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伽罗楼吞日法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风中,水中,山壁上,船只上,一双双眼睛睁开,眼童微微转动,将方丈数百丈内的一切都纳入眼中。

一种被窥伺,如同被围观的动物一般的感觉,同时出现在白小楼和女子心中。

“铮——”

一道无比璀璨的剑光划闪而过,女子周身都陷入绝对的黑暗之中,婀娜的身影都融入了暗色,令人难以觑见,便是连神念都无法感知。

长生魔剑夺去了一切生机,连光都似被掠夺,神念都被吞噬,令人无法洞察。

不过在那一瞬间的视觉中,沉羿还是看到扭曲的光影吗,认出了女子的身份。

‘果然是她。’

这女子正是当初向沉羿刺出长生剑的人,正是她,在过去向沉羿刺了一剑,让沉羿首次真正见识到长生魔剑的威能。

而现在,沉羿进一步看到了长生和不死两口兵刃的本质。

——它们就是魔君的意念结合刀气、剑气所形成,那对于长生不死的追求,至今还残留在刀剑之中,不断回响。

‘我原本以为,长生魔剑和不死魔刀中的意,乃是魔君的神意,可现在才发现这只是两个念头,如此说来的话······’

沉羿的双眼中闪过一丝深思,‘魔君很有可能还未死啊。’

神意和念头虽然都是意念,本质相同,但所代表的意义却是不同的。

神意乃是武修强者的武道烙印,强大的武修哪怕身陨,其神意也能借物流传,譬如如是院中的阿弥陀掌之意,便是苦天尊者的神意。

而念头,只是人心之情绪,是无根浮萍,一般而言就算是外现都不可能。强如苦天尊者也无法留下这种无根浮萍,精修神魂的古炼气士慈恩法师,也只得将残念寄托在魔罗经幢之上,在法器所显化的幻境中现形。

当然,以上两位强者之所以无法做到,都离不开一个原因,那就是——

他们已经死了。

‘如果他们未死,应当也能做到这一点,换言之······魔君想要做到这一点,十有八九是未死。’

相当惊人的发现,不过沉羿的心中却是毫无波澜。

作为一个已经脱离人籍的生命,理论上来讲,沉羿的寿元也是以百年为单位进行计算的,要是他继续精进下去,千年也不在话下,长生不死也不是不可能。

真正让他起意的,还是对方拦截在此的目的。

他没有发现杀意,但察觉到了不好的恶意。

船舶逐渐接近二人所在的位置,一丝丝气机随着双方的接近而进行接触、碰撞。

白小楼的掌中浮现出一口微微透明的弯刀,镂刻着莫名印记的刀身显露出比之上一次更为完整的形态,殷红色的刀芒在锋刃上流转,显露出生机之后的杀绝。

他的气机在涌动,苍翠色的青龙真煞化作龙形,环绕身周,不死魔刀将出!

然而沉羿的动作比白小楼更快。

不死魔刀将发而未发之时,气机牵引之下,沉羿已是出手。

他的身影在空中闪烁,无数个沉羿同时出现在白小楼眼中,沉沉的压力油然而生。

这不是幻术,因为幻术难以迷惑持有不死魔刀的白小楼。魔君的意让白小楼能够不受任何幻象影响,便是沉羿的邪染之能,在目前也无法影响到白小楼。

那么答桉就只有一个了,这是极致的身法和速度。

沉羿的身上浮现出若有若无的焰光,身影划过长空,清风自发形成阶梯,供他踏足,元气汹涌,进入周身穴窍,让沉羿不断吸收炼化。

他在瞬息间来到数尺之地,一道指风破空而至。

并非是什么神功绝学,而是单纯的指风,和噼空掌是一个道理。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指风,却令半空破出了一个洞口,空气被击穿,一道道涟漪以空洞为中心,迅速扩散。

这一指之力,万分惊人。

以白小楼的目力都捕捉不到沉羿的身影,他的感知也难以感应到沉羿的存在。因为沉羿自有混淆感知之能,想要通过精神力感应来洞察先机,几乎是不可能的。

明明是简单的一指,却让白小楼直接落入了下风。

电光火石的刹那,一种浓浓的不甘油然而生,他耳中似乎又听到了那喃喃低语。

【不甘,是不死的食粮。】

心中的不甘像是被某种虚幻的生物一口吞下,一种玄之又玄的灵感出现在心神之内。

他挥刀格挡,不偏不倚拦在指风之前,不死魔刀将其一分为二,凌厉的指风溃散成一股流风,吹动了白小楼的衣衫和长发。

小书亭

“咦?”

风中传来一声轻咦,一道劲风自下而来,如惊鸿掠影,取小腹丹田。

‘灵龙铁刹的迦楼罗纵日法?!’

白小楼察觉出对方的功法,心中生奇,只因据他所知,天下无敌所修之法和迦楼罗纵日法完全搭不上边,并且以迦楼罗纵日法的排他性,也无法兼修。

也许,安王所言非虚······

这个念头在心中划过,但没有影响到掌中之刀。白小楼的人与刀像是成了一个整体,又似完全独立,似合一又非合一。

他能够感受到刀的律动,通过刀来感应那难以捕捉的攻击,又和刀两立,是不同的个体。掌中的刀像是活过来一般,驱使着手掌自发动作。

人刀相御,既是人御刀,又是刀御人。

‘既是迦楼罗纵日法,便当感阳火而动。’

察觉到对方所施展的功法,白小楼掌中之刀前插,殷红的刀芒吞吐,以奇奥的角度刺出,竟是对取丹田的那道劲风不管不顾。

迦楼罗纵日法以至阳至快着称,拥有至快速度的同时,也不断燃烧的心火也会赋予其至阳的真劲。

白小楼正是感阳火而运刀,一刀直取沉羿本体,以两败俱伤之法逼沉羿后退。

若是寻常刀剑,沉羿受了也就受了,可这不死魔刀太过邪门,便是向来以邪魔外道着称的沉羿,也不想切身体验魔刀的锋芒。

所以,沉羿是该退的。

前提是,他运使的是迦楼罗纵日法······

“可惜,这是加罗楼吞日法······”

话语以缓慢而清晰的速度传入耳中,而攻势已是先一步来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推荐阅读
我真不想努力了 仙帝奶爸在都市 特种兵痞在都市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战斗吧凶鸡 我有一座超级军火库 重生之赘婿神医 极品全能保安 无限电玩城 全武将时代
相邻推荐
穿成四个崽崽的恶毒后娘控卫在此穿书后靠蹭东厂大佬气运值续命风起南洋1784诸世大罗洪荒之穿越诸天万界最强跨界商人只要打卡就无敌三国:签到打卡,猛男崛起[综]团长的跨界直播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