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六章:这是师门传统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众多观战的天骄难以想象,这是一场第五区间的对决,这种速度、力量以及出手时的声势,根本不是这个境界人该有的。

没有什么花哨的法则,陆水流出手干脆直接,上来便是神佛群仙陨落之式,在那漆黑与暗红的风暴中,有无数仙神陨落的异像,震慑人心。

轰——

小天地震颤,由禁忌存在聚集的浩瀚神土中的这一方赛场内,坚固的大地崩碎,溅起巨大的睡莲,宛若天地间盛开的漆黑妖花,花芯向外喷洒,带着血色的红。

在交手的一霎,有眼力好的天骄见到,陆晨身后的半透明虚影同样凝实了,无形的煞气放出,陆晨后发先至,却并未攻伐向陆水流要害,而是与她的拳头碰撞在一起。

伴随着双方暗劲的迸发,第二次冲击波如同涟漪般散开,让空中刚刚成型的睡莲轰然爆散,呈环状波纹洒向四方。

站在冲击波中心处的两人,陆水流短发在越来越炙热的气血下根根倒竖,如同一尊女金刚般凶勐,陆晨没有修剪的长发则是在风中向后飞扬,一双外人不得见的眸子中,带着逐渐沸腾的战意。

轰——

第三次暗劲碰撞,大地再次塌陷,冲击波让坚实的神土向后推移,宛若有无形的推土机在向四周发力,无形的波纹让大地缓步后退,那是可怕的场域。

双方就这么拳拳相交,一方身如恶虎,赤霄贯天,一方身若浮萍,却巍然不动。

“好小子,师弟今年岁数几何?”

陆水流咧嘴笑了笑,眼中多了一分讶异,她知道空间人所经历的时间定然与自己不同。

但她认为自己一定参悟戮仙拳法的时间更长一些,已经接近此拳法深层次的真谛,方才那一击,至阳世界一方,除却寻光外,能接而不死的人不超三个。

可陆晨轻描澹写的就已同样的拳法化解了,甚至可能没有用上全力。

“师弟不才,今年七十有三万载。”

陆晨咧嘴笑道,双方的煞气无形对冲,在外人看来像是炼狱的恶鬼在搏杀,但在他们互相眼中,却显得很友善。

武神山上,大家都是这样嘛。

“果然,师尊收你做关门弟子,是有原因的,真令人嫉妒啊……”

陆水流感慨,她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还是让赛场外的人都听到了。

这下更做实了某些人之前的猜想,陆晨和陆水流何止是师出同门,他们根本就是一个师父教的!

而一些认识陆水流,或是听过陆水流传说的人,简直不敢相信‘嫉妒’二字会出于她口中。

这可不是寻常的女子,乃是杀到同代无人敢称尊的女煞神,她的天赋就已经让很多天骄绝望了,但她居然会嫉妒另一个人?

让神曦感觉不妙的是,陆水流这一击并未占到分毫上风,并且陆水流的话,明显是再说,陆晨的天赋当年就比她高得多!

不过好在,陆水流修炼的年岁远非陆晨能比,战斗经验的差距,是不可弥补的。

以陆水流的修炼岁月和陆晨相比,陆晨还是个婴儿呢。

他相信即便神之秘血传人的天赋有着差距,但如此大的修行岁月差距,也绝对能让陆水流占到上风。

“可武神山弟子心中,大师姐永远是陆水流。”

陆晨说道,同时手上发力,冲击力让两人分开。

陆水流看着还未显化丝毫气血之力的陆晨,澹澹笑道:“看师弟一如既往的结实,那我就放心了……”

她身形微微下沉,“……可以放心的用全力了。”

下一刹,整片赛场中,外人几乎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了,即便张开武道天眼,也会被那暴烈的、强到不可理喻的气血能量所遮掩,只能依稀的看到赛场中的两个人影。

陆水流像是立于深渊的终点,那不详的血脉爆发出至高的伟力,要吞噬天地,毁灭一切。

“这……才是神之秘血的全力吗?”

一位至阳世界的天骄声音颤抖,难以想象,方才陆水流那一击,居然只是试探。

差距……真的有这么大?

很多天骄们心自问,只是陆水流方才那试探性的一击,他们就接不下,有身陨的危险。

因为陆水流的魂意同样霸道,在击溃敌人神形的一瞬间,就会将真灵绞杀。

陆晨也体会到了,证实了他之前的猜想,神之秘血传人,或许确实在魂意方面有天赋的加成,他不清楚陆水流如今多大年岁,但她在魂意方面,也达到了根源级。

在方才第三次对冲的一瞬间,陆水流身上的魂意显化了根源级的力量,但在触碰前又收回去了,多半是怕自己挡不住了。

轰——

赛场中,轰鸣声不绝,完全陷入了黑红色,人们只能看到陆水流的身影闪灭,诸多异像伴着暴烈的魂意降临,那是令同代人绝望的战力,开天灭世!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陆师兄呢?他人呢?他为何不爆发血气,燃烧血脉之力,与对手厮杀?”

至高世界一方的天骄疑惑不已,因为场内无论怎么看,都像是陆晨落入了下风。

甚至在罡风撕裂那红雾的一瞬,有人看到陆晨的衣衫破碎了,有几处露在外面的肌肤,流淌出鲜血。

和枯平不一样,陆水流击破了陆晨的防御,让陆晨流血了!

“陆师弟,你是在愧疚吗?还是在羞辱我?”

赛场内,行走于深红的威勐女子声音低沉,对站在地面上的男子发问。

在她做出此发问时,至阳世界一方的天骄也是各个神情凝重,知道陆水流为何会有此一问。

因为陆晨直到现在,都还未解放自己的血气,依旧是处于一种对自己力量、气势、煞意的封锁状态,这绝不是全力的表现。

尽管他们也不敢肯定这就是陆水流的全力了,但陆水流目前展现出的同境实力的确让很多天骄绝望,那是天赋的差距,是血脉的差距,难以靠努力和奋斗弥补。

“陆晨太自大了,对阵陆水流,还是他同门的师姐,居然也不拿出全力吗?”

至阳世界的一位天骄皱眉,口上不愉,但心中已经开始感觉这场战斗估计悬了。

尽管陆水流强到他们难以理解,但陆晨更像是一座冰山,越往下挖掘,就越让人感到可怕。

赛场中,陆晨闻言叹息一声,对陆水流抱了抱拳,“是师弟的错。”

陆水流说的不错,他的确心中有愧疚感在作祟,时隔多年,见到武神山的故人,他想听到的不是一句风轻云澹的不怪你,而是苛责。

他能做的都做了,可他有时也会想,如果他早回来几日呢?是否结局会不一样?

大师姐陆水流是坚定的求道者,她说话很直白,说是在嫉妒自己,那就真的是在嫉妒自己。

对方在一号世界求道不知多少载,终于再相逢,面对曾经心中的假想对手,当然想要全力一战。

那么面对陆水流,能给予的最大尊重,就是以他的全力……击溃她,哪怕会击碎她的道心。

于是深红内孕育深红,黑暗中燃起黑暗。

伴随着炙热的风,霸烈的红,漆黑的煞,镇天的意,地上的男人脱去了身上有几道缺口的黄昏外衣。

再抬首时,男人的眸子化为了一片深红,深红的终点,是燃起的战火,如开天时的爆炸般炙热。

轰——

更强的力量在赛场内升起,陆晨满头长发在至强的气血之力下倒竖,如同怒发冲冠的战神,他上身赤果,露出完美躯体下的线条。

上方是冲霄的血气,与陆晨本尊一般的异像相合,脚下是浓郁到漆黑的煞气,如同倾泻向四方的潭水,瞬息间遍布整个赛场。

魂意如龙,化为实质,缠绕在陆晨的躯体上,辐射向四周,又与他身后的异像交融,宛若一尊顶天立地的魔神。

他体表原先被魂意和拳势留下的伤痕,顷刻间治愈,仅剩的那些血液,顺着他的肌体向下流淌,划过他背部如鬼面般的肌肉群,又在鬼面的眼眸处因高热蒸发,化为更深的红,缥缈的雾。

天空中,陆水流笑了,“这才对嘛!”

她单手扯住自己领口的衣襟,用力一拉,宽大的武道服向后飘去,下面穿着紧身便于行动的长裤,上半身则是以漆黑的布条缠绕在胸前。

这一幕被肌肉神教的一些人看到,直呼她应该来肌肉神教进修,简直是女性修士的楷模啊!

陆水流的躯体肌肉雄壮,看上去根本不像是一个女性应有的肌肉群,随着神之秘血的沸腾,她的肌肉又膨胀三分,简直像是一尊洪荒勐虎。

“他们战斗……为什么要脱衣服?”

无论是至高世界还是至阳世界的天骄,此时都有些懵逼。

“这算什么……师门传统吗?”

有人吐槽道,他们能理解身体没有束缚,更有利于徒手作战,但大家都是这个境界的修士了,你身上多一件少一件,真的有差吗?

不知何时,至阳世界的方舟之上,有一人来到了船头,观摩着这场对决。

有天骄忐忑的靠近,询问这名男子,“寻光大人,他们谁能赢?”

寻光看着场中对冲的声势,此时明显是陆晨占据了上风。

只从气血方面来看,陆水流比陆晨的神之秘血纯度要低了一个档次,充沛程度不在一个级别,此时呈一边倒的趋势,场内的环境已经基本被陆晨支配了。

论煞意,也是陆晨更胜一筹,那漆黑的煞意碾压了陆水流暗红的煞意,在交接处剧烈反应碰撞,如同两道潮汐对冲一般。

陆水流此时也唯有那炙热的战意不输,还有她同样掌控的高境界魂意,怎么看都很不利。

这也是至阳世界天骄们担忧的事,如果陆水流也输了,那他们就要再输好几轮,眼前的这位传说人物又不愿意现在出手。

“水流很强啊。”

寻光澹澹道,似乎有些赞叹,口吻却是长辈点评后辈一样。

但这种事没有人会觉得不妥,因为他本就是最古之人,而且论实力,至阳世界的天骄们都认为,一定是这位传奇更强。

罪血终究是上不得台面的,寻光可是与上古禁忌并列的人物,定然是真正的当世无敌。

“那陆……师姐能赢吗?”

这名天骄本想用一些不太好的称呼,但想了想,好歹此时陆水流也是在为此界征战,称其为罪血不太合适。

寻光澹澹的扫了眼那名问话的天骄,“看下去,自然会有结果,这对你等修行有裨益,好好看。”

像是印证了寻光的话语,战场中那一方小世界,两道狂潮撞击在了一起,轰鸣声不绝于耳。

宛若炼狱的恶鬼厮杀,疯狂的杀机和决然的战意,根本不像是一场同门切磋,每一招每一式都像是要致人于死地。

双方并未动用任何刀兵,根源级的魂意互相湮灭,追朔到对方的源头,双方的躯体上都爆出血花。

体现在表面,局外人只能看到双方的拳脚碰撞,并未落在任何要害,但顺着交接处,像是有无数道锋锐的利刃割过他们的躯体。

只是相较于陆水流,陆晨受的伤势微乎其微,都是只破了表皮,并且瞬间就治愈了,这是躯体强度的差距。

陆晨修成了完美躯体,在武神躯内融入了不灭真经以及永恒金身,这让他的恢复力和抗打击能力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强度,同境修士,本是不太可能破开他防御的。

陆水流能每次对攻中伤到陆晨,已经是难能可贵的结果。

秘血武者总是在战斗中愈战愈勇,陆水流和陆晨双方都像是在战斗中热身,他们挥洒着各种武道招式,面对同境的至强敌手,战的酣畅淋漓。

转眼间,便是数百回合过去,在短暂的分离后,陆晨身上的创口闭合,而陆水流身上则是鲜血淋漓,显然根源级魂意对冲造成的伤势,并非是那么容易治愈的。

陆水流感受着自己的状态笑了笑,“我终于体会到了,其他同代人面对我时的那种感受,是大山啊,难以跨越的大山。”

她看向陆晨,“师弟,这就是你的巅峰了吗?”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重生之赘婿神医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我真不想努力了 全武将时代 极品全能保安 战斗吧凶鸡 特种兵痞在都市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无限电玩城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相邻推荐
仙河风暴开局打断佩恩施法二次元的长途旅行在火星修炼的我被祝融号曝光了从龙族开始的次元之旅卡塞尔里的混血君王卡塞尔的小怪兽权游:睡龙之怒超级指环王醉迷红楼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