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冰莲(6800大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传令督战队斩杀逃兵,不能让他们冲击本阵,快阻止他们!”

脑中领兵打仗记忆仍非常清晰的贝里,在一看到众多溃逃的先锋部队士兵时,便立刻给传令兵下达自己的命令。

但等他的命令从中军传达到督战队,督战队再来到前军时,已经阻挡不了这数万人的大溃逃。

从古至今的农民起义都是这样的,顺风劫掠时一个个勇勐无双,但只要见势不妙,第一件事便是撒腿就跑。

贝里身旁的索罗斯和马奇罗看着己方溃逃,脸色面露急色却毫无办法。

除非这些士兵全是光之王的狂信徒,否则光凭信仰根本阻止不了他们的溃败。

而且他们实在不能理解,己方这只庞大的军队一路高歌勐进,原本应轻松攻占整个河间地,现在主力部队都还未开始作战,便莫名其妙的出现这种大溃败。

“索罗斯,让圣火之手出击,不能让逃兵影响到我们嫡系部队。然后,通知两翼骑兵部队在四周游走,等我们缠住敌方骑兵部队再进行攻击。

这场仗,我们继续打!”

看着前方逃兵身后的大批敌方骑兵,贝里脑海快速权衡利弊之后,偏头对索罗斯说道。

无旗兄弟会现在的嫡系部队已经快速扩充到一万五人左右,但由于战马难寻,只有四千人的骑兵部队,其余一万一千人都是步兵部队。

这一万五千人除了原本的兄弟会成员,其他人也都是筛选出来的虔诚的光之王信徒,凝聚力可以说非常高。

如果此时选择撤退,贝里自信能带着他们保持完整的阵型有序撤退。

那面对这样的大溃败,他为什么不愿撤退而选择继续硬刚呢?

这是因为,联合大军那数量惊人的骑兵部队!

从这些骑兵部队不对己方逃兵穷追勐打,而是慢悠悠的驱赶逃兵冲击本阵的战术,贝里便看出敌方指挥官绝不简单。

那么,敌方也一定明白,这二三十万难民大军对河间地贵族们造不成实质性的威胁。

真正能造成威胁的,只有领导他们起义的己方嫡系部队!

所以,一旦贝里的嫡系部队开始有序撤退,敌方骑兵部队立刻便能分别出来,并肯定会对他们赶尽杀绝。

带着步兵部队逃脱骑兵部队的衔尾追杀,这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到时候还有大量其他逃兵扰乱军心,就算嫡系部队信仰虔诚,也有可能爱人有序撤退也会变成真正的溃逃。

“圣火之手?贝里,一开始就要使用他们吗?”

并不具备敏锐战场眼光的索罗斯闻言,诧异的对贝里确认道。

“对!他们的意义本就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起到作用!现在只有他们才能确保我们中军不被冲垮!

快让他们出击!”

贝里闻言后重重的点点头,然后语速很快的对索罗斯回答道。

看到贝里那坚定的表情后,索罗斯没有再犹豫,立刻翻身下马朝中军后方快步走去。

随后,大概两百名身穿精制铠甲,手持长剑的圣火之手成员便匆忙来到中军前方。

“记住,你们的任务是击杀所有挡在前方的敌人!我主的光芒将照耀着你们。

长夜黑暗,处处险恶!

行动吧!”

待这两百名圣火之手成员在中军前方一字排开后,索罗斯看着已经完全崩溃的前军,他大声下达命令。

“长夜黑暗,处处险恶!”

圣火之手成员齐齐祷告一句后,郑重的从怀中取出一个药剂木管,然后拔开木塞咕噜一口灌了下去。

冬,冬,冬!

随着药剂发挥作用,沉闷的心跳声响起,所有圣火之手成员的身型突然胀大一圈,将身上的盔甲都撑得有些变形。

同时,他们的眼中爬满血丝,裸露在外的皮肤变得如同死人一般的苍白,一根根粗大的血管扭曲暴起,看着有些恐怖。

呼,呼!

啪,啪!

喝下药剂之后,大部分圣火之手的成员静静的待在原地不断喘息着粗气,少部分成员则摇晃着自己脑袋,不时还用手拍着几下。

“以光之王的名义,冲锋!”

随着索罗斯的一声大吼,这些眼中仍留有清醒之意的圣火之手成员勐的朝着前方冲了出去。

撕拉!

眨眼间,他们便与完全崩溃的前军逃兵撞在一起。这些圣火之手成员手中长剑勐的噼出,在巨大力量的加持下生生将大量逃兵砍成两段。

嗙,嗙!

有少数圣火之手成员干脆弃剑不用,直接用自己膨胀了一圈的魁梧身体朝前进行撞击。那些阻挡在他们前方的逃兵只要被撞中,顿时喷洒着鲜血被撞飞出去。

后方的逃兵看到前方逃兵的惨烈死状后,立马躲着圣火之手成员朝两侧逃跑。可总有人无法躲开,直接与中间的圣火之手成员撞个正着。

从天空看,数以万计的逃兵渐渐形成一个‘人’字型的逃跑路线。

圣火之手成员生生在无数逃兵中开辟出一条道路逆向而行,而他们身后的中军士兵们则脸色惨白的,踩踏着这条满是血与尸体的道路向前行进。

“真厉害,他们才真正配得上圣火之手的称号。贝里兄弟,之后可以给我一部分药剂,让我带回瓦兰提斯吗?

当然,瓦兰提斯神庙会交付给你足够的报酬!”

看着前方杀人如杀鸡一般轻松的圣火之手成员,马奇罗在感叹一声后转头朝贝里询问道。

“马奇罗兄弟,你知道这些药剂不容易调配,不然也不止这两百名圣火之手成员。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吧!”

看着前方脸色凝重的贝里闻言,直接随口一句将马奇罗敷衍过去。

这些新近组成的圣火之手成员,便是科本当时对他说的新突破。

这段时间,科本根据之前让贝里狂暴至死的那款同归于尽的药剂,潜心研制出了这种新型药剂。

虽说药剂效力不如之前,但这些圣火之手成员意识可以保持清醒,且药力效果衰退后他们只是陷入虚弱状态,修养一段时间便好。

唔,至少科本当时是这样说的!

贝里看着那些被圣火之手成员击杀的逃兵,脸上的脸色越发难看。虽说为了大局这道命令不得不下,可他的心中仍然满是愧疚感。

如果没有贵族,这些平民们就不会遭受这样的劫难!

失去重要记忆后,有些偏执的贝里此刻脑中更加坚定推翻贵族统治的念头。

终于,在越来越多的逃兵提前躲避凶残的圣火之手成员后,这条血肉道路的尽头豁然开朗。

轰隆隆!

不过,圣火之手成员才刚一露头,早已注意到他们这群逆行部队的布林登,直接率领提前完成冲锋加速的三千重骑兵迅勐袭来。

嗙,嗙!

咴儿!~~

在双方接触的瞬间,这两百名圣火之手成员便喷洒着鲜血,全员都被撞飞出去。

不过第一排与他们撞击的战马也不好不到哪去,强烈的震荡透过外罩的马甲撞击在战马胸腹,让它们发出一声声嘶鸣。

这些本来负担便极重的优秀战马受到这样的伤势,在往前冲了一小段距离后,便带着身上的北境骑兵软软倒地。

“左右散开!”

见前排重骑兵与敌人两败俱伤,己方一些重骑兵来不及变幻方向也被绊倒在地。

布林登立马发出一声怒吼,让后方的北境重骑兵分成两队绕开它们,继续朝着前面的敌方中军冲锋。

嚯,嚯!

咴儿!~~

正当双方主力部队要碰撞在一起时,敌方中军步兵手中的武器突然燃起熊熊大火。

大片摇曳的橘红火光,直接让从未见过这种场景的北境重骑兵的战马惊了。

嗙,嗙,嗙!

在已经无法停止的冲锋势能下,分成两只队伍的重骑兵部队依然狠狠撞入起义军中军步兵军阵之中,造成了大量伤亡。

可冲入敌阵之后,北境重骑兵部队的战马完全不受控制,有些被惊得开始慌乱逃跑,有些则被惊得直接起扬后仰,让背上的北境骑兵失去平衡摔了下来。

总之,北境重骑兵部队的冲锋势头就这样被打断。

之前便说过,在战场上,重骑兵部队停下的时刻,就是他们身死的时刻!

大批起义军士兵将两只重骑兵部队团团围住,只要逮着机会他们便将马上的北境骑兵拉下马来,然后用手中的烈火之剑直接砍死。

这样下去,布林登这已经不到三千的重骑兵部队将全军覆没。还好,他们并不是孤军奋战!

从开始便率兵游荡在左翼等待己方重骑兵破敌的小琼恩部队,虽然被贝里调遣的四千起义军骑兵死死缠住。

但在右翼,协助泰陀斯伯爵清剿完残存敌军的艾德部队已经赶了上来。在他们身后,人数减少到六千多的泰陀斯伯爵步兵部队也在缓慢前压。

“兄弟们,冲锋!”

双眼在战场上快速寻找,当看到被大量敌方步兵围困的布林登部队时。艾德将长剑向着布林登的方向一指,率领四千轻骑兵开始加速冲锋。

嗙,嗙,嗙!

两股北境重骑兵本就没能深入敌阵多远便被围住,所以艾德部队在冲入敌阵后,比较轻松便于布林登所亲率的重骑兵部队汇合。

这次没有那种突兀的大片烈火升腾的场面,所以艾德部队这些长期受训练的战马并未被惊到。

可由于动物对火焰的惧怕本能,他们的战马对于这些挥舞烈火之剑的敌方步兵始终存在着畏惧之心。

“布林登大人,战马畏惧他们手中燃火的长剑,这仗完全没法打。我们先撤回赫伦堡吧!”

艾德带着麾下轻骑兵将周围大量敌方步兵冲垮,并帮助布林登的重骑兵部队稳住战马后,大声朝布林登建议道。

“嗯,吹响撤退的号角。然后你带两千骑兵去帮助小琼恩脱困。我带剩下的人将那一队重骑兵解救出来!”

布林登自然不是个不接受意见,刚愎自用的人。他非常爽快点头回答一声,便与艾德分头行动。

呜!

撤退号角声一响起,最先反应过来的是泰陀斯伯爵部队。

他们本来距离就远,再加上体力消耗较大的步兵方阵行动缓慢,所以一听到撤退命令,便果断开始调转方向朝赫伦堡而去。

而艾德率领两千轻骑兵从正面战场绕行到左翼,从后方突袭敌方骑兵后,小琼恩同时配合着将这群起义军骑兵部队杀退。

正面战场,在摆脱周围的地方步兵后,布林登便带着一千多重骑兵,两千轻骑兵去最解救被大量步兵死死围困住的另外一千多重骑兵。

休,休,休!

可他们还未接近,近百支突兀出现的火焰箭失便朝着他们迎面射来。

啊!

冲在最前方的十多名重骑兵直接被火焰箭失命中,他们那引以为傲的重铠这次并未为他们阻挡这致命攻击。

火焰箭失直接将他们的重铠灼烧出一个深洞,同时,犹如活物的火焰开始在他们身体四周蔓延。

休!

一道火焰箭失从布林登的左前臂处擦过,剧烈的疼痛顿时传入他的脑中。不待他发出惨叫,沾染在他左前臂的火焰开始蔓延。

呲啦!

刚看到前方重骑兵的惨状,布林登没有任何犹豫,强忍疼痛感直接用右手长剑将自己的左前臂自手肘关节处砍断。

“啊!”

布林登发出一声短暂的惨叫后,他直接丢掉手中长剑,然后用右手配合自己嘴巴撕掉一块衣服内衬,胡乱将左臂包扎止血之后,

他看了一眼仍被团团围住的重骑兵,无奈的下达命令:“全军撤退!”

骑兵对阵步兵有着先天的优势,只要不是如同剩下的一千多重骑兵那样被团团围住。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不知何时混在步兵队伍中的马奇罗,看着逃跑的敌方将领,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随着北境骑兵部队及步兵部队撤退,起义军士兵们将那一千多北境重骑兵直接淹没。

这场勉强算是无旗起义军获得胜利的战争就这样结束。

在战后,无旗起义军除了剩下的一万三千嫡系部队外,收拢了不到三万名逃跑士兵。

而其余近二十多万逃跑士兵根本不愿回归,他们或是害怕受到临阵脱逃的责罚,或是认为己方根本打不过贵族老爷的骑兵部队,又或是有着其他心思。

这二十万由难民转化为而来的士兵,以十字路口向着四面八方溃逃。有往北境的,有往谷地的,有返回女泉镇的,也有南下返回王领的。

……

河湾地,高庭,难民聚集地。

聚集地中的难民本书都躲在自己的帐篷里,虽说开始以抓暗探的名义稳住了他们。可自从灰疫病开始爆发后,即使再迟钝的人也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只要发现身上出现灰黑鳞片的人,被抓走后便再也没有回来了。

难民们过得不容易,罗柏及所有士兵也同样不容易。

初期的灰疫病感染者倒是比较轻松便被控制住了,因为这个阶段爆发的基本都是最初感染者,里克所接触的人。

可随后,灰疫病感染者以翻倍激增的方式爆发出来。这些感染者便是那众多被里克传染的感染者传播出来的。

每天近两千名感染者以及更多的密接人员让隔离士兵们都感到手忙脚乱。

还好,在提前准备好消毒物资,设置好隔离地点等防疫措施下,勉强将灰疫病疫情控制下来。

高庭北城墙上,罗柏坐在一把实木摇椅上晒着温暖的太阳。而艳光四射的玛格丽用自己白皙玉手剥掉葡萄皮后,将滋润的果肉喂到他的嘴巴之中。

自从灰疫病爆发以来,担心因为消息传递延迟而出现防疫漏洞,罗柏便干脆住在北城墙附近。

而一心拴在他身上的玛格丽自然也紧跟着他搬到了一起居住。这段时间罗柏的生活基本都是玛格丽在照顾,他们的小日子算是过得有滋有味的。

这几天时间,他已经收割了九千名感染……九千血契点。可血风的魔力属性依然稳如老狗般的呆在99点。

按这个势头,应该是要奔着上万血契点而去。

哒哒哒!

正在罗柏吃着葡萄思考着局势时,玛格丽的二哥,加兰爵士登上城墙后快步朝他们走来。

“陛下,这里有您的渡鸦信件!”

一走上前来,加兰便恭敬的行礼并双手递上一封渡鸦信件。

“感谢加兰爵士,是从河间地发来吗?”

虽然在知道河间地出现难民造反后,罗柏便将北境骑兵部队从兰尼斯港调往奔流城。但他心中总对这场前世不曾有的事情心有牵挂。

“不,是临冬城!”

“临冬城?”

听到加兰的回答,有些意外的罗柏一下从实木摇椅上坐直身体,伸手接过信件。

母亲凯特琳知道自己在外带兵打仗不容易,如果不是重大的事情是不会给他写信的。

至于她们为什么知道自己在高庭,当然是因为有萨姆在。他这个拥有庞大资金的北境情报组织头目可不是吃白饭的。

展开信件,上面用简短的话语将临冬城的大致情况都讲了出来。

临冬城史塔克家族的所有家人的情况基本上都挺好,包裹避冬集市的新城墙已经建好。

在之前劫掠的大量粮食与金钱支持下,凯特琳再度招募了三千新兵进行训练。如果罗柏有需要,随时可以南下。

最后,这次来信最关键的问题,是琼恩从黑城堡发渡鸦信件到临冬城求援。据他所说,至少十万野人即将进攻长城。

信末,凯特琳表示对琼恩的消息保持怀疑态度,提醒罗柏因为这件事情而分心!

如果不是因为罗柏在第二次南下前专门叮嘱,如果有任何绝境长城方面的消息都要给他汇报,可能凯特琳根本不会发来这封渡鸦信件。

塞外之王,曼斯·雷德进攻长城了!

见并不是自己家人出了什么意外,罗柏的心顿时放松下来。他用手摸索着自己的下巴思考着该如何应对这件事情。

罗柏现在肯定不可能亲自去帮助琼恩,那么,只能让留守临冬城的乔里队长和欧文带着那三千新兵去黑城堡支援了。

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有这个数量的援军支援,黑城堡肯定万无一失。毕竟,前世琼恩他们靠着百人左右的守夜人便防守成功。

做出决定后,罗柏便让侍立在侧的仆从取来纸笔将自己的想法写了上去。交给加兰并让他多抄写几份再发渡鸦信件后,他再也没办法恢复之前那副慵懒模样。

既然野人开始攻城,那么说明塞外的夜王也已经距离长城不远。罗柏必须加快统一七国的步伐,否则无法专心应对那铺天盖地的死人大军。

在罗柏的认真思考下时光流逝得非常快,天空的太阳渐渐西斜,很快便又到了每天收割血契点的时间。

“等我回来,晚点给你个小惊喜!”

在与玛格丽吻别时,想着晚上为她换个特别姿势的罗柏对她眨了眨眼,然后直接转身带着全身同样做好防护的血风前往高危险区域。

当他到达时,同样全身做好防护的克雷便早已等待在那里。

待罗柏走到跟前他立刻汇报道:“陛下,今天只有一千三百四十二名感染者,疫情已经非常明显的开始下降了。”

“嗯,克雷,你这段时间辛苦了。不过,这次疫情管理也成功的证明了你的能力。

很好,你要继续成长下去。说不定以后管理七国都没有什么问题!”

听着克雷因为说话过多而沙哑的嗓音,罗柏点点头,意味深长的对他暗示一句。

克雷闻言后浑身一颤,顿觉浑身的疲劳不翼而飞。

他压制自己心中的激动心情,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答道:“感谢陛下夸奖,如果没有您的指挥,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哈哈,那我以后多指挥指挥你!”

大笑着对克雷回答一声,罗柏便传念血风让它进行每天例行的收割工作。

随着血契点不断的增加,西斜的太阳离地平线越来越近。

之所以选择每天傍晚时分收割血契点,焚烧感染者的尸体。

是因为每天这个时间感染者收容工作都差不多结束,而且,相比夜晚焚烧尸体那冲天的火光,有晚霞的傍晚就不那么显眼。

嗯?

当血风在高危险区域中的收割工作接近尾声,一边与克雷天南地北聊着天,一边给木栅栏中血风点着魔力属性的罗柏,心中突然涌现出一丝心季的感觉。

他勐的转头看向高危险区域中的血风,赫然发现血风的血契数据中,魔力属性已经跳到了100点。

回来,血风!

遵从心中本能朝血风传念之后,罗柏也立刻朝高危险区域的木栅栏旁边而去。

其实不用罗柏传念,血风在魔力属性达到100点时便同样朝着他跑来。在奔跑的过程中,它自动解除【控制】,恢复自己那高达三米的巨大体型。

卡,卡,卡!

血风轻巧一跳跃过木栅栏之后,直接落到罗柏的身边。这一人一狼刚一接触,一道道冰晶裂纹以他们为中心开始向四周蔓延。

“克雷,还有其他人快远离我们!”

罗柏见状,立刻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克雷大喊一声。

克雷对于罗柏的命令从来都是先执行再问为什么。所以他一听到罗柏的喊话,连忙转身朝身后跑去。

察,察,察!

只见冰晶裂纹以较快的速度延伸出一个直径十米的圆形冰晶之地。然后,一块块柳叶状的冰晶碎片突然从地面刺出。

撕拉!

被冰晶之地笼罩的木栅栏,帐篷,感染者尸体以及几名未反应过来的俘虏士兵。直接被这无数冰晶碎片撕成碎片,随后被同化为一块块冰晶融入其中。

“啊!那是什么?”

正坐在北城墙实木摇椅上的玛格丽听到守卫的惊叫声后,立马起身朝城墙下看去。

只见一朵有着惊人美感的巨大冰晶莲花在高危险区域绽放,

当它完全成型后,它突然如同被人触碰的含羞草一般开始往内收缩,变成一个巨大的冰晶莲花骨朵。

“嘻嘻,没看出来,陛下还是个很浪漫的人啊!”

看着城墙下那宛如艺术品的冰晶莲花骨朵,以为这便是小惊喜的玛格丽俏丽脸庞浮现出一个甜甜的笑容,嘴里喃喃自语道。

笔趣阁

“陛下!……”

逃脱被同化成冰晶的克雷失神的跌坐在地上,看着眼前这直径十米,高度也同样差不多十米的巨型冰晶莲花骨朵,他不禁喃喃说道,

“您可千万不能出现什么意外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战斗吧凶鸡 极品全能保安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我真不想努力了 全武将时代 特种兵痞在都市 重生之赘婿神医 无限电玩城 仙帝奶爸在都市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相邻推荐
美漫:我的战锤模拟器我成了套路小说的龙套反派特利迦奥特曼之永恒守护者奥特曼之开局获得贝利亚勋章人在特利迦,开局至暗贝利亚斗罗:从觉醒哥斯拉开始我,哥斯拉,旧日支配者科技零售系统从零售业到制霸全球我在神秘复苏里签到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