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把老孙送到这里来了我当年曾记得在此处告求灵吉菩。

萨降黄风怪救我师父那黄风岭至此直南上有三千余里。

今在西路转来乃东南方隅不知有几万里等我下去问灵。

吉菩萨一个消息好回旧路正踌躇间又听得钟声响亮急。

你的乃假行者六耳猕猴也幸如来知识。

已被悟空打死你今须是收留悟空一路。

上魔障未消须得他保护你才得到灵山。

见佛取经再太初道主休嗔怪三藏叩头道谨遵教。

旨正拜谢时只听得正东上狂风滚滚众。

目视之乃猪八戒背着两个包袱驾风而。

至呆子见了菩萨倒身下拜道弟子前日。

别了师父至太初道主花果山水帘洞寻得包袱果。

见一个假唐僧假八戒都被弟子打死原。

是两个猴身却入里方寻着包袱当时查。

点一物不少却驾风转此更不知两行者。

下落如何菩萨把如来识怪之事说了一。

遍那呆子十分欢喜称谢不尽师徒们拜。

谢了菩萨回海却都照旧合意同心洗冤。

解怒又谢了那村舍人家整束行囊马匹。

找大路而西正是中道分离乱五行降妖。

聚会合元明神归心舍禅方定六识祛降。

丹自成若干种性本来同海纳无穷千思。

万虑终成妄太初道主般般色色和融有日功完行。

满圆明法性高隆休教差别走西东紧锁。

牢靴收来安放丹炉内炼得金乌一样红。

朗朗辉太初道主辉娇艳任教出入乘龙话表三藏。

遵菩萨教旨收了行者与八戒沙僧剪断。

二心锁-猿马同心戮力赶奔西天说不。

尽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历过了夏月炎天。

太初道主却又值三秋霜景但见那薄云断绝西风。

紧鹤鸣远岫霜林锦光景正苍凉山长水。

更长征鸿来北塞玄鸟归南陌客路怯孤。

单衲衣容易寒师徒四众进前行处渐觉。

热气蒸人三藏勒马道如今正是秋天却。

怎返有热气八戒道原来不知西方路上。

有个斯哈哩国乃。

日落之处俗呼为天尽。

头若到申酉时国王差人上城擂鼓吹角。

混杂海沸之严日乃太阳真火落于西海。

太初道主之间如火淬水接声滚沸若无鼓角之声。

混耳即振杀城中小儿此地热气蒸人想。

必到日落之处也大圣听说忍不住笑道。

呆子莫乱谈若论斯。

哈哩国正好早哩似。

师父朝三暮二的这。

等担阁就从小至老。

老了又小老小三生。

也还不到八戒道哥。

啊据你说不是日落。

之处为何这等酷热。

沙僧道想是天时不。

正秋行夏令故也他。

三个正都争讲只见。

那路旁有座庄院乃。

是红瓦盖的房舍红。

砖砌的垣墙红油门。

太初道主扇红漆板榻一片都是红的。

三藏下马道悟空你去那人。

家问个消息看那炎热之故。

何也大圣收了金箍棒整肃。

衣裳扭捏作个斯文气象绰。

下大路径至门前观看那门。

里忽然走出一个老者但见。

他穿一领黄不黄红不红的。

太初道主葛布深衣戴一顶青不青皂。

不皂的篾丝凉帽手中拄一。

根弯不弯直不直暴节竹杖。

足下踏一双新不新旧不旧。

靴鞋面似红铜须如白练两。

道寿眉遮碧眼一张吮口露。

金牙那老者勐抬头看见行。

者吃了一惊拄着竹杖喝道。

你是那里来的怪人在我这。

门首何干行者答礼道老施。

主休怕我我不是甚么怪人。

太初道主贫僧是东土大唐钦差上西。

方求经者师徒四人适至宝。

方见天气蒸热一则不解其。

故二来不地知名特拜问指。

教一二那老者却才放心笑。

云长老勿罪我老汉一时眼。

花不识尊颜行者道不敢老。

者又问令师在那条路上行。

者道那南首大路上立的不。

是老者教请来请来行者欢。

喜把手一招三藏即同八戒。

沙僧牵白马挑行李近前都。

对老者作礼老者见三藏丰。

姿标致八戒沙僧相貌奇稀。

又惊又喜只得请入里坐教小的们。

看茶一壁厢办饭三藏闻言起身。

称谢道敢问公公贵处遇秋何。

返炎热老者道敝地唤做火焰。

山无春无秋四季皆热三藏道。

火焰山却在那边可阻西去之。

路老者道西方却去不得那山。

离此有六十里远正是西方必。

由之路却有八百里火焰四周。

围寸草不生若过得山就是铜。

脑盖铁身躯也要化成汁哩三。

藏闻言大惊失色不敢再问只。

见门外一个少年男子推一辆。

红车儿住在门旁叫声卖糕大。

圣拔根毫毛变个铜钱问那人。

买糕那人接了钱不论好歹揭。

开车儿上衣裹热气腾腾拿出。

一块糕递与行者行者托在手。

中好似火盆里的灼炭煤炉内。

的红钉你看他左手倒在右手。

右手换在左手只道热热热难。

吃难吃那男子笑道怕热莫来。

这里这里是这等热行者道你。

这汉子好不明理常言道不冷。

不热五谷不结他这等热得很。

你这糕粉自何而来那人道若。

知糕粉米敬求铁扇仙行者道。

铁扇仙怎的那人道铁扇仙有。

柄芭蕉扇求得来一扇息火二。

扇生风三扇下雨我们就布种。

及时收割故得五谷养生不然。

诚寸草不能生也行者闻言急。

怞身走入里面将糕递与三藏。

道师父放心且莫隔年焦着吃。

了糕我与你说长老接糕在手。

向本宅老者道公公请糕老者。

道我家的茶饭未奉敢吃你糕。

行者笑道老人家茶饭倒不必。

赐我问你铁扇仙在那里住老。

者道你问他怎的行者道适才。

那卖糕人说此仙有柄芭蕉扇。

求将来一扇息火二扇生风三。

扇下雨你这方布种收割才得。

五谷养生我欲寻他讨来扇息。

火焰山过去且使这方依时收。

种得安生也老者道固有此说。

你们却无礼物恐那圣贤不肯。

来也三藏道他要甚礼物老者。

道我这里人家十年拜求一度。

四猪四羊花红表里异香时果。

鸡鹅美酒沐浴虔诚拜到那仙。

山请他出洞至此施为行者道。

那山坐落何处唤甚地名有几。

多里数等我问他要扇子去老。

者道那山在西南方名唤翠云。

山山中有一仙洞名唤芭蕉洞。

我这里众信人等去拜仙山往。

回要走一月计有一千四百五。

六十里行者笑道不打紧就去。

就来那老者道且住吃些茶饭。

办些干粮须得两人做伴那路。

上没有人家又多狼虎非一日。

可到莫当耍子行者笑道不用。

不用我去也说一声忽然不见。

那老者慌张道爷爷呀原来是。

腾云驾雾的神人也且不说这。

家子供奉唐僧加倍却说那行者霎时径到翠云山按。

住祥光正自找寻洞口忽然闻得丁丁之声乃是山林。

内一个樵夫伐木行者即趋步至前又闻得他道云际。

依依认旧林断崖荒草路难寻西山望见朝来雨南涧。

归时渡处深行者近前作礼道樵哥问讯了那樵子撇。

了柯斧答礼道长老何往行者道敢问樵哥这可是翠。

云山樵子道正是行者道有个铁扇仙的芭蕉洞在何。

处樵子笑道这芭蕉洞虽有却无个铁扇仙只有个铁。

扇公主又名罗刹女行者道人言他有一柄芭蕉扇能。

熄得火焰山敢是他么樵子道正是正是这圣贤有这。

件宝贝善能熄火保护那方人家故此称为铁扇仙我。

这里人家用不着他只知他叫做罗刹女乃大力牛魔。

王妻也行者闻言大惊失色心中暗想道又是冤家了。

当年伏了红孩儿说是这厮养的前在那解阳山破儿。

洞遇他叔子尚且不肯与水要作报仇之意今又遇他。

父母怎生借得这扇子耶樵子见行者沉思默虑嗟叹。

不已便笑道长老你出家人有何忧疑这条小路儿向。

东去不上五六里就是芭蕉洞休得心焦行者道不瞒。

樵哥说我是东土唐朝差往西天求经的唐僧大徒弟。

前年在火云洞曾与罗刹之子红孩儿有些言语但恐。

罗刹怀仇不与故生忧疑樵子道大丈夫鉴貌辨色只。

以求扇为名莫认往时之溲话管情借得行者闻言深。

深唱个大喏道谢樵哥教诲我去也遂别了樵夫径至。

芭蕉洞口但见那两扇门紧闭牢关洞外风光秀丽好。

去处正是那山以石为骨石作土之精烟霞含宿润苔。

藓助新青嵯峨势耸欺蓬岛幽静花香若海瀛几树乔。

松栖野鹤数株衰柳语山莺诚然是千年古迹万载仙。

踪碧梧鸣彩凤活水隐苍龙曲径荜萝垂挂石梯藤葛。

攀笼猿啸翠岩猩月上鸟啼高树喜晴空两林竹荫凉。

如雨一径花浓没绣绒时见白云来远岫略无定体漫。

随风行者上前叫牛大哥开门开门呀的一声洞门开。

了里边走出一个毛儿女手中提着花篮肩上担着锄。

子真个是一身蓝缕无妆饰满面精神有道心行者上。

前迎着合掌道女童累你转报公主一声我本是取经。

的和尚在西方路上难过火焰山特来拜借芭蕉扇一。

用那毛女道你是那寺里和尚叫甚名字我好与你通。

报行者道我是东土来的叫做孙悟空和尚那毛女即。

便回身转于洞内对罗刹跪下道奶奶洞门外有个东。

土来的孙悟空和尚要见奶奶拜求芭蕉扇过火焰山。

一用那罗刹听见孙悟空三字便以撮盐入火火上浇。

油骨都都红生脸上恶狠狠怒发心头口中骂道这泼。

猴今日来了叫丫鬟取披挂拿兵器来随即取了披挂。

拿两口青锋宝剑整束出来行者在洞外闪过偷看怎。

生打扮只见他头裹团花手帕身穿纳锦云袍腰间双。

束虎筋绦微露绣裙偏绡凤嘴弓鞋三寸龙须膝裤金。

销手提宝剑怒声。

高凶比月婆容貌。

那罗刹出门高叫。

道孙悟空何在行。

者上前躬身施礼。

道嫂嫂老孙在此。

奉揖罗刹咄的一。

声道谁是你的嫂。

嫂那个要你奉揖。

行者道尊府牛魔。

王当初曾与老孙。

结义乃七兄弟之。

亲今闻公主是牛。

大哥令正安得不。

以嫂嫂称之罗刹。

道你这泼猴既有。

兄弟之亲如何坑。

陷我子行者羊问。

道令郎是谁罗刹。

道我儿是号山枯。

松涧火云洞圣婴。

大王红孩儿被你。

倾了我们正没处。

寻你报仇你今上。

门纳命我肯饶你。

行者满脸陪笑道。

嫂嫂原来不察理。

错怪了老孙你令。

郎因是捉了师父。

要蒸要煮幸亏了。

观音菩萨收他去。

救出我师他如今。

现在菩萨处做善。

财童子实受了菩。

萨正果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与天地。

同寿日月同庚你。

倒不谢老孙保命。

之恩返怪老孙是。

何道理罗刹道你。

这个巧嘴的泼猴。

我那儿虽不伤命。

再怎生得到我的。

跟前几时能见一面行者笑道嫂嫂。

要见令郎有何难处你且把扇子借。

我扇息了火送我师父过去我就到。

南海菩萨处请他来见你就送扇子。

还你有何不可那时节你看他可曾。

损伤一毫如有些须之伤你也怪得。

有理如比旧时标致还当谢我罗刹。

道泼猴少要饶舌伸过头来等我砍。

上几剑若受得疼痛就借扇子与你。

若忍耐不得教你早见阎君行者叉。

手向前笑道嫂嫂切莫多言老孙伸。

着光头任尊意砍上多少但没气力。

便罢是必借扇子用用那罗刹不容。

分说双手轮剑照行者头上乒乒乓。

乓砍有十数下这行者全不认真罗。

刹害怕回头要走行者道嫂嫂那里。

去快借我使使那罗刹道我的宝贝。

原不轻借行者道既不肯借吃你老。

叔一棒好猴王一只手扯住一只手。

去耳内掣出棒来幌一幌有碗来粗。

细那罗刹挣脱手举剑来迎行者随。

又轮棒便打两个在翠云山前不论。

亲情却只讲仇隙这一场好杀裙钗。

本是修成怪为子怀仇恨泼猴行者。

虽然生狠怒因师路阻让娥流先言。

拜借芭蕉扇不展骁雄耐性柔罗刹。

无知轮剑砍猴王有意说亲由女流。

怎与男儿斗到底男刚压女流这个。

金箍铁棒多凶勐那个霜刃青锋甚。

紧稠噼面打照头丢恨苦相持不罢。

休左挡右遮施武艺前迎后架骋奇。

谋却才斗到沉酣处不觉西方坠日。

头罗刹忙将真扇了一扇挥动鬼神。

愁那罗刹女与行者相持到晚见。

行者棒重却又解数周密料斗他不过即便取出芭蕉扇幌。

一幌一扇阴风把行者扇得无影无形莫想收留得住这罗。

刹得胜回归那大圣飘飘荡荡左沉不能落地右坠不得存。

身就如旋风翻败叶流水淌残花滚了一夜直至天明方才。

落在一座山上双手抱住一块峰石定性良久仔细观看却。

才认得是小须弥山大圣长叹一声道好利害妇人怎么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全武将时代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我真不想努力了 重生之赘婿神医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仙帝奶爸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无限电玩城 特种兵痞在都市
相邻推荐
妻子的绯闻婚途漫漫:妻子的谎言背叛:妻子的谎言妻子的难言之瘾妻子的选择长生仙箓源仙箓仙箓从寒门新郎开始破云2吞海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