“有问题?”奥菲莉亚问道。

“刚刚那个司机抽的烟,只有用点券才能买得到。”

“你真细心。”

“我就是这个职业。”

所以,如果马瓦略和加斯波尔在一起了,他也会体会到这种痛苦,他的妻子只需要扫他一眼,就能看穿他生活中的一切。

不过,这似乎也是高层希望看到的,神子……就不该有秘密。

……

黑乌鸦飞入了来昂手中,他将黑乌鸦放在耳边,里面传出卡伦说的话:

“来昂,调查一下正在黑羊街做活动的那家博彩公司。”

来昂伸手拉了拉自己身边正拿着大啤酒杯正在痛饮的尼奥,因为周围音乐声实在是太大以及人声鼎沸,他只能大声地喊道:

“部长,部长,部长!”

“什嘛?你说什嘛?”

“卡伦部长刚刚给我传讯了。”

“哦,卡伦啊,他有什么事?”

“他命令我调查一家博彩公司。”

“调查什嘛?”

“博彩公司!”

“哦,那你去调查吧。”尼奥前倾着身子,看着下方正在小擂台上厮杀的两具傀儡,大吼道,“干它!干它!我串了你赢,我的八串一就差你了!”

“啪!”

尼奥买的那具蓝色傀儡被击倒,操控中枢被破坏,冒烟了。

四周少部分人在欢呼,大部分人变得安静,还有几个人踉踉跄跄地起身,往楼梯上走去。

“干!妈的!”

尼奥坐了下来,喝了一大口酒,问道:“他说要调查哪里啊?”

“额……就是我们现在坐的地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无限电玩城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战斗吧凶鸡 我真不想努力了 重生之赘婿神医 仙帝奶爸在都市 特种兵痞在都市 全武将时代 极品全能保安
相邻推荐
斗罗之我的武魂能操控时间全职法师之极品雷霆我在全职法师世界稳健不起来全职猎人是怎么炼成的全职大神豪四合院: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的次元世界穿越记录龙珠超:无尽次元乱战爱情公寓:开局我被诸葛大力求婚了爱情公寓:我的女友胡一菲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